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历史军事 > 宫女出逃以后 > 宫女出逃以后 第40节

宫女出逃以后 第40节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等孟娉瑶收到了回信,她心底仅剩的那几分不安也已经是消失了个干净。
    她又给长星透了消息,让她好生准备着便是,旁的都已经是安排妥帖。
    长星见此,也终于明白孟娉瑶当初说的那些话并非虚假,孟家虽说倒了,可到底是坐在那个位置上那么多年,想要办成这桩事,还真的不难。
    她止不住开始想着离开之后的事儿。
    其实这些事她早已想了千百回,如今也不过将那几件事来回又想了一遭,可心情却与从前截然不同。
    从前想这些事,总是觉得不切实际,便只是幻想,如今却是真的有机会可以离开了,再度想起来总是难以平静。
    可人前人后又不能露出端倪来,只能将那些心思都尽数压下。
    或许是因着终于有了需要忙碌的事,孟娉瑶这几日的精神好了不上,连这几日的膳食都多用了些。
    绿玉见此也觉得高兴,她并不曾想到别处,只觉得那刘太医开的方子效果可真是不错,那药还没喝上几回,就已经起了效果,下回得了机会可得让他再过来瞧瞧,看看小姐的身子是否已是有所好转。
    一切备好后第三日,孟娉瑶将绿玉支开,她不曾迟疑便用烛台点了幔帐,火焰攀升,很快易燃的轻纱都已经烧了起来,接着便是床榻,横梁,妆台……
    这时元庆正跟周景和禀告奉川今年献上花卉之事,“牡丹芍药都是往年之数,品种也不算罕有,倒是其中有三棵桂树却是不同寻常。”
    奉川气候最是适宜花卉种植,不论是牡丹芍药之类昂贵花卉,还是菊花百合清雅之流都应有尽有,粗略算来约有几千种。
    所以几十年间皇宫花卉多是来源于奉川上贡,且一年上贡一次,要么是当地种植得最好的花卉,要么是培育出来的什么新奇品种。
    只是牡丹芍药之类年年上贡都是少不了的,这几样花卉生得富贵模样,价格也居高不下,不管是栽在宫中还是赏赐臣子都很是合适。
    至于旁的,数量便不会有严格限制。
    譬如今年这三棵桂树,便是往年不曾有的。
    周景和原本并未细听元庆的话,只是听他说起桂树,手中的笔方才顿住。
    他止不住想起他与长星相识的第一年中秋,她帮着御膳房那边干活,快到半夜的时候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从怀里掏出一块用布包着的月饼塞到他的手中。
    他已经两日不曾吃过东西了,实在是饿得不行,就大口大口的将那块并不算大的月饼吃了个干净。
    那日,他其实清楚的看见长星手背的青紫痕迹,可他还是装作不明白的问她月饼的来处,听她编造着蹩脚的谎话,说御膳房里的宫人见她帮着忙活了一整天便将宫中贵人吃剩下的月饼分了几块给她,她太饿了,便只给他留了一块。
    周景和听到这儿,便装作不曾瞧见她手上的伤,只与她道:“那今日真是幸运。”
    长星又将衣袖往下拉了拉,点头对着他笑道:“对啊,今天真是幸运极了。”
    那日他们二人坐在院落里,他听长星编造着充斥着各种漏洞的谎话,听她尽可能开心的与他说起这一日她的运气有多好,就连御膳房里的两个嬷嬷见了她也说,“今日是中秋节,就不寻你的晦气了。”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亮晶晶的,就好像那些幸运的事儿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一样。
    偶尔她发觉自己自己说的话前后矛盾,便要面红耳赤的做一番解释,还小心翼翼的与他强调,“我可不曾说谎,只是今日遇上的事儿太多了有些昏了头了。”
    周景和自然不会拆穿,他甚至连长星说的那些话都听得含糊,敷衍的听着她说中秋的桂花酒桂花蜜,说若是能在文阳殿栽一棵桂树就好了……
    到了今日,他以为他早已不记得那日的事,更不会记得她那日夜里到底说了什么,可现在他方才发现,他甚至连那日她昂起头来看向他的时候,眼里亮晶晶的模样都记得清楚,
    “桂树……”他回过神来问道,“有和不同寻常?”
    元庆见周景和似乎有几分兴趣,便接着道:“那桂树花香不似寻常桂花浓郁,反而多了几分清雅,且只能生长至大约一丈便不会继续生长,与寻常花卉并无不同,若是栽在缸里放在宫苑,是最合适不过的。”
    元庆说完,周景和却反而不见方才的兴致,他只想着那和长星描述的真是天差地别。
    所以他只随口吩咐道:“让底下人好生照料着,移栽到御花园去吧。”
    “是。”元庆瞧出来这桂树大约并不怎么符合周景和的心意,便也不再多言,答应着正要下去传达他的意思,却又听他忽然开口道:“御花园边上,朕记得还有几棵寻常的桂花树?”
