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真情人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快要到冬末,阜城这两天天气阴晴不定。
    偶尔上午还晴着天,下午便降了雪。
    下楼去买杯咖啡的功夫,孟念澄就又发来了不少条消息。
    大致是在说,有个表姐的孩子要过满月酒,孟父孟母的意思是,她既然回来了,自然也要作为亲属到场。
    可孟念慈倒是很明白,孟母图的是什么打算——
    在满月宴上,公开她和谈序的婚姻关系。
    在他们看来,这是能唯一牵制住她,不让她再乱跑的唯一方法。
    手中的黑咖啡从直引口冒出些熏腾的热气,孟念慈将手揣进兜中,看着远处枝头上堆积的薄雪,慢幽幽叹了口气。
    只是不知,这件事谈序知不知情。
    但无论知不知情,也都不重要了。
    毕竟,这可是谈序唯一能够证实却锤定自己作为合格继承人的机会。
    现如今孟念澄虽年少,但外界都传,孟父有意要谈序培养他的亲生子孟念澄,意图让孟念澄最后坐上如今安慈的主位,掌管一切。
    若是公开她和谈序的婚姻关系,那他这总裁可就彻底当的名正言顺了。
    想让他放弃,难。
    太难。
    下午除了拍摄任务,周随还要参加一个专栏访谈,因为两地距离较远,孟念慈随他坐进保姆车后,他已经盖着毛毯小睡了,头枕着手,连眼都不抬一下。
    而小助理则在旁边举着提纲一字一字讲给他听。
    孟念慈最受不了这样:“你别总惯他,他手残还是眼瞎,要你读给他听?”
    周随闭眼扯了下眉,没跟她计较。
    小助理倒是不觉得委屈:“别说是给小老板读提纲了,就是让我变成提纲给他背我都愿意。”现如今这么高薪,就是在国外都难找,他有什么可觉得苦的?
    孟念慈笑摇头。
    “你不委屈就好。”
    采访的问题没什么新意,大致是从“初心”“演技”这几个方面采访,而周随这位阔少爷自然不会照本宣科的背回答,一般都是临场发挥。
    旁边小助理还在咬文嚼字,努力把话说得清晰。
    听到其中一个问题,孟念慈倒是多留了点神。
    ——“想回到过去,还是留在现在。”
    周随想也不想,“过去,必须过去,回到见孟念慈的第一天,拿钱砸她让她给我当牛做马。”
    “不用这么麻烦,”孟念慈说,“你现在拿钱砸我,我照样能给你当牛做马。”
    周随睁开眼,奇怪皱眉睨她一眼,“你这人怎么没一点骨气。”
    “骨气和面包哪个能啃?”孟念慈只是这样反问,给周随问得哑口无言。
    最后只得撂给她一句,“要是你,你选哪个?”
    安静一会儿,孟念慈垂眼。
    “过去吧。”
    “因为能见到你想见的人?”
    “不,再早一点。”孟念慈轻声,“早到,我认识他之前。”
    这样,或许后面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迎着雪采访,本来结束后是能有充裕的时间重返安慈进行后续的拍摄,但大雪封路,几条主干线也已经被晚高峰的车流堵如塞,他们硬是等到人潮褪去,深夜才得以行动返程。
    刚坐上车,旁边便停下一辆熟悉的车。
    彼时孟念慈正低头回复着工作群的消息,“咻”的一声,周随朝她后脑勺上弹了个薄荷糖。
    “干什么?”
    她回头看他。
    周随脸颊塞着糖块,挑眉,让她看外面。
    孟念慈朝外一看,才见那辆车是谈序的。
    都到这份上,不打招呼不礼貌,小助理率先降下车窗:“谈总,是您吗?真巧,您怎么在这里。”
    “不巧。”谈序没露头,只能听见他一如平常寡淡的声音,还有那搭在方向盘上瘦削如竹节的手,“来接人。”
    旁人都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小助理还在打着场面话笑道:“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话还没说完,一阵冷风灌进,后车厢门被推开,孟念慈背包下车,坐到了谈序的后车厢里去,一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后座中的她没什么情绪,拆开周随刚给的那块薄荷糖含进嘴里,语气淡淡。
    “走吧,哥。”
    这场面给小助理搞蒙了,眼眨了又眨。
    直到那辆车从自己面前驶出离开,他才不可置信转头看周随:“不是,哥,这怎么明目张胆抢人啊?他跟孟姐什么关系,俩人又不是一个姓,还哥、哥的,什么时候这么亲了,你不生气吗?”
