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天价情债卖身还(nph) > 不会但也不听指挥(h)

不会但也不听指挥(h)

推荐阅读:漂亮NPC在无限流里挖鱼塘福德天官清冷美人手拿白月光剧本[快穿]旗袍主播上恋综后掉马了靠脸上位后我谋反了[穿书]漂亮咸鱼被邪神看上之后[无限]重生过去震八方我带龙傲天幼崽在娃综爆火了轮回殿[快穿]小团宠他脸盲啊

    有的处男没猪肉吃,但有想吃的猪肉,于是会去看黄书、找黄片,晚上有素材做春梦。
    于是第一次上手时秒射归秒射,但不需要人教就知道该把自己的什么放进女方的哪里。
    ——这是说阮青青高中时代的男同学们,特指那几个用她裸照胁迫她上床的。
    还有的大龄处男生物知识学得好,不用看特定资料学习,就知道最基础的操作流程。
    ——比如纪琛。
    不过还是有些处男两不沾,导致突发奇想要上垒时,竟然连第一步应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需要你们的前戏准备的充分一点就可以,还有就是那个……请不要打我……”
    “前戏是什么?做这个不就是用鸡巴打你的屁股吗,不打还嫖什么?”
    寿星少年把阮青青的连衣裙往上卷,内裤则往下拉:
    “你刚刚是不是尿我手上了?”
    “什……呀啊啊!”
    这个时候的阮青青还当寿星少年是在用代词跟她讲荤话,直到少年扬起巴掌,往刚才弄湿他手指的地方“啪啪”扇打:
    “女人的尿怎么是甜的?再来点尝尝……”
    花穴和花穴附近的阴蒂被这般刺激,比被打屁股要容易高潮许多。
    而且不管寿星少年嘴里怎么称呼那滴液体,阮青青都能明白他真正想要的是自己的淫水。
    “别打、别打我……唔唔!”
    寿星少年再度感觉到自己手掌上一湿,而且这回的液体比之前多,所以观察起来也能发现不对劲。
    透明的还好理解,但还有点黏是怎么回事?不对,最奇怪的还是闻起来香和尝起来甜这两点吧?
    “石拓枫你……你是变态还是重口味啊?怎么还尝起别人的尿了?记得你不属狗啊!”
    之前那个说“网游都没得玩”的网瘾少年眯起眼睛,对寿星少年尝别人尿的行为有点不忍直视。
    “这好像不是尿,不信你们看……”
    被叫做石拓枫的寿星少年把自己没舔干净的手掌往同伴们面前挥,想要向好兄弟们展示自己刚发现的秘密。
    他这个动作刚做的时候,那些以为这是尿液的少年还想躲,可掌风带来的气味却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停止动作。
    “的确不太像……”
    对阮青青最感兴趣,一开始就说自己第一次有“世俗欲望”的少年握着石拓枫的手放到自己的鼻下。
    那股香味太特别,让他不由得喉结滚动,觉得异常口渴。
    正当他伸出舌头,差点舔上去之际,石拓枫及时甩开他握着自己的手:
    “你干嘛?变态啊!”
    “不是你先尝的吗?”
    虽然知道石拓枫指的是自己差点舔到他手的行为,但世俗少年依旧下意识回了一句嘴,目光才转向阮青青。
    才被人打逼打高潮过一次的阮青青缩了缩身体:
    “能不能别用这种方式做前戏,我、我被舔舔更容易出水……是真的,没骗你们!”
    “前戏?刚才这个就叫前戏吗?哦,在用鸡巴前,先用其他东西打你屁股就叫前戏,是这样吗?”
    问话的是之前说让小伙伴们抓紧时间,赶在寿星少年的冤大头哥哥来之前先上车的猴急少年。
    他本来不想听阮青青的什么“要温柔一点、得先做前戏”的条件,只是领头、而且肯定是第一个上的石拓枫没反对,他也不好越俎代庖。
    “不是!不要打屁股……呜呜呜……”
    因为阮青青的性格比较软弱,被人欺负也只会服软求饶。所以哪怕碰上强奸犯,也很快就会变成合奸,不至于受苦受伤。
    除非碰到某些有特殊性癖的人,哪怕她乖乖张腿被肏,也要让她或疼或爽得吱哇乱叫。
    现在她觉得面前的六个叛逆期少年极有可能就是这种人,可以预见接下来遭遇的她再也忍不住,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
    “我知道的,一般男人越厉害,女人在床上哭得越起劲。石拓枫,你小子很有天赋啊,只是做个‘前戏’,她就能哭得这么大声。”
    喜欢机车的少年露出“我懂”的表情,这就跟摩托车一样,噪音越大、速度越快、车越棒!
    六人里原本最犹豫、觉得会被魔鬼校董、石拓枫的哥哥批评的胆小少年已经比众人先一步,伸出食指和中指抠挖起阮青青的花穴。
    “啊啊、哈……嗯哼……”
    要是以往被这样蛮横地指奸,阮青青肯定会哭着求饶,嫌太重、嫌粗鲁,可相比之前被石拓枫扇逼,被两根手指插穴已经算是温柔一点的前戏。
    她的哭声小了一点,但哼唧的声音却更性感了一点。
    胆小少年没插太久,他也只是对刚才一晃而过的气味有所口腹之欲。
    一直在观察的他发现那液体的来源后,便用实际行动对生产地发起进攻,很快便搞到想要的东西。
    “真的是甜的!”
    尝完手指味道的他刚想再弄一点,却已经被世俗少年挤到一边。
    他刚才距离石拓枫最近,受到气味的引诱也最深,还差点舔到石拓枫的手。
    几人中拥有强烈的性欲与食欲,还都未能得到满足的他,此时也是最无法继续忍耐的那一个。
    就像在沙漠中寻找绿洲的人类也会在发现水源之后跳入其中一样,被胆小少年明示蜜液来源后,世俗少年也同样直接埋头于阮青青的双腿间。
    “吸……”
    先是猛吸一口气,让那股异香萦绕在自己的鼻尖。
    “嘬……”
    再是狠嗦一口,差点没把阮青青真的尿也吸到嘴里。
    跟指奸不相上下、同样动作粗鲁但属于温柔行为的前戏,让阮青青的哭声又小了一点。
    她停下掉眼泪,抽泣着指点道:
    “现在还出不来,要先用舌头舔舔上面的珠珠。”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7460/181039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