    元庆一愣,点头道:“是,御花园东侧面栽了六棵桂树,都只是寻常品种。”
    还没等他想明白他为何会没头没尾的开始关心起御花园的桂树,却又听他接着道:“那便选两棵好的移栽到观羽殿去。”
    听到观羽殿的一瞬,元庆有些愕然,他虽跟在周景和身边有一段时间了,但却总是觉得这位君王的心思真是难以揣摩,譬如此刻,他怎么得都想不明白周景和怎么突然就想到了观羽殿,可他还是很快应下,“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
    元庆方才走出承文殿,正好迎面碰上个慌慌张张的小太监,他连忙将那小太监拦下,“这儿可是承文殿,你这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万一惊扰了圣驾,你可担待的起?”
    那小太监见是元庆,连忙弓着身子行礼,又有些急切道:“元公公,观羽殿出事了。”
    “出事?能出什么事?”元庆下意识问他。
    “观羽殿起火了!”小太监声音有些发颤,“火势很大,整个宫殿大半都被烧毁了。”
    元庆心里一惊,“怎么会出这种事,观羽殿的主子可出事了?”
    小太监摇头,“主子只是受了点轻伤,倒是没什么大事。”
    元庆微微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我先进里边禀报,你在这等一会,或许等下陛下还有话要问你。”
    那小太监听了这话也连忙应下。
    只是元庆刚走两步,突然想起长星来,他迟疑了片刻又转头问道:“观羽殿里可有旁人受了伤?”
    小太监迟疑着摇摇头,正当元庆神色微松的时候,那小太监仿佛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口道:“倒好似死了一个宫女,只是有些记不得叫什么名儿了……”
    “哦对了,方才也听观羽殿的主子说起,好似叫什么……长星的。”
    第45章
    ◎只一眼,他便知道那不是她的尸身。◎
    元庆的脸色变得明显, 那小太监发觉也是觉得古怪,只能小心翼翼道:“元公公,只是一个宫女, 死了也不当紧吧?”
    方才元庆问起观羽殿的主子的时候都不见他有如今这般紧张,难道这一个小小宫女竟是比曾经的皇后还要重要不成?
    元庆不动声色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有些勉强道:“不当紧,不当紧。”
    还不等那小太监再说些什么, 元庆就已经转身快步往殿门的方向去,这会儿他心里也发愁得紧, 长星这事发生得实在突然,他并不知晓到底该如何与周景和说起。
    更重要的是,他并不知道周景和到底会不会在意这件事,又会有多在意这件事。
    他走进承文殿,酝酿了片刻才开口道:“陛下, 观羽殿出事了。”
    周景和神色并未有什么变化,他提笔批着折子,有些随意的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回陛下的话,观羽殿不知怎的起了火。”元庆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景和的神色变化, 见他神色如常方才斟酌着道:“孟氏倒是运气不错,说是只受了轻伤, 倒是有个宫女时运不济,竟是因为这场火丢了命……”
    周景和连手中的笔都不曾停下。
    元庆神色稍缓,又将那小太监的话如实说了, “那小宫女似乎是孟氏贴身的宫女, 那个名字唤作长星……”
    周景和手中的笔猛地搁下, 元庆也被这动静唬了一跳, 还未来得及问上一句,就听周景和有些恼火道:“朝中这些人一个个的,芝麻大的小事都要来向朕请奏,朕给了他们官职给了他们俸禄,便是养了一群废物?”
    元庆显然不曾想到周景和会突然发了脾气,他实在少有这样发作的时候。
    倒不是说他脾气有多好,只是大多时候即便生气,也总是不形于色,实在难得一见他如此发作,更何况只是为了朝臣多问了几桩事?
