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历史军事 > 宫女出逃以后 > 宫女出逃以后 第55节

宫女出逃以后 第55节

推荐阅读:千亿小房东[年代]世上最后一个母系神祇穿书七零,成了首富的早死原配郁金堂他有九分烈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妃深渊注视我成了七零年代女中医[快穿]宿主总在修罗场中装可怜今天沙雕学长弯了吗

    说着,正要带着底下将士出去瞧瞧是何人生事,却见一道冷箭直直朝着魏清嘉的方向射了过来,魏清嘉侧身避开,再抬眼便见有人气定神闲的踱步进来。
    周遭的将士瞧清楚了那人的模样面上都不由得露出惊恐神色来。
    连长星也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那人不是旁人,正是魏清嘉笃定早已命丧黄泉的周景和。
    而他身后跟着的大周将士很快将那些北岐士兵团团围住,人数的碾压让那些北岐士兵皆是不敢轻举妄动。
    第57章
    ◎“等回了宫,朕给你个位分。”◎
    魏清嘉见此景象, 下意识的将长星护在自己身后,又仔细打量着眼前人,有几分不敢相信道:“你真的是周景和?”
    即便人已经活生生的站在了眼前, 可他依旧有些不愿意相信那个他亲眼瞧见已是死去的人能毫发无伤的活过来。
    周景和闻言不由嘲讽一笑,“可惜朕还活着,倒是让北岐的魏将军失望了。”
    魏清嘉听出他语气中嘲讽意味,脸色微微一变道:“你早就识破我们的计策了?”
    周景和摩挲着手中剑柄, 大发慈悲的替他解惑道:“清芜这条命都是朕给的,你觉得她真会因为你们的三言两语, 便生了背叛的念头吗?”
    魏清嘉思绪恍然清明,他苦笑着连连说了几个“原来如此”,又道:“不曾想我如此谨慎,竟还是着了你的道。”
    不是周景和提前识破他与周景文的计策,而是他与周景文中了周景和提前设下的陷阱, 所谓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过是周景和特意为之的安排。
    周景和却已是将目光放到依旧躲避在魏清嘉身后的长星身上,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景象于他而言实在刺眼。
    他不由得皱眉,“长星, 过来。”
    长星闻言,只是依旧用提防的目光看着他, 并未有任何要舍下魏清嘉的意思。
    见此,周景和不由得捏紧了手中剑柄,面色微寒道:“你想陪着他去死吗?”
    四周在这一瞬噤若寒蝉, 只能听见细碎的风吹动挂在营帐上的红绸发出的细微响动。
    长星压下心头的恐惧, 声音很轻却也很坚定道:“我们是夫妻。”
    这一回, 他们拜了天地, 所以她可以名正言顺的这样说了。
    魏清嘉闻言,不由得攥紧了长星的手,眼中的不甘却还是极为明显。
    “好,好……”周景和气极反笑,抬手指着魏清嘉道:“魏将军,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如何?”
    说着他将手中长剑丢了过去,魏清嘉下意识接住便听他道:“杀了你身边这个女人,朕给你一条活路。”
    魏清嘉猛地抬头看着周景和,显然有几分不敢相信他竟会这样说。
    而周景和察觉他的目光,冷笑道:“你若不信,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魏清嘉闻言,握住那柄剑的手不由得有些发颤。
    他明白周景和的意思,知晓周景和的话未必可信,可若是他不动手,便不可能有活路,若是动手,便有一线生机。
    他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只是他太不甘心了。
    若是周景和已经死了,魏家的血海深仇已经报了,那让他去死,他自然甘之如饴。
    可没有。
    他在北岐受了那样多的苦楚,不是为了这般狼狈不堪的死在周景和的脚下的。
    长星原本听到周景和的话,心里只觉得可笑,当初在宫中魏清嘉舍下了她,那是因为他身后还有魏家族人,可如今,周景和只是用他的性命要挟,魏清嘉从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怎会因为这种威胁而生了害她的心思?
