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5

推荐阅读:她的猫猫男Omega反派的猫主子又在作妖小说he结局后女配开始反抗香樟少年新婚札记穿进男频文里当万人迷[快穿]失落银河春山黛穿到三国,丞相大人请用膳我也不想拿师尊证道的

    “这次还走吗?”两人肩臂贴着肩臂,许未晚稍稍歪头,任由两人的发丝垂落交缠,她轻声开口道。
    “你该睡上一觉,好好休息。”没有忽略阮青浓身上显而易见的疲累,许未晚又跟出一句。
    许未晚这人的确很妙,字字句句都是挽留,由她说来却是消解了深意,只剩平淡无波的阐述。
    听在阮青浓耳中,反倒觉得轻松自在。
    她翘了翘唇角,顺势应道,“今天不走。”
    “未晚收留我吧。”她眉眼弯弯,以轻柔温软的姿态,蕴藏着不容拒绝的风情。
    许未晚心觉好笑,眼前的女人是她的房东,是合租室友,无论如何也谈不上收留二字。
    但她习惯了阮青浓的做派,只是浅笑点头。
    整理过凌乱的床铺,两人做好入睡前的洗漱准备,而后回到房中。
    许未晚熄下床头的灯,没有多余的光源,窗门紧闭的房间倏地沉入昏暗,她正要向阮青浓道一声安,身旁的女人却凑上前来。
    因为方才的床事,头发被吹干得不及时,也来不及做更多护理,原本精致到不见一丝凌乱的长发比往日蓬松许多。
    偏偏阮青浓发质好发量多,此时多了毛茸茸的质感,像是某种床头抱枕的触感。
    蓬松绵软,软滑地贴着掌心。
    许未晚稍稍一怔,顺着阮青浓的动作抬了手臂,好让对方能顺利抱住她。
    阮青浓的目标很明确,大方钻进许未晚怀里,圈住少女纤瘦的腰,而后埋头进对方的颈窝。
    动作娴熟,毫不忸怩。
    许未晚隐隐听见女人惬意的轻叹,紧跟着呼吸也绵长起来。
    “未晚。”阮青浓的声音缓缓晕开。
    “嗯?”许未晚半搂着怀里的女人,感知着两人的呼吸渐渐相融,睡意逐渐袭来,她柔声应道。
    “午安。”阮青浓说,而后在她的肩头印落一颗吻,“睡吧。”
    许未晚的心房跟着塌陷一角,在昏黑的无人得见的环境里,她不自觉翘起唇角,露出温软的浅笑。
    “午安。”她温声回应。
    今天太过忙碌,情事消耗了太多体力,许未晚闭上双眼,很快感觉到浓沉的睡意。
    她任由睡意侵袭,意识朦胧间,她隐约记着,先前有什么事没做,一时间却忘了。
    *
    许未晚并不贪眠,她向来睡得不多,不过半个小时,便从午睡中醒来。
    阮青浓依在她怀里,睡得正沉。
    她瞧了怀里的女人一眼,再多一眼。
    她以目光作为画笔,细细描摹阮青浓的面庞,怎么也瞧不够地深深凝视着。
    也不知是阮青浓太过疲累睡得太沉,还是在她身边太不设防,在如此赤裸的目光里,她并没有醒转的迹象,睡得仍旧安然。
    许未晚抬手,虚抚过女人的眼尾,随即又撤回来。
    她攥住睡裙的布料,轻手轻脚地从阮青浓身侧抽身。
    掩住卧室的门,重新来到那间藏物室,下午的阳光被窗帘所隔,房内的布置模糊不清。
    入住并不久,但她欣赏过这里的每一件藏品,擦拭过房内的每一处角落。
    她知道这些艺术品每一处惊艳绝伦的处理,也知晓这间房在什么时候光线最好,什么时候温度最低。
    她熟知这里的一切。
    就算光线昏晦,许未晚依旧从容,来到房间中央,常年摆放画架的那一处此时见空,被阮青浓告知她别去触碰的那副画,已然不在原处。
    就连方才用以绘制阮青浓的画板也不在,视线一寸寸挪移,许未晚轻易找到了两件物品的所在。
    没去探寻阮青浓挪动位置的用意,她径直来到房间的一侧角落。
    这里堆放着一些“杂物”。
    大多是瓶瓶罐罐,还有些无需展出来的小物件,在最初的时候,被粗略地收拣在这一处。
    得到保养藏品的这份工作之后,许未晚便对这间房进行了一次全面整理。
    而方才……她想起睡前被忘却的到底是什么了。
    许未晚蹲下身,搬去其上的两只储物箱,目光落在最下方的储物柜上。
    她知道里面放置着什么,先前为了整理,她对零散物件分门别类地整理过。
    储物柜并不大,由偏薄的复合木板拼接而成,许未晚揭开最上方的盖板,露出里面的所藏的物品。
    一沓画纸。
    许未晚眉眼未动,她伸手下去,将画纸捏在指尖,从储物柜中取出来。
    画纸有了年月,颜色略微发黄,触感也不似新画纸那般挺括干燥,有着浸了潮气后的绵颓触感。
    揭开最上方的空白画纸,其下的画纸便展露真容。
    这一整沓画纸上,都只有寥寥数笔,瞧不出更多细节,如果叫对绘画不敏感的人瞧,可能完全猜不到它所绘制的内容。
    许未晚虽能瞧出来描绘的主体,之前倒也没放在心上。
    但经历了之前那事,阮青浓斜躺在上午的阳光里,由她一笔一笔描绘阮青浓的模样。
    灵光乍现间,她忽地忆起这些存藏的画纸,也隐隐升起一种猜测——
    许未晚将画纸一页一页翻过,大多都是女性的身体轮廓,描绘得不深,或是肩颈,或是腰线,只匆匆两笔,用极小心的方式留存在画纸之上。
    都是粗略的大轮廓……许未晚一边翻阅一边思索。
    其中不时掺着几张不同于先前的画,虽然依旧是大轮廓的勾勒,但绘画之人又在某些部位多做停留,多添了数笔,以至于让这处的细节丰富太多。
    虽然依旧像含糊的半成品,但落在许未晚眼中,这部分的完成度已经相当高了。
    她甚至能透过这些凌乱的素描笔触,看见它所呈现的原貌——
    少女不见瑕疵的侧颊、下颌、肩颈……乃至于胸乳的轮廓。
    许未晚眼眸微垂,睫梢不禁轻颤着。
    她甚至能猜到,这些画作的主人在落笔之时的所思所想,定然怀着情意、藏着心动、含着对画中少女沸腾的欲望。
    几近露骨。
    几次缠绵之后,许未晚瞧过阮青浓身体的所有细节,她知晓阮青浓颊侧曲线,知晓她肩颈的轮廓。
    那些比例、那些起伏、那些光影变换体积堆迭……
    渐渐与手上的画作重合。
    这些画作,每一笔、每一张,全部都是阮青浓。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6266/181501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