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历史军事 > 宫女出逃以后 > 宫女出逃以后 第47节

宫女出逃以后 第47节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想来也是,他能为了两间铺子的事一直不肯主动向那早已有了心上人的孙家小姐提退婚的事,也为了这事深夜买醉,喝得烂醉如泥之后还记着那袋银子似乎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了。
    长星看了一眼已经醉倒的萧途,原本是想尝试着将人搀扶回去,可奈何她想要将身量高大的萧途从石凳上搀扶起来已是费劲,就更别提说要将人扶回房间了。
    尝试了好几回,最终也只能将萧途身边的富贵给叫了过来,让他将人扶回去。
    忙完这一遭已是到了半夜,长星累得沾了床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日,长星从包袱中取了两张银票揣在了身上,一张是要还给萧途的,另一张带在身上,若是有需要的时候也能方便拿出来用。
    取完这两张银票,长星也开始想着往后的事。
    她将一百两还给萧途之后,手中便只剩下了两张一百两的银票,一共是两百两,说起来这个数额实在不小,可她没有挣钱的法子,这样下去便是要坐吃山空,总是让她心里有些不安。
    所以便想着得考虑考虑能否找个什么过活的营生了。
    用完早膳,长星便从袖中取出一百两的银票递给萧途,“昨日给刘娘子的那一袋银子是你拿的,这一百两还你。”
    长星以为萧途会二话不说收下,却不想他将银票往回推了推道:“银子就不必了,我有一桩事想找你帮忙。”
    “你且先说是什么事儿。”长星见他神色,总觉得这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萧途便将手中的请帖递给了长星,长星打开下意识将上边几个字念了出来,“赏菊宴。”
    如今已是八月,确实正是赏菊的好时候。
    光看到这儿,长星并未懂得萧途的意思,可等她目光上移瞧见那请帖上边写着“孙府”二字,又提了孙小姐的名讳孙瑾芸的时候,心下便已了然,“这是孙家小姐做东要在她府中办一个赏菊宴?还特意邀请了你去?”
    “不仅如此,连那孙瑾芸的心上人也会去。”萧途颇有些无奈道:“才刚退了婚,便迫不及待要到我跟前来炫耀,我若是不去,便少不得要被他们嘲笑,若是去了,他们更是要当着我的面指指点点。”
    长星了然,“所以你希望我与你同去?”
    萧途点头,“既然那孙瑾芸本来就认定了我们二人有私情,我还因为这事生生赔了两间铺子,那为何不好生利用。”
    长星默默的将那银票收起,然后道:“既如此,那我便帮你一回。”
    见长星应下,萧途方才松了口气,又上下打量了长星一番后才道:“你这穿着打扮着实简单了些,连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再过两日便是孙家的赏菊宴了,还是得买些衣衫首饰打扮一下才行。”
    长星脚步未动,面露迟疑道:“那这银子……”
    萧途明白她的意思,难得大方的拍了拍自个胸脯,“自然是我来付。”
    见此,长星便也不再客气,昨日长星便以为能有机会可以好生逛一逛这青州的街市,却不想竟是闹到了官府去,今日终于有了这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瞧一瞧这青州的景致。
    马车大约行了半个时辰便已经到了青州的街市,这会儿街市中的摊贩并不算多,按着萧途的说法,在青州这地儿上,反而是入了夜人才会多起来。
    长星便只是粗略逛了一圈,便被萧途先是拉着逛了好几件成衣铺子最后买了些合身的衣裳,又被拉去了青州最有名气的首饰铺子鸣涧坊中挑选首饰。
    方才一进鸣涧坊,长星就被里边的各式钗环吸引了目光,果然不愧是青州最受女子欢迎的铺子,这里边簪钗,耳环,项链各样都有,价格按照材质,精巧程度的不同也各有高低,不管喜好珍珠宝石的,还是喜欢金银首饰的,手头银子多的,银子少的,应当都能在这儿找到合心意的首饰。
    见长星被吸引了目光,萧途便豪爽道:“今日你不必同我客气,瞧上了什么只管买。”
    “成。”长星知道这些物件买来都是给萧途撑场子用的,自然不打算替他省这银子,于是很快应下。
    鸣涧坊的东西确实都不是凡品,长星没走两步就被一支琅银金雀钗吸引了视线,发觉长星的目光,边上的萧途刚要拿了这钗子去问掌柜价格,可那掌柜的却先两步走到他跟前,颇有些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这钗子昨日便被一位公子定了去,怕是……”
    萧途闻言不由皱眉,“青州凡是有些头脸的公子我都识得,你且说说是哪家的公子?”