    元庆不敢细想,正想开口安慰却又听周景和道:“观羽殿的事,给孟氏找个适合的宫殿先住着,那个小宫女……”
    他的声音微微一顿,然后才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元庆有些意外,可还是一一应下。
    观羽殿的那场火彻底扑灭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照亮半边皇宫的火光熄下,整个皇宫又重新被黑暗笼罩,只有偶尔亮起的黯淡灯火,在一片寂静无声中幸存。
    长星的尸身已被那场大火烧的面目全非,只能依靠着身形勉强辨认。
    孟娉瑶瞧着并未太过在意这事,只是她身边婢女得知这事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倒是为那宫女好生哭了一番,等那尸身要被抬走的时候还想阻拦。
    不过一个她一个小宫女自然没法从几个人高马大的小太监手里抢人,最终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尸身就这样被抬了出去。
    这场火来得突然,观羽殿如今已是被烧毁得不成样子,又已经是入了夜,便只能草草将孟娉瑶主仆安置在了观羽殿边上的常庆殿。
    那儿曾是先帝嫔妃的居所,也已经是荒废了一段时间,按理来说并不适宜居住,若是负责处理此事的宫人能多费些心思,也并非是没法子帮孟娉瑶寻到更好的去处,只是并不乐意帮着孟娉瑶折腾,觉得不值当而已。
    孟娉瑶也没抱怨,收拾收拾便住进了常庆殿。
    若是平常,依照她们主仆的性子定会好生闹上一番,即便得不着什么东西,也要让大家都不得安生才行,只是这些时日孟娉瑶遇上了这样多的事儿,早已经被磨平了性子,绿玉或许还有几分不满,但遇上长星出事,也已经没了闹腾的心思。
    虽说已经简单收拾过了,可常庆殿空置了一年有余,桌上地上依旧是铺了重重的的灰尘,只是将床榻好生收拾了,算是能勉强先凑合一夜。
    夜里,孟娉瑶躺在床上歇息,绿玉就坐在床边上守着。
    她看着自家主子,欲言又止了好几回,可一想到自家主子如今的身体,到底还是没有将心头的话问出口。
    不知过了多久,她也已经是浑浑噩噩的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外边,悬在空中的月亮消瘦成了一条弯弯的弧线,星星的光芒更是黯淡得几乎没有。
    承文殿里却是灯火通明。
    周景和依旧在看折子,越是看,越是烦闷。
    寻常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的事儿,这会儿若在他的眼里却好似成了大错,他极为烦躁的翻开着手中的折子,觉得今日好似没有一件事是顺应了自己的心意的。
    元庆知道周景和大约是心情不好,所以在他跟前伺候时只能更是谨慎,免得触了他的霉头。
    眼看着更漏已过了亥时,元庆见周景和还是并没有歇下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劝道:“陛下,时辰不早了,不如先歇息吧。”
    周景和捏紧了手中的笔,抬眼看向元庆,对上周景和的目光,元庆慌忙低下头去,心里却不知方才自个的那几句话是有哪里触怒了周景和。
    “今日……”周景和到底是搁了笔,“今日那被大火烧死的宫女,尸身如何处置的?”
    他的声音中听不出喜怒来,可元庆额头却不自觉开始冒起细汗,“按照陛下的吩咐,原来是要直接拿了席子裹着丢到乱葬岗去,只是那尸身拖出来的时候已经入夜了,宫门也下钥了,管事的太监怕这尸身留在宫中会冲撞了贵人,可这会儿要开宫门又是坏了宫中规矩,他一时拿不定主意,便来问了奴才。”
    元庆越是说着,声音也越来越小,显然是没了底气,“奴才想着他这话说的也是有理,正好那观羽殿只是主殿被烧了个干净,偏殿虽说住不得人,但只是将那尸身勉强放上一夜应当是不成问题,就让他先将尸身放在观羽殿偏殿,等明日一早宫门开了再送出宫去……”
    元庆的话还不曾说完,周景和就猛地站起身来往外边走去,元庆连忙跟了上去,“陛下,这么晚了您是要去哪儿?”
    周景和的声音沉得让人生惧,他道:“观羽殿。”
    元庆脚步一顿,可到底还是跟了上去。
    观羽殿。
    那场大火虽然已经被扑灭,可漆黑的焦土,倒塌了一半的宫室以及空中散发的焦味都能清晰的昭示着这儿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周景和从那潮湿的泥泞中大步踏过,元庆提着照亮的灯笼一直在后边气喘吁吁的追着,却始终没跟上他的步子,只能一直提醒道:“这儿也还没来得及收拾,陛下可要小心脚下,免得踩着了什么东西伤着您就不好了。”
    周景和没应声,依旧快步往偏殿走去。
    等到了偏殿门口,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元庆方才还不容易跟了上来,见他停下便开口道:“陛下,长星姑娘的尸身便应当是放置在这儿了。”
    周景和依旧没应声,元庆有些担忧悄悄抬头去瞧他神色,若有似无的月色下,他瞧见周景和的脸色苍白如纸,那双从来瞧不出波澜的眼眸里,好似竭力压抑着铺天盖地的恐慌。
    他不敢再细看,只能佯装若无其事的低下头去。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086/182124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