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综合其它 > 伺惑她(NPH) > 是不是可耻了些

是不是可耻了些

推荐阅读:行路难无边际。[GL|FUTA|3P]皇帝错绑宫斗系统后冷冰萃云(包养|伪骨科1V1H)深夜发疯病娇脑洞合集综影视普女的黄油世界(np)苏台(古言)蜜桃成熟时她是我所有余生猎人游记[3p,剧情,肉渣]

    景桓秋伸手将姜荔揽入怀里,女孩紧紧的抱住身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肩膀处微微颤抖,她想要见到妈妈,还想要回到家里,只要抱紧哥哥她就可以回去看见妈妈。
    薄烨霖冷眼睥睨着眼前的男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景桓秋轻抚着姜荔的背部,漂亮干净的长指揪紧她柔软的耳朵轻轻的捏着把玩着,男人视线转移到薄烨霖那双深沉的鹰眸上,吐出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易发觉的冷,“对一个小姑娘下手是不是可耻了些?”
    薄烨霖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冷眸逼视着景桓秋,“别忘了前两天是谁将她按入游泳池里,好几次呢,景桓秋你现在想要当成一个救世主?你以为她心里不清楚?”
    片刻薄烨霖的视线再次转移到女孩瘦弱的背部上,“你要是有点骨气就别抱着伤害过你的男人,跟你那妈一样,放荡又下贱”
    “只会靠着男人生活!也是,没了男人你们还能活?你不就是靠着你妈敞开腿卖给男人养大的?”薄烨霖眼眸声音阴冷的讥讽,现在的姜荔脸埋在男人的怀里,害怕的颤抖双手,死死的抱住景桓秋不肯松手,她怕一松手他就不肯带她回去了。
    薄烨霖鹰眸微眯。
    …
    外面的风有些大,车上有暖气,景桓秋望着女孩额头上的伤口问她是哪里弄来的,姜荔不敢隐瞒,实话实说,她的手心还有一团血,现在已经凝固了,男人瞥了一眼,攥住她纤细的手腕给她包扎伤口。
    “薄烨霖居然没杀你。”景桓秋莫名说出这么一句话,姜荔不敢去看景桓秋。
    再忍忍,再忍忍就好。
    “疼不疼?”
    这算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吗?姜荔不懂。
    但是她知道不能忤逆眼前的男人,妈妈说过不要惹哥哥跟舅舅,姜荔轻声说不疼,她的声音还是轻轻的,景桓秋垂眸看着她轻笑,“你妈还真是什么都教你啊!”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应该都喜欢些什么?
    一些明星小卡片又或者追星?
    景桓秋没去了解过,不过姜荔总是无欲无求的模样反而激起男人心底的最深处的阴暗。
    她刚来他家那会他就在想要是这个女孩死了那个女人应该会很伤心!
    景桓秋后仰在座位上没有再去理会她。
    回到家姜荔扑倒姜盼翠怀里轻声喊妈妈。
    她不敢撒娇也不敢大哭。
    但是身上的伤是不会骗人的。
    姜盼翠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这个家不是她跟姜荔的。
    女人带着姜荔回到自己的房间仔细问清楚。
    姜荔只说了舅舅那一段,省略了在体育室被两个少年玩弄的事,也省略了舅舅对他额做那种事的经过,她只说头是自己不小心撞到的,她怕妈妈会担心又会哭。
    姜盼翠果然哭了,她的内心很脆弱,也很容易伤感,姜荔小心的抹着女人的眼泪,“妈妈不要哭,等我长大带你离开这里。”
    “嗯,我等小姜荔带我离开。”
    姜盼翠抱紧女孩,她什么都没有了,最大的牵挂就是这个捡来的孩子,按道理说她这种女人应该是最无情的,床上谄媚的对待男人,床下提起裤子不理人。
    可她那颗孤独的心对一个弃婴升起了怜悯心。
    她本想带回家卖个好价钱,可后来她竟然不舍卖了这个孩子,陪陪她也好。
    养着养着就养了那么大。
    …
    等人离开后医务室陷入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薄烨霖望着桌上沾着血液的玻璃眼眸阴冷,男人想起手指摩擦女孩小缝那一段黏腻的触感,女孩揪住他的衣角哭着喊舅舅,一声又一声,绵绵的声音很轻。
    手机响了。
    “在哪?”
    “嗯,我现在过去。”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7470/181042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