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历史军事 > 宫女出逃以后 > 宫女出逃以后 第20节

宫女出逃以后 第20节

推荐阅读:一号战尊九零年下岗后成阴差了我是同谋装乖可耻【快穿】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NP高H)不应期(父母爱情,年上)乱七八糟的短篇集( H)天涯遍地是芳草(nph)拒绝过我的白月光又说想上我?(百合abo)国民女神穿进肉文中【高H、SM、NP】(正文免费)

    第32章
    ◎“往后不许再纠缠她。”◎
    天边阴沉得厉害,明明前几日还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现在却不见半点光亮,只剩下沉沉压下来的黑云。
    让人心头也不禁平添了几分压抑。
    圣人从那日昏倒之后,便是日日躺在病榻之上。
    也将朝中的一应事务都交到了周景和手中。
    周景和不仅将那些事务都处理得井井有条,闲暇之余也总去承文殿探望,做足了表面功夫。
    周景文却是更多的忙碌着云妃的身后事,也对云妃意外得知周景和孟娉瑶的婚事起了疑心,一边悄悄的调查着。
    便是知晓圣人的病情,也并未前来探望过几回。
    一来二去,圣人便越发重视周景和。
    不仅仅只是觉得他合适,连带着也生出了些父子之情来。
    这些,周景和倒也能发觉。
    反正在圣人面前他从不吝啬表演。
    圣人的倚重连带着朝中大臣的心也一块儿往他身上倒去。
    周景文却好似浑然不觉。
    他只顾着查云妃的事。
    那日进出华宜殿的人,他来来回回的审着。
    连着几夜未曾休息,却好似不知疲倦。
    直至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宫人桃月奄奄一息的供出了清芜,“清芜姑娘给奴婢塞了一锭银子,说是想在云妃娘娘跟前尽尽孝道,也好让娘娘早日应下您同她的事。”
    周景文的眼神一变,“那日,清芜来见过母妃?”
    “是。”桃月气若游丝道:“清芜姑娘说,她已至婚配年纪,若是娘娘再不应下,日复一日的拖着,也……也忧心殿下变了心思,奴婢进宫良久,亦有在宫墙外煎熬苦等的意中人,便感同身受,又念着娘娘因殿下日日悉心照料,身子有所好转,一时心软,应下了清芜姑娘所求……”
    那日出了事,桃月便马上想起清芜来过这一回。
    可她心里害怕,怕她若是说了,自个也逃脱不了罪责,到时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死死咬着没有松口。
    可如今也实在受不住这些折磨,想着再这样硬扛着,怕是真要熬不过去了,权衡之下,也只能招了。
    周景文没听她将话说完,已经是转身走了出去。
    他面上神色好似如常,可袖袍下的手却是无力的颤抖着,一路上,不论是宫人向他行礼亦或者是手下想同他汇报些什么,他都是麻木的往前走。
    好似充耳不闻。
    只剩下恐惧在他心上密密麻麻的生长,等到了清芜的房间门前,那样的恐惧已经要将他那颗原本鲜活跳动的心死死缠绕,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到底还是伸手将门推开。
    门内,空无一人。
    周景文几步跨入房间,正好看见杯盏下压着一张字条,他猛地将桌上的茶盏扫落在地,见那张字条上清晰的写着“抱歉”二字。
    字迹并不像寻常女子般秀气精致,反而有几分男子的豪迈大气。
    是他教她的。
    周景文将那张字条死死捏在了手中,然后宛若疯癫的哈哈大笑起来,听到响动的宫人赶来之时,周景文已是呕血昏迷了过去。
    连日的操劳加之急火攻心,他身子耗损极大。
    周景和听到元尧提起这事的时候,微微的勾了勾唇角,“清芜这颗棋子的价值,算是利用到了极致。”
    元尧点头称是,而后又道:“清芜已经送去了青州,身份也重新安排了,往后五皇子也不可能能将她找到了。”
    既然已经将上京的这些事了了,自然是应当改头换面,去一处无人认识之所重新生活了。
    否则以她所做之事,周景文怎会善罢甘休。
    怕是掘地三尺,也是要将她挖出来的。
    周景和“嗯”了一声,便又翻开朝臣的折子继续批阅。
    元尧见状,小心翼翼的挑了挑纱灯中的烛火芯子,而后才默默退了下去。
