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员青青初上岗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宾客至上,服务第一!”
    穿着黑白连衣裙,头戴黑色空乘软帽的阮青青一手抱着菜单,一手捧着餐盘,在领班的摄像头下朗声喊道:
    “文明礼貌,热情周到!”
    “好,松松筋骨,准备开门迎客!”
    领班停止摄像,按照老板纪舒婷的吩咐,把阮青青穿女仆装的模样给她发过去。
    昨天晚上老板说要塞一个服务员进来,还订了个大包间说要这个服务员专门伺候,让他事前意思意思随便培训一下,顺便把视频发给她看。
    领班原本还以为这是富家子弟们闲聊无事,某个人打赌输了游戏的惩罚,结果来的却是这么一个可爱中带点认真的勤工俭学大学生。
    这……莫非是老板的好人好事?
    领班不好随意猜测,于是只好按照老板的吩咐,最开始只让阮青青在门口迎宾。
    “欢迎光临里面请!”
    主要任务是给订过座位的客人核销订单、没订过座位的顾客排队领号。
    刚开始,领班想着她刚来路也不熟,就让别的服务员帮忙领路,不过后来客人太多他没空一直在旁边看着,新来的青青就被人轻松拐跑了。
    “我哥订的临水居在哪我不认识,姐姐可以领我们过去吗?”
    “就在这条走廊尽头左拐。”
    阮青青一开始指完路后没打算动,因为她不能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
    可是这群六人组合的大男孩没过多久便找了又回来:
    “没找到啊,姐姐,临水居真的是在这个方向吗?”
    “是的呀,这个包间是湖景房,所以我记得很清……呀!”
    疑惑的阮青青因为路途不远而且现在没有人来,便带着六个少年往她认为正确的方向走去。
    结果,短短几步路,她才抬头确认包间门上的确写的是“临水居”三个字,就被几双手从背后推入。
    “砰……咔哒。”
    一道房门合拢和落锁的声音里,阮青青稳住身形正想站直,却被按着后腰动弹不得。
    “她的内裤露出来了,居然是小熊,真可爱……”
    餐厅的工作服是女仆装短裙,长短在膝盖上方十五厘米,距离内裤还有一段距离。
    只不过刚才阮青青差点被推得摔倒,裙摆飞扬时正好被几个男生看见底下的风光。
    一瞬间的美景让他们意犹未尽,也不知道家里是怎么教的,想接着看便直接上手掀裙子。
    “你、你们要干什么!”
    被按腰的姿势让阮青青险些跪下去,好不容易才扶住前方的沙发扶手才让自己不跌倒。
    之前领班想着阮青青是老板的人,培训随便教的,根本没有想过应该要告诉她,如果碰到客人性骚扰该怎么办。
    而且阮青青以前还在镇里的面馆当过“招财猫”,面对这种情况向来是听之任之。
    “干什么?这家餐厅不是纪家开的吗?那应该有人告诉过你,做点别的可以赚更多吧?现在有生意送上门来,你接是不接啊?”
    纪家黑白通吃,黄赌毒除了毒没人清楚他们到底卖不卖,另外两个本来就管得不严,谁人不知他们家有这方面的产业。
    一个似乎是这六人组中领头的少年,兴奋地对他的同伴说道:
    “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我哥答应过今天想要什么都可以。你们要是也想跟我一起趁机开个荤的话不用客气,我叫我哥请客!”
    “好啊好啊,这小妞真的极品!平常学习学得人都快变成傻子,这会儿突然就有了世俗的欲望……”
    “就该让你哥破费!没事在贵族学校搞什么魔鬼训练营,上一届正好赶巧毕业,就轮到我们这群高三每天悬梁刺股,网游都不让打……”
    “还不准家里给零花钱,买辆机车都不行。”
    “快快快,你哥过会儿就来,赶紧先上车,不然肯定被叫停!”
    “你哥要是知道你要的成年礼物是嫖一次,不会把我们一起拉去主席台训话吧?”
    六个男子高三学生正是放飞天性的年纪,结果却被魔鬼校董关在学校里为本与他们无关、只为普通人准备的高考而奋斗。
    好不容易出一趟门,青春期叛逆的他们想要报复一次大的。
    他们已经是成年人,怎么还能玩以前未成年玩的东西,当然要玩点成年人的游戏。
    为首的寿星把手指探入阮青青的内裤,指腹剐蹭到一瓣异常柔软的肉。
    “唔嗯……”
    突然湿润的触感、和掌中少女的低吟让他的胆子一下子变得很大:
    “是他自己说的,我想要什么都可以。你们要是害怕,就在旁边看着,反正我看上她了!我今天一定要上她!”
    而被当做援交妹的阮青青呢,她真的以为纪舒婷给她介绍的这份工作有包含这种服务在内。
    不仅她以前在镇中面馆也是如此,还因为纪舒婷说过:
    “要是做的好,客人们还会给小费。”
    可不就和刚才寿星少年说的会给钱相互呼应吗?
    “我、我接……”
    她回过头,脸色微微泛红,眸中也闪烁着羞怯的水光:
    “你们是要六个人一起吗?那个,人数有点多……可不可以温柔一点……”
    她不说话还有人有点担心事后被罚,她一露出这么招人疼爱的表情,太监的幻肢都能硬。
    “温柔?怎么温柔?我们没人会,姐姐教教我们呀……”
    寿星少年抽出自己的手指,那上面果然有一滴水渍。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好奇地抬到眼前想观察观察,却先闻到一股从未闻到过的奇特异香。
    鬼使神差般,他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7460/181039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