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3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这是一次完美的体验。
    阮青浓知晓她所有敏感点,爱抚着那些区域,轻易便给予她高潮。
    许未晚稍稍回神,想着浴室那次暧昧热情的高潮她很喜欢,此时温柔入骨的风格,她也同样喜欢。
    但由不得再多想,嵌在身体里的手又开始作乱。
    熟悉的让她无措的异样感袭来,从腿心,从熨热的下腹,从她被快感浸软了的身体深处。
    许未晚轻呼一声,还没消化完这份惊讶,阮青浓动得愈发果断。
    高潮还没彻底平息,任何撩拨都能让她失控,许未晚睁了睁眼,不能自已地跟着哼喘起来。
    “再多一些,可以吗?”
    有发丝从鬓边滑落,遮挡在眼前,许未晚看见视野被发丝分割成好几片,都随着阮青浓的动作,前前后后摇晃不止。
    摇摇荡荡里,她听见阮青浓这样问。
    许未晚无法思考,也无须思考,几乎是阮青浓那上扬的尾音甫一收拢,她便点头应允。
    显得迫不及待似的。
    她看不见阮青浓的脸,只能抵着女人的肩,唇瓣和下巴时不时地蹭抵着对方的皮肤。
    “可以。”
    阮青浓似是笑了一下,又像是没有,许未晚无法辨别。
    视野里都是模糊朦胧的雪白肌肤,耳畔尽是那起伏的摩挲声,还有从身体里传出来的,淋漓黏糊的水声。
    于是阮青浓收回了抚弄阴蒂的拇指,她压沉手腕,调整着手背的角度,将那根手指送入更深的地方。
    “唔嗯…”
    许未晚短促地喘了一声,但很快,她便不能顺畅出声了——
    阮青浓送得太深,她只能耸着肩,屏住呼吸,腰腹紧缩,以紧张的姿势来应对。
    女人并不停留,先前几次已经让许未晚放开,这个姿势也不用担心会惹她不适,阮青浓这次侵入用了叁分力道,直进到无法更深入的地方。
    指节抵住外阴,指根被穴口吸吮,甚至能听见那略微明显的撞击声。
    阮青浓很有技巧,并不是鲁莽的抽插,力气用得极巧妙,每一次插入时都能感觉到她蓄着力道,近乎撞击地深埋进她的身体里,但许未晚不会感觉不适。
    纵然阮青浓动作幅度那样大,搅出来的水声那样激烈,许未晚却只感觉到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不是一味的施力抽插,阮青浓会时不时地放轻力道,以相对轻柔却快速的方式,在前半段抽递,许未晚因此放松之时,又适时送出一次深重的插入,此起彼伏反复拉扯之下,快感被完全被阮青浓掌控。
    许未晚感觉身体变得不太诚实,在轻柔却快速的抽插之中,开始渴望更强烈更明确的快感,好能顺利高潮。
    可一旦阮青浓将那深重的、略显粗蛮的插入送予她时,她又会本能地畏惧。
    畏惧被更激烈地对待,畏惧更强烈的快感。
    于是她又开始瑟缩,转而期待那轻柔的安抚。
    阮青浓将这些节奏把控得太好,每次都紧扣着那根弦,反复挑拨着怀里的少女。
    许未晚忽地感知到她的“恶趣味”。
    每次都只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能顺利无阻地攀上高潮。
    但每一次,阮青浓都收了手,或是抽离或是停滞,有时只是稍稍放缓节奏,就足以将她吊在半空,无法到达最高点。
    她咬着唇,想要出声去阻止阮青浓恶劣的小动作,请求也好撒娇也好,胸口却莫名堵着一股气。
    ——她变得不像自己了,她被阮青浓欺负得感觉委屈,不愿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欲望。
    她开始傲娇,开始赌气,开始想要阮青浓向自己示好。
    真是……奇怪,但不算糟糕。
    许未晚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所接触的那些人都有着丰沛的情感,他们生动鲜活,花枝劲劲。
    “未晚。”阮青浓似是感受到她的别扭,终是出声唤她,“未晚……真可爱。”
    她忍不住称赞,这话一出口,阮青浓忽地愣了一瞬。
    她回忆起艺术家们欣赏艺术品时的喟叹,回忆起许未晚那狂热的眼神。
    她想自己与艺术无缘,却不曾想过,有一天她也会发出如出一辙的赞叹。
    正要继续时,却被许未晚按住了手腕。
    阮青浓不明所以地抬眸,“怎么了?”
    许未晚从她怀里撤开几分,没忘了去整理缠在眉尾的发。
    少女这次没有固执地看她。
    “出去。”
    阮青浓听见那冷净的声音响起,听不出太多情绪,但也不是生气……似乎还有些似有若无的羞意。
    她笑意未去,想着要去哄一哄这人,许未晚又跟出一句。
    “拿出去。”
    阮青浓怔了怔,这声“命令”来得猝不及防,但许未晚实在温软,语气并不强势,以至于这话说得更多了几分情趣,也让她看见了许未晚不同于之前的一面。
    她应了两声好,而后收回手。
    “未晚,抱歉。”
    在许未晚面前,阮青浓并不在意自己的面子。
    虽说气氛依旧暧昧,但她心知方才逗弄许未晚的行为称得上过分,她放柔嗓音,很自觉地向对方道歉。
    许未晚并没有回应,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即又撇开视线。
    她将那缕乱发别至耳后,又坐起身来。
    长发柔柔披散,在肩头柔顺地搭落一缕,浸着微暖的灯光,浸着未去的水汽,勾得人心痒。
    许未晚一言不发,没有再唤阮青浓,也没有多半句方才那样的“命令”。
    她只是端坐,单手撑在床面上,床单被牵扯出一道道清浅痕迹,足尖扫过这些褶皱,许未晚由侧坐转为跪坐。
    这还不够,她眼眉未动,下颌微收,是略微低头的角度,但从阮青浓的角度看过去,还能看见她微潋的眸光。
    心口忽地一颤,阮青浓隐隐能猜到,许未晚想要做什么了。
    她只得坐起身子,以平视的角度去捕捉许未晚的表情,呢喃间吐出对方的名字,“未晚。”
    “嗯?”许未晚斜斜撇过来一眼,又轻飘飘地收回目光。
    很冷清,却又足够绮丽。
    媚眼勾魂。
    而恰是此时,在女人黏稠的视线里,许未晚抬起右手,沿着小腹的曲线,一路下沉。
    探入自己微微张开的双腿,她盖住自己的腿心,那根手指先是曲拱,而后下压。
    她进入了自己。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1454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