    周随烦躁,那块糖在嘴里推来撞去,语气阴着:“少废话,开车。”
    山路崎岖,夜里又黑,回到公馆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到家之后,孟念慈卸下自己身上的装备,洗了个澡。
    出来后,谈序正在厨房替她煮面。
    他身如劲松,身形笔挺又修长,那身雪白衬衫被他轻挽起袖口,露出一截走线流畅的肌肉,被抽油烟一体柜机上昏黄的灯光打亮,半张清俊侧颜实属优越。
    “哥哥怎么知道我没吃饭?”她刚吹完头发,发底里子还湿着,靠在推拉门上看他煮面。
    “不知道。”
    孟念慈歪了下头,等他的后话。
    “煮面不费功夫,你若饿了就吃,不饿我来吃。”谈序的声音很淡,不禁想起干净清爽的白皂。
    他的语气,他的举动,总是带着些恰到好处的温和。
    让人好想欺负。
    孟念慈没真吃那碗面。
    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抵在橱柜前,轻微仰头衔住他的唇,缓慢深入,含着津液的舌尖撬开他的唇缝,勾缠住他的:“不想吃面怎么办?”
    谈序单手撑在大理石橱柜上,身子半弓,垂着眼睫看她吻自己时缠绵的动作,没推开,也没继续这个吻,只是低声说:“想吃什么都可以。”
    “你呢?”
    四目相对,谈序审视了她几秒。
    “可以。”
    他的声音更低。
    从厨房到餐厅。
    孟念慈被他托臀抱起,放在餐桌之上。
    这样一个急切而紧密的吻,在静谧的大雪冬天诞生,好像一切声音都被掩埋藏在雪下,毫无声息。
    他们只是在接吻。
    潮湿的舌尖顶弄他的腔壁,像是条灵巧的小蛇,来回乱撞,两人的口水交混,鼻尖碾转,急促的呼吸沾染上湿热的暧昧温度。
    有些要失控了。
    白腻双腿掰开,被男人掌握在手中,孟念慈被迫抬高双腿,双手撑在身后餐桌之上,眼神迷离,吻他唇时含糊轻声问道:“哥哥觉不觉得我们其实更像是情人?”
    谈序吻她的动作一停。
    “相比起夫妻,我们更多像是靠性上交流的情人。”孟念慈仍然不停,更深含着他的舌头搅弄勾缠,手也缓缓向他的衬衫处抚摸去,意图伸指解开。
    却被谈序握住手腕。
    她轻轻一笑,挣脱开他的手,转而勾上他的脖子:“难道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从最初见面到现在,他们除了接吻和做爱,说话除了不知所言就是一些毫无波澜的应付式语句。
    有什么不对?
    相比起夫妻,更像靠做爱联系的情人、炮友。
    “我相信哥哥应该比我更清楚,爸妈想在后天的满月酒上干什么。”孟念慈不咸不淡,“如果我说,我不愿意公开,你会怎么做?”
    对方久久都未说话。
    片刻,她听见他平静的声音响起。
    “那就不公开。”
    曾想过死缠烂打或是用过无数种方法要他妥协,可现如今,这份果断倒是让孟念慈怔了怔。
    谈序沉默了一会儿。
    “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
    孟念慈却不信他:“不会是假意先答应我,到时候再反过来将我一军?”
    谈序轻轻叹了口气,淡声道:“我不会骗你。”
    “那要是骗了怎样?”
    “没这个可能性。”他沉默着看向她,片刻才道,“以后还要见千千万万面,孟念慈,我没那么傻,拿你的信任做赌。”
    孟念慈努力扯唇笑了笑,“是吗?”
    可曾经,他明明骗过她无数次。
    信任这种东西就如同破镜再难重圆,哪怕再圆,也是四分五裂的圆。
    她对他的信任,早在叁年前就已经支离破碎了。
    她依旧要他睡沙发,只是在进屋前,忽然想起今天采访时的那个问题,多问了一嘴:“如果可以,哥是想回到过去,还是留在现在?”
    其实在问出问题时,她就已经想到对方的答案了。
    可下一秒,对方给出的答案却截然不同。
    “现在。”
    “原因呢?”
    “很多。”
    孟念慈知道问不出什么东西,敷衍点了点头,转身回房间。
    谈序还站在原地,站在黑暗之中,看她越走越远的背影。
    原因,有很多。
    大概是,两年前柏林深夜中,她裹着件厚重毛呢大衣蹲在桥前和海鸥分食的模样,任风吹乱发丝,仍啃着那机器都切不动的面包笑得自在。
    又或是,一年前夏里特医院里,她和一众感染肺结核的患者躺在大堂正中央,身上仅披了件了近于无的薄褂子,磕得连血都要咳出来,还不忘教趴在旁边陪她聊天的小女孩学数学,伸出五根手指,一个个扒着教。
    以及,现在站在他面前鲜活的,伶牙俐齿的她。
    这样的,或那样的孟念慈,他都不肯错过。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7300/180974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