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历史军事 > 宫女出逃以后 > 宫女出逃以后 第2节

宫女出逃以后 第2节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即便是照料冷宫那些疯了的嫔妃再怎么辛苦,也总是好过跟在李桂身边。
    “你以为我是同你商量?”李桂冷冷的哼了一声,竟生生就要将她拖走。
    长星意识到他是想做些什么,心里越发的恐惧,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只可惜这李桂的力气极大,怎么得都没法松动分毫。
    她心里一急,对着李桂的手臂就狠狠咬了上去,李桂吃痛一把将她甩开,手臂上却已经见了血。
    “好啊,看来今日不好好教训你是不行了!”他怒极反笑,一把拽住长星的手臂正欲动手,却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响。
    李桂本来是未曾放在心上的,他嚣张跋扈惯了,这边的宫女太监都不敢管他的事,方才他拖拽着长星离开时也有几个宫女从这儿经过,可莫说是来管他的闲事,便是多看一眼都是不敢的。
    可不曾想那来人居然直接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他摔了个狗吃屎,捂着屁股爬起来正要骂人,可瞧清楚了来人脸色顿时一变,“魏侍卫,您怎么来了?”
    魏清嘉是云妃的侄子,因着在宫里当差,得了空便会去华宜殿看望云妃。
    这本不合规矩,可圣人宠爱云妃,算是一桩特例。
    李桂又是云妃身边的人,自然是认识魏清嘉的。
    “父亲让我去瞧瞧姑姑。”魏清嘉说得含糊,又指了指被吓得惊魂未定的长星,“这小宫女是我朋友,往后别找她麻烦了。”
    李桂虽然想不明白长星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宫女到底是怎么和魏府的公子成了朋友,可既然魏清嘉都已经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多问。
    只能依依不舍的往长星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谄媚笑道:“奴才明白。”
    李桂走之后,魏清嘉见长星脸色还是有些不太好,便有些担心,“你没事吧?”
    “没事。”长星摇摇头,有些感激的看向了眼前人,“魏侍卫帮了我大忙,这样算起来应当是我欠了你的人情了。”
    魏清嘉笑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上回若不是你及时将我推入水中让我清醒过来,我怕是名誉尽毁,又哪里还能像如今一般自在?”
    长星同魏清嘉初见正是魏清嘉最为狼狈的时候。
    那日魏清嘉只是在华宜殿喝了一杯茶水,怎么都未曾想到那盏茶水之中却是被华宜殿的一个宫女动了手脚。
    魏清嘉的父亲是当朝尚书,姑姑又是盛宠不衰的云妃,他自己也争气,不过两年功夫便从蓝翎侍卫升为正五品的三等侍卫,很得圣人看重。
    再加之相貌清俊,才学过人,引得一众宫女倾心。
    不过那些宫女大多还是有自知之明,便是大胆的也不过躲起来偷偷瞧上一眼罢了,魏清嘉虽不喜,可也没有怎么管过。
    以为不会出什么事情。
    却没想到华宜殿里边竟会有一宫女如此胆大包天,在他茶水之中添加了使人情动之物,他方才喝下并未有异样之感,可等他出了华宜殿还未曾走出去多远便觉得浑身发烫。
    等他发觉情况不对正要往回走,却不知从何处窜出来一个小宫女死死将他抱住,口中还说着什么倾慕他已久。