    可她不曾想到魏清嘉在听了周景和的话之后,竟没有开口拒绝,反而是握紧了他递过来的兵刃。
    长星不敢相信的看向身侧的人,她自然知道魏清嘉这一年间经历了这样许多,心性与从前不同也是正常,可不管他变成何种模样,总不该……
    “长星。”魏清嘉苦笑道:“我又要让你失望了。”
    此话一出,长星便已知晓他的选择,她失望透顶道:“你要拿这条命,去赌他手中那一线生机吗?”
    “长星,我没办法。”他神色极为痛苦,却又好似下定了决心道:“长星,黄泉路上,你且先等一等我,等我了结了一切,定来向你赔罪。”
    长星不再言语,只缓缓闭眼,等着他动手。
    她眼角虽有泪珠落下,可心中其实并未对魏清嘉生出怨恨来,因为她知晓是何人将他们二人逼入如此绝境当中的。
    剑出鞘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显得无比清晰,她指尖收紧,生死之际,即便表现得多么淡然,也总还是掩不住心头恐惧。
    可片刻之后,预想中的疼痛感却并未出现,她反而听到刀剑落地的清脆声响,长星下意识睁眼,瞧见的竟是魏清嘉心口出扎入了一支冷箭,鲜血正汩汩的往外流,而周景和身后拿着弓箭的元尧方才将弓箭收起。
    四周依旧寂静无声,周景和神色也不曾有什么变化,显然这才是他真正的安排。
    长星仓皇无措的看着这一切,她想伸手去搀扶魏清嘉,想央求魏清嘉再坚持坚持,想为他去寻一位大夫,可不过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就已经被周景和拽住手腕,拉扯到了奄奄一息的魏清嘉面前。
    他似笑非笑道:“他要杀了你,朕替你杀了他,是朕救了你,你不感激朕吗?”
    长星头一回听到这样可笑的逻辑。
    明明是他逼着魏清嘉动的手,如今却成了魏清嘉一人的过错。
    而他,反倒成了她的恩人。
    那一箭直直的射入了魏清嘉的心口,显然本来就是冲着要了他这条命而去,此时的魏清嘉虽说已濒临死去,可却也明白自己这回是被周景和戏耍了一通。
    他强忍着周身剧痛,神色怨毒的想去拽周景和的衣角,可还没来得及碰到周景和,便被元尧抽刀斩断了臂膀。
    魏清嘉重重的倒下,终于是不甘的没了气息。
    长星眼睁睁看着这般景象在眼前发生,她初时只是有些茫然无措的看着这一切,等回过神才感受到那如同千万根银针刺入骨髓般的痛感,她哭喊着竭力想从周景和手中挣脱,一遍遍唤着魏清嘉的名字。
    周景和却反手将她拉入怀中让她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得。
    “他方才舍弃了你,他想杀了你。”周景和似乎并不能理解长星此刻的痛苦,他有些困惑不解道:“朕已经让你认清了他的真面目,你为何还为他难过?”
    长星被他死死桎梏在怀中,终于是没了挣扎的力气,她听着周景和的问题,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她冷笑着嘲讽道:“你帮我,我何须你帮我?”
    “他不过是个凡人,不过是怨恨你,不过是想报仇,不过是想活下去,若不是你苦苦相逼,他何至于步步沦落至此?”
