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历史军事 > 宫女出逃以后 > 宫女出逃以后 第28节

宫女出逃以后 第28节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可正在此时,她却隐约感觉到有一道瘦小的身子托住了她的身体,很艰难的带着她往水面上游。
    她好似能想到那会是谁,可又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朦胧中瞧见那张全然没了血色的脸,她艰难的动了动唇,发出了极为微弱的声音,“长……星……”
    长星是一个人将孟娉瑶送回永祥殿的。
    她将孟娉瑶从水中捞起来的时候孟娉瑶已经是彻底失去了意识。
    若是将人留在这儿,先去永祥殿找人,又怕先前那两个太监去而复返。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自个将人背回去。
    长星虽然看起来瘦弱,其实力气在宫女中却不算小的。
    她自小做的体力活就多,后来入了宫需要力气的活也没少干,手臂那儿使些力气还能摸到几块结结实实的硬疙瘩。
    只是今日她原本就跟着孟娉瑶在宝相楼里跪了几个时辰,后边为了能恢复清醒,又狠心将那钗子扎伤了腿,这会儿要把孟娉瑶背回去自然不是一件易事。
    她这一路走着,每一步一双腿都在打颤,可每一步却又都走得稳当。
    等到了永祥殿,绿玉正在犹豫着是否要遣人送了轿辇到宝相楼去。
    送了担心孟太后若是瞧见会觉得自家娘娘娇气,不送却又想着娘娘这会儿还未曾回来定是在太后跟前受了不少磋磨。
    正想着,却见永祥殿门口有人踉跄着往里边走,夜色浓重,她没瞧清楚来人模样,便皱眉走上前去,正要呵斥,却见长星艰难抬起头来与她的目光对上。
    绿玉一愣,便听到长星声音虚弱道:“绿玉姐姐,娘娘出事了,快……快叫太医……”
    绿玉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一边慌张的帮着搀扶长星背上的孟娉瑶,一边将永祥殿里边守夜的宫人叫了过来。
    长星如此折腾了一日,其实身上的力气早已耗尽,却还是撑着将孟娉瑶小心的送到了床榻上方才脱力晕了过去。
    永祥殿里闹腾到了半夜。
    底下人将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元尧才刚同周景和禀告了周景文的事。
    元尧低声道:“尸体送到椒风殿的时候,康王刚喝了半坛子酒,虽说听了底下人的汇报,可却只是含糊不清的让人退下,底下人不敢违抗只能告退,可康王未曾说明这尸体如何处置,他们也不敢胡来,竟让那具尸体在殿中放了好几日。”
    说到这,元尧悄悄看了一眼周景和的脸色,见他神色如常这才接着道:“到今日,那尸体已经有些腐烂甚至爬了些尸虫出来,大约留在殿中实在恶臭难闻,才终于是忍不住处理了。”
    周景和“嗯”了一声,又问道:“怎么处理的?”
    “说是拿席子一裹丢到乱葬岗去了。”元尧叹了口气,“这康王也不怕寒了底下人的心,那柳戚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被抓到咱们面前也是抵死不愿开口,竟是落得尸骨也不得安寝的下场。”
    “是他自己的选择。”周景和却依旧神色冷淡。
    元尧应了个“是”,正要告退,却听见外头传来元庆的声音,“陛下,永祥殿那边出事了。”
    周景和微微皱眉,“进来禀告。”
    外头的人应了声,“是。”接着便推门走了进来。
    元尧退到了一边,就听元庆开口道:“皇后娘娘在太湖落了水,刚请了太医过去,虽说是没有大碍,可这会儿人还没醒来。”
    周景和抬手按了按有些发疼的眉心,“这大晚上的,皇后跑去太湖做什么?”
    “是太后娘娘说昨夜梦见先帝,便要皇后娘娘陪着一同在宝相楼诵经祈福,直到入夜方才放娘娘回宫。”元庆小心翼翼的说着,“至于到底是如何落的水却还并未弄清,那会儿皇后娘娘身边跟着的就只有长星姑娘,长星姑娘为了能将皇后娘娘救回来也是力竭晕倒了,所以也没能将这事说明白。”
    周景和的脸色微微发沉,“永祥殿那边,让内务府多送些补身子的过去,至于那小宫女……”
    元庆察觉到周景和的神色变化,便接着道:“那小宫女已经由永祥殿的人送回去歇着了,也请了太医过去,说是只受了点皮外少又耗尽了力气这才晕倒,没什么大碍。”
    周景和闻言意味不明的扫了他一眼,又道:“朕刚刚登基,宫中便闹出这样的事来,孟家的人将事情闹得着实有些难看了,朕将这事交给你去查,三日之内,朕要知晓其中原委。”
    “是。”元庆屈身应下。
    长星在揽星阁昏迷了一天一夜这才醒了过来。
    见长星醒来,身边等得昏昏欲睡的绿翡也清醒了过来,连忙给长星端来了润嗓子的水和垫肚子的糕点,又道:“长星姐姐先歇着,奴婢先去给娘娘回话。”
    长星闻言连忙叫住她,“你可知娘娘如何了?”