    魏清嘉被那股热气蒸得头晕脑胀,却还残存了理智,用力将那小宫女推开,踉跄着跑了出去。
    跑了好一段距离方才将那小宫女甩开。
    可他身上那药性未曾化解,他只觉得整个人都好似被放在火中炙烤,某种欲望在不断的蚕食着他的理智之时,碰上了长星。
    冷宫和文阳殿都地处偏僻,距离华宜殿有着很长一段距离,除却御膳房和内务府两处必要之所,长星大多时候都只需要在这两处宫殿往来。
    而魏清嘉但凡来后宫,都是往华宜殿去的。
    故两人在此之前,其实并不相识。
    只是长星虽然不识他身份,却也瞧见他身上这身便服不同寻常,想来应当是哪位官员的公子,便也恭敬行了礼。
    谁料他却浑然失了理智,踉跄着往她的方向靠近,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长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是被他步步逼近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激动直接将他推进了湖里。
    后来魏清嘉清醒过来同长星解释了,长星才知晓,原来方才他只不过想央求自个去华宜殿给云妃传个信罢了。
    经了这一桩事,两人便算是相识了。
    长星觉得自个挺对不住魏清嘉,可他却觉得长星是救了他一回。
    那药性烈,若不是被推到湖水里泡着,连他自个都不知道他最后会不会彻底失了理智,做出些不应当做的事儿来。
    那日临走前魏清嘉便坦明了他身份,也说清了他值守的日子同所在,让长星往后若是有什么用的上他地方都是无需客气的。
    他今日算是欠了她一个人情。
    长星嘴上应着,却没往心里去,并不想招惹这些身份贵重的人。
    可那本沈工的策论,最后还是托了魏清嘉才弄到手的。
    按着长星的话,魏清嘉帮她找来了这策论,那他也就不欠她什么人情了。
    不想今日却又让他帮了一回。
    长星听他提当初之事,无奈道:“前几日的策论就算是魏侍卫还了那日的人情,今日的又当别论。”
    见她说得认真,魏清嘉也并未同她争论,只是转了话题,“说起来那本策论如何,你瞧了可有什么见解?”
    “我……”长星微微一顿,还是选择说了实话,“我连字都不识得几个,哪里能看得懂这样高深的东西。”
    “那本策论,我是要来送人的。”
    “送人?”魏清嘉有些意外,神色中好似也添了几分异样。
    “哎呀,我得回去了!我还有些活计没做完呢。”方才同魏清嘉说话,长星便总觉得自己好似忘了什么,这会儿才突然想起来,自个忘记的可不就是兰嫔叮嘱的事儿么?
    本来时间就着急,又遇上李桂,遇上魏清嘉这样一耽误,待会儿回去见着兰嫔,恐怕少不了要挨一顿骂了。
    “哎,你方才没受伤吧,需不需要……”魏清嘉的话还未曾说完,就已经被长星打断,“我没事,还有……魏侍卫日后若是有事……也可以来冷宫找我帮忙。”
    “就当是……还今日的人情。”
    长星学着魏清嘉当日一般,叮嘱他若是需要,也是可以来找自个帮忙。
    长星之所以放心的这样说,不过是因为心里想得明白,眼前这位可是魏府的公子,云妃娘娘的亲侄子,怎么可能会有再次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呢?
    长星回到冷宫的时候,兰嫔正坐在她的屋子前边神色冷冷的等着。
    显然是生了气。
    长星讪讪的走到她跟前,小声道:“娘娘,奴婢来给您打扫屋子吧。”
    兰嫔没应声,只将身子转了到了另一边去,一副并不想同她说话的样子。
    长星知晓是自己回来得晚了,便也好声好气同她道歉,“今日是正巧碰上了一些事儿,还请兰嫔娘娘饶恕奴婢这一回吧。”
    兰嫔哼了一声,“我不过是一介弃妃,哪里能劳烦七皇子身边的长星姑娘帮忙收拾屋子?”