    掌柜刚要说话,正好瞧见门外有一人走了进来,瞧见那人,掌柜面露喜色,一边走上去迎接一边开口道:“定下琅银金雀钗的公子正是这位。”
    萧途转身望去,见来人身穿墨色衣袍,除了袖口处用金丝织了锦纹之外边不见旁的点缀,可即便如此,周身的矜贵气息也难以掩藏。
    长星也恰好抬头,撞人那人眸子的一瞬间,她的脸色骤然发白,心头涌上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因为那人不是旁人,正是周景和。
    第50章
    ◎“我瞧上的东西,向来是不喜欢与旁人分享的。”◎
    萧途却只觉得这人倒是瞧着眼生, 还是主动走上前道:“这位公子,你昨日定下的那支琅银金雀钗正好被我妹妹瞧上了,若是公子愿意割爱, 萧某愿意以双倍价格买下。”
    “抱歉。”周景和微微抬眼,“我瞧上的东西,向来是不喜欢与旁人分享的。”
    周景和是在和萧途说话,可长星总觉得他那目光直直的落在了自个的身上, 而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意有所指。
    萧途浑然不曾察觉他们二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只一心想着这钗子, 不等他再开口同周景和说些什么,周景和已是直接绕过萧途径自往长星的方向走过来。
    长星见他眼神阴冷的步步靠近,手心止不住冒出细密的冷汗来,她实在太害怕了,那铺天盖地的恐惧让她压抑得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周景和还是走到了她面前, 萧途也隐约发觉了他们二人好似有些古怪,便开口问道:“长星,你认识这位公子?”
    长星还未曾想好该如何作答,就见周景和勾了勾嘴角,然后微微弯腰将那发钗带在了长星发间, “萧公子的妹妹与这发钗正是相配,今日初见, 这钗子便算是送给令妹的礼物吧。”
    萧途闻言有些过意不去,“我们二人与公子萍水相逢,怎好收公子的东西?”
    可周景和却道:“同在青州, 往后我与萧公子多的是见面的时候, 今日也是想着与萧公子交个朋友。”
    萧途听到这儿神色稍缓, 刚欲问他名讳, 长星却实在有些熬不住了,周景和就站在与她不足三寸远的地方,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让长星内心的不安到了极点。
    她往前一步走到萧途的身侧,小心的拉了拉他的衣袖,等萧途微微低下头的时候压低声音与他道:“咱们走吧。”
    萧途有些意外的看向长星,“首饰还没买几样呢,不再瞧瞧了吗?”
    长星摇头,声音里已是隐约透露着哀求,她道:“今日我有些累了。”
    萧途见此,自然不会勉强,便点头道:“那咱们先回去吧,明日还有时间,等歇息好了再来瞧便是。”
    长星很快应下。
    他们二人这一番略显亲昵的举动让周景和眼中闪过一抹戾色,不过却被他不动声色的掩下。
    萧途便又转头看向周景和道:“那这位公子,我们便先回去了,今日多谢公子割爱,来日若是有缘再会。”
    说完,便与长星一块出了鸣涧坊。
    等上了马车,长星心头的恐惧也依旧不曾全然消散,她伸手将发间那钗子摘了下来,然后递给了萧途,“这钗子我不要了。”
    萧途一脸不解,“这是怎么了,方才瞧你不是还挺喜欢的吗?”
    见他没将钗子接下,长星就好似处理什么脏东西一般直接将那钗子塞到了萧途手中,“现在不喜欢了,不仅不喜欢,而且很讨厌。”
    萧途一头雾水的接了那钗子,“你的心思变得也太快了些,这会儿不喜欢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喜欢了,拿回去收着也比给我合适一些,我一个男子要这发钗能有什么用处?”
    “往后也不可能会喜欢了。”长星摇头,“这钗子你自己收着,或是送给哪个姑娘,就算是丢了都好,总不要让我再见着它便好。”
    听到这儿,萧途也只能有些无奈的应下,心里还止不住嘀咕着女子的心思果真是难以揣摩,明明方才还喜欢得不行的物件,不过片刻就厌弃了,实在让人想不明白。
    长星的心里却一直想着方才的事,其实她也有几分不敢相信那人竟会是周景和。
    如今的他可是大周的君主,作为一国之君,怎么能这样随意的离了上京,来到这万里之外的青州来呢?
    可若不是他,便也就无法解释他那张生得与周景和一模一样的脸以及他刻意做出来的亲昵举动了。
    这样想来,应当确实是他无疑了。
    算起来不过短短半月,他不仅仅知晓长星并非真的在那一场大火中丢了命,还找寻到了躲在青州的她。
    这样说来,那日在观羽殿发生的事儿,周景和应当已经知晓真相了。
    那……孟小姐呢?