    绿翡笑着点头道:“多亏了长星姐姐及时救了娘娘,娘娘今早就已经醒了,也是娘娘让奴婢过来照料姐姐的。”
    长星这才松了口气。
    绿翡又道:“娘娘说若是姐姐醒了,要让奴婢回去知会一声,奴婢这就先去了。”
    见长星点了头,绿翡这才走了出去。
    长星喝了些水,嗓子似乎是舒服了些,她打量了一下桌上的几样糕点,无一不是模样精巧的,平常只能在宫里的主子桌上瞧见的。
    可她闻见那甜腻的味道便已经是没了胃口,但已是一天一夜未曾进食,她也觉得浑身乏力,犹豫了片刻还是拿起了一块栗子糕伴着茶水咽下。
    “刚醒来身子还未恢复就别吃这些甜腻的东西了。”绿玉推门进来的时候,长星的手里还拈着半块栗子糕,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肚子有些饿了就勉强吃了些。”
    绿玉将手中的食盒放下,一边打开一边笑着道:“娘娘听说你刚醒来,就让我将小厨房刚熬的白粥给你盛了一碗过来,这白粥可与咱们奴才平日里就着咸菜喝的白粥不同,里头啊,添了不少补身子的好东西呢。”
    听说这碗粥是小厨房特意给孟娉瑶熬的,长星有些受宠若惊道:“这可是娘娘用的东西,奴婢身份低贱,如何能……”
    见长星诚惶诚恐的模样,绿玉却是先开口打断了她的话,认真道:“长星,娘娘的命是你救的。”
    长星一顿,又听她接着道:“娘娘醒来后一直念叨着这件事,她说她怎么得也想不到你会救她,还托着伤腿将她从太湖背了回来……”
    长星不知当说些什么,只能小声道:“绿玉姐姐,这是我应当做的。”
    绿玉摇头,“你刚来鸾琼殿的时候,娘娘将你当作蛊惑陛下的宫女,也将你好生折磨了一番,你就算是记着仇也是应当,更别说是豁出命去救娘娘了。”
    “绿玉姐姐,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长星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手,又忽然想起那日夜里的两个鬼鬼祟祟的太监,连忙道:“对了,那日在太湖,娘娘是被两个身量高大的太监推进湖里的,这背后怕是受了什么人指使。”
    “你可瞧清楚了他们二人生得什么模样?”绿玉语气中带着希冀。
    长星竭力思索了片刻,却还是摇了头,“那两个太监是突然从我身后出现,又用迷香将我捂晕过去,后来迷迷糊糊清醒过来,也只是瞧见两道人影罢了。”
    绿玉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娘娘也说是两个力气极大的太监动的手,可那时夜色浓重,混乱中也不曾瞧清楚那两人模样。”
    “可还能查明白这背后之人是谁?”长星闻言有些担心。
    “怕是难了。”想起孟娉瑶的话,绿玉心事重重的摇摇头,片刻,又是起身道:“宫里头的事儿都是这样,你害我我害你的,只能是往后小心着些,你先好好歇着,这些日子也先不急着来永祥殿,等自个身子养好了再说,娘娘还等着我回去复命,我便先回去了。”
    长星心下虽说担心,可也只能应下。
    没走几步,绿玉又回头道:“对了,娘娘说你腿受了伤,身边没人伺候怕是不方便,就把绿翡这丫头给你留下了,你有什么事儿需要她去办的也不必客气,吩咐她去做就是了。”
    说罢,也没等长星开口拒绝人就已经是推门走了出去。
    守在门口的绿翡也在这个时候进来,笑着说道:“长星姐姐,这几日我就留在揽星阁了,若是有什么事儿差遣我,唤我一声就是了。”
    长星原本是要开口拒绝,可她只是微微动了动身子便感觉到腿部传来的剧烈痛感,连带着浑身都跟着冒冷汗,缓和了半晌才稍稍好些,便也只能认命道:“绿翡,麻烦帮我将那碗粥端过来吧。”
    绿翡应了声“是”,便快步去帮长星端了粥。
    等长星将粥喝完,又帮着将碗筷连着几碟子糕点一同撤了下去。
    元庆在宫里头排查了几日,到底是将那日的凶手抓了回来。
    头两日他只顾着查宫里的太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也没将人抓着,还是元尧提了个醒,说那两人虽然穿着太监的衣服,但也不一定就是宫里头的人,元庆听了这话才回了神,又急匆匆的带着人去排查了这几日进出宫的人。
