Chapter32

推荐阅读:她的猫猫男Omega反派的猫主子又在作妖小说he结局后女配开始反抗香樟少年新婚札记穿进男频文里当万人迷[快穿]失落银河春山黛穿到三国,丞相大人请用膳我也不想拿师尊证道的

    许未晚看见阮青浓发梢处渗落的一点湿,缓慢沁入床单,深灰色的床单由此染出一圈湿痕。
    她盯着这毫不起眼的细节瞧,看见它所有形态转变,明明是湿凉的质感,许未晚却感觉到有火星落进心底。
    就像重燃的烬火,摇摇荡荡地飘进胸腔,烫得她身子一凛。
    嘶——
    阮青浓在此时接手她指尖的布料,熟悉的温度再度来到腰间,许未晚视线轻垂,看见女人玉白柔软的乳。
    她侧躺着,这处被挤压得尤为明显,柔光与阴影互衬,轮廓曲线万般柔和,在暧昧的气氛里,有着蜜一般的质感。
    心跳有些乱了。
    两人的关系称得上陌生,可几次身体接触下来,阮青浓却感觉她们好似相识了许久。
    她甚至能想象到,现在去碰许未晚,对方能给出什么样的反应。
    不曾犹豫地,她指节稍展,指腹便搭上少女的腰。
    许未晚一直瞧着她,那些可口的羞意无所遁形,都展现在眉梢眼尾,就连耳廓颊侧都氲着薄粉,但许未晚始终凝望着她。
    那种难以辨析的狂热又浮现在她眼底。
    莫名的,阮青浓生出一种奇妙的满足感。
    她知晓自己的魅力,出身阮家,荣宠满身,又有一副好皮囊,从不乏向她表明好感的人,而她向来不会在意。
    许未晚这近乎于痴迷的反应,竟是让她有几分自得。
    但这不奇怪。
    许未晚是艺术家,那于她而言,许未晚就是特别的。
    她沿着那肋和腰的曲线摸下去,许未晚依旧望着她,眼神已见迷离。
    刚刚在浴室里一直没机会细瞧,阮青浓此时才发现,少女的眼眸湿漉漉的,下眼睑沾着一抹湿,更是衬得眸光又润又透。
    倒不是这个年纪所有的小鹿般纯净的漉湿,她只是静静瞧着,眨眼的速度都放缓,眼底的湿就被抹匀,化作难以捉摸的雾。
    轻轻柔柔、暧昧妖娆,便将所有心绪都勾去。
    这人,又乖又软,又妩媚难驯。
    阮青浓收回思绪,继续往下摸去,轻车熟路地勾画过少女的臀胯,而后抵住下腹那道略微凹陷的线条,轻柔又不乏果决地探入许未晚腿间。
    许未晚依旧顺从她,主动抬了腿,空出一道缝隙来,以便她能顺利进入。
    阮青浓摸到了指尖的湿,暖暖热热地裹着指腹,她双唇动了动,想要对许未晚说些什么,可看着那双澈软的眸子,什么话都忘了。
    便循着那道热气,指尖前探,一点一点将中指推了进去。
    热意更浓,湿意更深,阮青浓稍稍屏息,直到指根也被润湿,她顿在里面,松出一口气。
    她进得太温柔,许未晚反倒不习惯了。
    毕竟她做足了心理准备,好习惯阮青浓的插入,但与设想截然不同的触感让她所有准备都落空。
    紧绷的神经不自觉放松了。
    侧躺毕竟和方才的姿势不同,许未晚感觉有些陌生,可她现在有所支撑,不需要分出心神来维持姿势,她的注意力反倒更集中——
    全在腿心那只手上。
    “这样会不会疼?”阮青浓问得温柔,眉头很舒展,眼睛也弯弯的,眸子里沁着笑,让这张明艳的面庞更迷人了。
    许未晚盯着她看,而后轻轻摇头,“是舒服的。”
    “那就好。”女人眼底的笑晃了一下,像是清风里的绒絮,挠得人心尖发酥。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开始只盯着阮青浓的脸瞧,看她眉看她眼,看她犹如神造的五官,感叹她有一张艺术品般美丽的容颜。
    但现在她更喜欢去捕捉阮青浓的情绪,把那一点点笑意捕捉,而后细细品味。
    许未晚意识到,她希望看见阮青浓笑,她也会跟着欢喜。
    由不得许未晚多想,阮青浓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女人似乎找到了她身体里的敏感点,不需要多加抚摩,指腹便抵在了一处让她尾椎发麻,后腰发紧的地方。
    许未晚身子一绷,没忍住喘了一声。
    这并不够,阮青浓还会空出右手的大拇指,刻意去拨蹭上方的阴核。
    不甚相同的快感便被撩拨起来,微小的电流遍布周身,最终汇聚一处,统统往身体深处涌。
    许未晚哼了哼,忍不住缩起肩。
    “哼嗯……”
    这个姿势下有太多可发挥的地方了,阮青浓一手在她身体里,另一只手枕在她颈下,绕过她脑后……
    许未晚意识到她在摸自己。
    右手勾抵,左手轻抚。
    一半侵占,一半安抚。
    看不见她手部的动作,许未晚无从分辨阮青浓用了什么手法,她只感觉脑后的发被时不时地顺抚而下。
    像是对待孩童或是小动物么……?
    也并不是,这似乎是阮青浓的无意为之,是她的小动作。
    许未晚不可自已地沉溺了,她在女人轻缓的动作里彻底放松。
    不需要多加分辨,她便能感受到阮青浓的呵护之情。
    好温柔,她想。
    许未晚眯起眼,小腹起伏间,下身愈发放松,穴口花径一同软下来,就裹着那根手指,随着呼吸轻轻收缩着。
    那指节微曲,不深不浅地嵌在那处,而阮青浓又半搂着她,她被圈在女人馨香漫溢的怀抱里。
    大概是在浴室里的插曲让阮青浓在意,这次比上次还要轻柔,把控着深度,不再有抽插的动作。
    她只是把力道汇聚在指节,在里面极有耐心地轻抚着。
    抚摩发丝的动作同样不曾停歇,以至于这次的性事多了些安慰诱哄的味道,直让许未晚思绪朦胧,视线也朦胧。
    许未晚心弦一松,整个人都糯软下来,径直融化在阮青浓怀中。她干脆低下头去,额角抵着阮青浓的颊侧,近乎撒娇地蹭着。
    呼吸微乱,进而是呻吟,而后有着呜咽般的无措。
    “乖。”阮青浓的声音就落在耳畔,“乖了,乖孩子。”
    晃晃荡荡,颤颤悠悠,在极温柔的氛围里,许未晚又一次高潮了。
    她没有力气再支撑那条腿,便夹在阮青浓手臂之上,将这人整只手都锁在腿间。
    更多热气漫出来,那些柔软的心情也满了出来。
    她缩在阮青浓怀中,听着这人一声声哄她。
    乖啊。
    乖女孩。
    “啊……”
    许未晚屏息了许久,而后匆匆喘出声。
    她攥住指尖,足尖蜷缩也抻张,快感化作激流,在身体里反复冲刷。
    许未晚咬了咬下唇,又觉不够,最终干脆一张口,将齿尖叩在阮青浓的肩头。
    她含混地反复轻咬。
    阮青浓啊。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1442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