    当初孟娉瑶说要帮她离开之时,长星也曾有过迟疑,也想过若是事情败露,是否会牵连到孟娉瑶的身上。
    可孟娉瑶却道以从前孟家之势,能很好将此事办妥,让她安心等着离开便是。
    她实在太想离开,欣妃送给她的木盒子已经被她摩挲得连尖锐的边角都变得光滑,她知道只有孟娉瑶能帮她这一回,若是拒绝,往后便再也没了这种机会。
    所以到底还是在孟娉瑶的劝说之中动了心。
    可如今想来,周景和若是知道真相,也不知到底会如何对待她……
    想到这儿,长星的心里越发揪了起来。
    这天回了萧府之后,长星便连着两日不曾出门。
    萧途来找了她几回,她也只说是这两日折腾得累了,没了出去逛的兴致。
    其实是因为她心里害怕,周景和说的那几句因含深意的话,让她每每想起来都极为不安,她不知道周景和到底要做些什么,所以便下意识的想躲着,总以为能躲过去。
    萧途实在没了法子,便在赏菊宴的前一日直接送了一个银质的首饰盒过来,长星接过这盒子打开便瞧见了里边满满当当的装了一箱子各种首饰,她睁大眼睛道:“你这莫不是将整个鸣涧坊都搬空了吧?”
    萧途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在道:“我瞧着这些样式带在你头上应当都好看,不知不觉就都买下来了。”
    长星哑然,“这会儿你倒是大方了,看来银子和面子,到底还是面子更重要些。”
    萧途也没反驳,只是有些心不在焉道:“明日的赏菊宴,你会与我同去吧。”
    “放心吧。”长星叹了口气,“既然答应了,我自然不会食言。”
    她虽然心里依旧恐惧,生怕一出门便会再遇上周景和,可她到底不可能日日缩在房中不出去,况且周景和既然都已经追到青州来了,她便是真的日日躲在房中,怕也是无用。
    像他那样的人,不管是想做什么,还是想得到什么,都是易事。
    萧途见她答应,点头道:“这两日见你精神都不太好,就算借着明日的赏菊宴散散心也好。”
    长星知道他是担心自己,便又点头应着,萧途方才安心离开。
    孙府许久不曾这样热闹过了。
    孙瑾芸为了今日的赏菊宴费了不少心思,提前两日便在整个青州最好的铺子订好了吃食,也准备了不易醉人的菊花酒。
    不过既然是赏菊宴,最重要的自然是菊了。
    孙瑾芸几乎将整个青州能搜罗来的菊花品种都搜罗了过来,甚至还弄来几株奉川独有的品种,听说那菊花竟是墨色,就连孙瑾芸也是极为惊奇,自然是费了大价钱买了下来。
    这会儿孙府的后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菊花,远远望去金灿灿的一片,走得近些便能瞧见其中星星点点夹杂着许多旁的颜色,不过最为惹眼的还是那株墨色的菊花,不管是谁瞧见了都是啧啧称奇。
    长星与萧途过来的时候,孙府应邀而来的公子小姐已是大多到了。
    倒不是他们来得晚,而是旁的公子小姐愿意来捧孙府的场,所以一早便过来了。
    刚到孙府后院,长星就被这儿摆满的的菊花给吸引了目光,虽说她是在皇宫中待过的,天底下的奇珍应当都无法与宫中相较,可宫中御花园多是牡丹芍药之类,再添了些别的花作陪衬之用,菊花也有,只是并不多。
    所以长星算是头一回见到着堆满园子的菊花。
    而萧途却将目光放在了孙瑾芸身边的唐宗身上,这才明白孙瑾芸那位心上人到底是谁。
    而孙瑾芸与唐宗二人倒也并不曾避讳什么,在青州虽说他们一个个都被人恭敬称为公子小姐,可到底与寻常世家公子小姐不同,他们不过是商户子女,有些繁复的规矩倒不会看得太重。
    孙瑾芸见萧途还当真带着他那妹妹前来,便笑意盈盈的走过来道:“这便是萧公子的妹妹吧,确实是个难得的佳人。”
    萧途轻哼一声,伸手揽过长星的肩膀道:“若说是妹妹,不如说是情妹妹,长星是我的心上人,她初来青州,不通这儿的风土人情,还望待会儿孙小姐能多照料。”
    长星被他揽着肩膀贴近他的身子,虽然觉得有几分不自在,可她也还记得今日自己与萧途一同过来的目的,也只能忍下。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086/182124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