    还好孟太后也懂得斩草除根的道理,派了人想要将那两人赶尽杀绝,那两人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却也不甘心还没拿到银子就离开上京,正想找法子往宫里递消息,借着这事儿威胁孟太后一番,不想被元庆派去的人先逮了个正着。
    那两人本就是拿了银子办事,想着孟太后不仅事后反悔,甚至还想杀人灭口,这会儿被抓了去也没等到严刑拷问,两个人就把事儿全招了。
    四月,上京的天总是灰蒙蒙的,这样的天,突然下起滂沱的雨来也并不让人奇怪。
    宫道上的宫人们都行色匆匆的,生怕还在半道上就下起雨来。
    淋得一身湿漉漉的还是小事,若是淋坏了主子的东西,坏了主子的事可就麻烦了。
    慈盈殿里的孟太后手里紧紧一串佛珠,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念诵着经文。
    可就算她将静心咒念了一遍又一遍,也只是让自个越发心烦意乱。
    外边果然下起了大雨。
    大颗大颗的雨珠砸进了灰蒙蒙的雾里,却也散不开这层厚厚的屏障。
    华冬候在宫殿门口,临近未时那会儿终于见承文殿的元庆冒着雨过来。
    见了华冬,元庆便微微躬着身子道:“华冬姑姑,劳烦您进去禀告一声,陛下在承文殿为太后娘娘准备了民间杂耍,想请太后娘娘过去观赏。”
    华冬勉强稳住了心神,挤出笑意道:“公公,您瞧着外头这大雨下得,太后娘娘这身子骨不好,虽说承文殿不远,可外头湿气重,这样来回一遭对娘娘身子也不好。”
    说着,她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些哀求,“还请公公在陛下跟前说些好话,让娘娘能改日再去承文殿观赏。”
    元庆微微皱眉,“华冬姑姑,这是陛下的意思,我不过是个传话的奴才,还请姑姑不要为难才是。”
    华冬没了办法,只能勉强应道:“公公稍候。”
    说着,转身进了殿内。
    孟太后大约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也没让元庆等太久就换了衣裳坐着轿辇去了承文殿。
    雨势虽大,可底下的奴才不敢怠慢,把雨水挡得严严实实的,直等到了承文殿,孟太后的身上也没溅上一滴雨水。
    外边的风雨越发大了,承文殿里边却是静悄悄的。
    周景和坐在案几边上,刚听到底下人的禀告便将手中那本看了一半的书合上,随意的放在了案几上。
    孟太后正好从外头走了进来,“头一回见皇帝兴致这么好,还特意从民间请了杂耍艺人进宫来,可真是让哀家看了个新鲜,不知表演的到底是哪种流派的戏法?”
    周景和只是不动声色理了理衣袖上的褶皱,“母后待会儿瞧了,不就知道了。”
    说着,他转头看了一眼身侧的元尧道:“把人请进来吧。”
    元尧应道:“是。”
    便快步出了殿门。
    大约是为了掩饰心底的不安,孟太后端起宫人刚刚上的茶水浅浅饮了一口。
    正要将茶杯放下,却闻见一股近乎腐烂的恶臭气息,孟太后下意识抬眼,瞧见的却是几个太监将两个半人高的坛子搬了进来,而坛子里装着的居然是两个人。
    两个活生生的人。
    第39章
    ◎“算了,你去将她带来。”◎
    孟太后端着茶杯的手微微发颤, 可她到底还是稳当的将那杯茶放回了桌上。
    那两个装在坛中的人辨认出了眼前人的身份,目光中顿时充满了怨毒,情绪也不受克制的变得激动起来, 他们张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他们的舌头已经被割了去,这会儿张嘴只能含糊不清的发出一些古怪的声音,伴随着嘴巴的一张一合, 还能看见殷红的血伴着浓重的血腥气味不断的淌了出来,模样极为可怖。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086/182124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