    长星并未将她同周景和的事情同旁人说起,每回去文阳殿的时候也多是警惕小心,可去的次数多了,想要瞒是瞒不住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冷宫里的几位妃嫔都知晓了她同周景和的关系不同一般。
    但却少有提及的时候。
    只是这回兰嫔是真的生了气,不然也不至于拿这件事来刺她。
    长星面上一阵尴尬,站在那儿有些手足无措。
    “行了杨蕙兰,我们这几个人就指着这一个奴婢伺候呢,你要是将她气走了,我倒是能凑合着过,只是你那挑剔的性子,我看你怎么过?”边上晒太阳的静嫔懒洋洋的插了句嘴,算是帮着长星说了话。
    冷宫中原本是有四位妃子的,一个病怏怏的宁妃,一个大多时候都疯疯癫癫的欣妃,然后便是什么事儿都无所谓的静嫔与什么事儿都极为挑剔的兰嫔。
    两个月前,从进了冷宫之初便一直病着的宁妃撒手人寰,这冷宫之中便只剩下了欣妃,静嫔与兰嫔。
    欣妃大多时候都是在睡觉,偶尔醒来便要发一阵疯,前几日下雨,她硬是要跑出去淋雨,嘴里还念叨着雨水干净,能洗清污秽……
    最后是长星同静嫔两人费了好大劲方才好不容易将她拉回了屋子,只是最后还是避免不了的感了风寒,这会儿还在屋里睡着呢。
    第3章 (捉虫)
    ◎退婚◎
    而如同静嫔所说,兰嫔的性子是最为挑剔的。
    欣妃同静嫔的屋子,长星四日五日打扫一遍都是可以的,唯独兰嫔的屋子不行,每隔两日便一定要里里外外打扫一通。
    初时长星也想不明白,这人都已经到冷宫里边来了,何必还讲究这些?
    后来在这冷宫里边呆的久了,也渐渐熟悉了兰嫔的性子,这才知晓原来她生性如此,讲究了一辈子,再改,也是改不过来了。
    大约是静嫔这话说得确实有些道理,兰嫔到底还是不情不愿道:“往后你可要记着时辰,别再有下回了。”
    她这样说,便算是做了让步。
    长星闻言向静嫔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然后又连连答应着兰嫔的话,拿着秃毛的扫帚进她屋子打扫去了。
    魏清嘉到了华宜殿的时候,云妃正因为五皇子周景文的事而发愁。
    魏清嘉的父亲之所以让他今日要来一趟华宜殿也正是因为周景文昨日闹的那一场。
    这事儿动静那样大,想要瞒是不可能瞒得住的。
    早在昨日夜里,该知道的人便也都知道了。
    周景文所做之事,实在是太荒唐了。
    他原本就资质平平,性子也不算讨喜,若不是因为前边的两个哥哥都出了事,这个位置是怎么的都轮不到他头上。
    圣人虽然还未曾给他太子之位,可帮他定下了同丞相府嫡女的婚事,也就同给他这个位置也没什么区别了。
    这也是云妃费了不少心思方才在圣人面前求来的。
    可不曾想都还未来得及高兴多久,就闹出了这样的事端来。
    云妃见魏清嘉过来,便将屋子里的宫人都撤了出去,然后才拉着他坐下,话还没开口说,眼泪又先落了下来,“景文这孩子若是有你一半懂事,本宫又何需这样费心操持?”
    “殿下不过是一时糊涂而已,给他些时日,他定能想得明白的。”魏清嘉开口安慰。
    云妃用锦帕将眼角的泪拭去,又勉强挤出些笑意来道:“这件事哥哥也知道了,他的意思是……”
    “父亲的意思是让您先别急,一边是要稳住圣人那边,万万不能让圣人因着这事对五殿下生了厌弃之心,另一边就是要多劝着五殿下,最好让他亲自去一趟丞相府,跟孟小姐好生道个歉,也是求得孟丞相的原谅。”魏清嘉将父亲让带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云妃连连点头,“是,是这个道理,景文这孩子从前也并非是倔强的性子,本宫说的话,他多少还是能听进去一些,只是昨日淋了雨,今早方才接回来,等他醒了,本宫再好好劝劝他。”
    想起圣人那边,云妃略一思索,还是开口将自己的贴身宫人叫了进来,“去让小厨房做一份牛乳糕,按着圣人的口味,甜味做得淡些。”
    宫人应声退下。
    “行,姑姑,既然父亲让清嘉带的话都已经带到了,清嘉也就先回去当差了。”魏清嘉瞧着时辰差不多,便也起身告辞。
    云妃心里记挂着圣人那边,也没挽留,只道:“代本宫跟哥哥问好。”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086/182123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