    周景文昏睡了好几日。
    好似被困在了一个无休止的噩梦里。
    与清芜的每一次相见,从模糊到清晰,一幕幕在他面前展现而又消散。
    “公子,求您救我。”
    “是他们逼我的,我不认识他们。”
    “求求您,他们会把我打死的。”
    初见时,他去上京最大的花楼查案,遇到仓皇失措的她,拉着他的衣袖求他救她。
    他见那瘦弱的女子手臂上青紫交加的伤痕,听她凄婉的声声哀求,不曾犹豫的在里头打手追出来的时候将她护在身后。
    几个身量粗犷的男子狞笑着朝她靠近。
    他嫌恶的往那几个男子怀里丢了一袋银子,“往后不许再纠缠她。”
    那几个男子贪婪的打开织金钱袋,将里头的几锭银子拿出来掂了掂,嘴边多了些谄媚讨好的笑,连声应道:“好嘞。”
    可等刚转了身没走几步,就听后头传来那几个男子猥琐的笑声,“又是要抬去给哪家公子做外室了,这往后可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呀。”
    “长得就一副狐媚子样,要是被人家家里的正头夫人知道了,肯定是要挨一顿毒打的。”
    “指不定还是要被卖到花楼里来,就该是做这皮肉生意的命!”
    “……”
    他头一回听到这样下流的尖酸刻薄之语,有些生气的停下脚步,才发现跟在他身后的清芜颤抖得厉害。
    那一刻,他的心微微一颤,因为那些最伤人的话,狠狠的砸在了最无力反抗的人身上。
    见他似乎想要再去找那几人麻烦,清芜慌忙拽住了他的衣袖,然后哀求似的连连摇头。
    他怔愣良久,只能作罢。
    出了花楼,他说她恢复了自由之身,可以离开,她也没有纠缠。
    只是在离开之前,对着他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响头,说若是有缘再见,她定会把赎身的银子归还。
    他亦是没放在心上,毕竟那些银子与他而言实在算不得什么。
    可她却偏偏在转身之际体力不支晕倒过去。
    初时他只是见她身子柔弱又满身伤痕,便打算让她先修养一阵,可后来日夜相处,他终于是沉沦。
    那时的清芜,出身淤泥却良善正直,遭受困难却又并无怨言,在他身边照料的每一日更是细心之至,却又不乏那个年纪女子该有的娇憨可爱。
    他从未见过那样的女子,早已是守不住本心。
    即便是因着婚约的缘故会有些迟疑,却也在清芜几番“懂事”的劝解之下越发坚定。
    甚至于生出为她解了婚约的念头。
    方才沦落到如今这番田地。
    第33章
    ◎“国丧,圣人……驾崩了。”◎
    夜色渐沉。
    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很快清明。
    她最后留下来的那张字条好似什么都没有写,可却也什么都写的分明。
    她从一开始,就在骗他。
    周景文终于相信了这个他一直以来都不敢去相信的事实。
    他以为他救了一个流落花楼的可怜女子,可其实却是落入到了他人步步算计的陷阱之中。
    他嘲讽的一笑,绷紧的指节简直要将骨头捏碎。
    “清芜。”他喃喃道:“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
    然后让你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云妃过世,周景文又缠绵病榻。
    魏清嘉手头的事情也多了起来。
    长星已经有好些日子未曾见过他了。
    她听说了云妃过世的消息,原本想着找个机会安慰安慰他。
    却不想竟是连个见面的机会都找不到,也只能作罢。
    她手头的闲暇时间越发多了,绣好了嫁衣之后又开始缝起了绣鞋。
    也不觉得累。
    越是做着这些活计,她反而是对往后的日子生出更多憧憬来。
    魏清嘉是个那样温和守礼的人,她光是想着就会觉得很是美好。
    宫中响起丧钟的时候,长星正在如同往常一般的做着针线活。
    红色的绣线在她手中勾勒出了精细的轮廓,兰嫔像从前的静嫔一样躺在陈旧的躺椅上,借着稀稀落落的阳光小憩。
    从静嫔去了之后,兰嫔就越发安静了。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086/182124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