    长星抬眸看向他,她眼角还留着湿漉漉的泪痕,却并不显得楚楚可怜,反而带着触目惊心的怨恨。
    周景和眸色微寒,心中窜起一股无名的怒火,他冷哼一声,而后直接将怀中人拦腰抱起,长星意识到不对,却也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任由他将她抱着往营帐里间走去。
    而外边将士看到这般景象,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放在元尧身上,元尧迟疑了片刻,还是吩咐道:“先将这些北岐人带下去关押起来。”
    那些将士闻言都如蒙大赦,连声应着将那些北岐人与几具没了气息的尸身带了下去,元尧走在最后,还顺手将营帐的帘子揭下,将满室旖旎关在了里头。
    营帐里,鲜红的嫁衣凌乱的被丢弃在地下,床上,少女被压在榻上近乎宣泄的予索予求,或许因为并非是第一回 了,长星虽然依旧屈辱,可却从那些屈辱中找寻到了几分怪异的平静。
    她甚至能在这种时候抬眼去瞧一瞧这满室红妆,能记起这里的每一分装饰都是为了她与魏清嘉的婚事。
    今日本该是她与魏清嘉的大喜之日。
    她想到这儿,原本以为自己会落下泪来,可眼中却只是干涩的发疼,她缓缓闭上眼睛,头一回觉得自己或许真应该认命了。
    还未至夜晚,外间天色却先沉沉的阴郁了下来,青州少有这种阴晴不定的时候,午间还是明媚的阳光,这会儿却已经有下暴雨的先兆。
    不知过了多久,外边淅淅沥沥下起的雨开始被风裹挟着往营帐的缝隙里面钻,丝丝缕缕的凉意若有似无的洒在长星的脸,长星迷糊间睁开眼睛,立在床榻前的那人已经穿戴齐整,那身墨色的锦袍上瞧不出一丝褶皱痕迹。
    而她却依旧狼狈的躺在凌乱的被褥中,散落的乌发若有似无的将她身上暧昧处的青紫痕迹掩盖,周景和垂眸看向她,片刻后又很快移开目光,亦是将眸中欲色掩盖,他开口道:“底下人熬了汤,你趁热喝。”
    长星这才瞧见放在床榻边案几上的那碗还冒着热气的汤,她很快明白过来,并未迟疑的将那碗汤端起,一饮而尽。
    她本就不想怀上周景和的孩子,这一碗汤药是让周景和安心,亦是让她自己安心。
    温热的汤药下肚,倒是和上回在宫中喝的味道有些不同,不过长星只是囫囵咽下,也不曾多想。
    见她将那碗汤药喝下,周景和方才背过身去,声音沙哑道:“等回了宫,朕给你个位分。”
    他这样说,并非是想要听她的想法,而只是告诉她罢了。
    至于她是否愿意,已经左右不了什么。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还是在说完之后抬腿出去,显然并不想听到长星的答复。
    第58章
    ◎我苦心想得到的,不过是他们弃如敝履的◎
    上京。
    周景文刚得知周景和活着回来的消息便不由得失手打落了手中茶杯, 他一脸惊惧道:“怎么可能?魏清嘉不是说他亲眼看到周景和死了吗?”
    底下人亦是神色慌张道:“刚从青州传来的消息,那魏将军留在青州的北岐军队已经被周景和把控住了,恐怕很快……”
    底下人说到这儿, 看见周景文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却也是不敢再继续把话继续说下去了。
    “魏清嘉这个废物!”周景文满面怒气道:“本王早就说过只要没见着尸体,那就不能松懈,他还说什么亲眼见到人已经死了, 如今怎么着,死了的人不还是又活过来了!”
    说着, 他发泄般的将桌面上的茶盏尽数扫落在地,瓷器摔碎发出的清脆声响却并没有让他心里稍稍舒畅,反而让他越发烦躁。
    底下人见了这番景象虽说已是被吓得浑身发颤,可还是鼓足勇气劝道:“殿下,消息既然已经传回了上京, 那周景和恐怕也早知道了咱们做的事,定是不会放过您的,不如趁他还没来得及对您动手,快些离开吧!”
    周景文闻言,不由得捏紧拳头, 他虽说不甘心就此离开,可也知晓已经别无他选, 便咬牙道:“安排人收拾东西备好车马,另外,将清水院的人带上。”
    底下人稍稍松了口气, 又恭敬应道:“是。”
    而后才匆忙去安排。
    事情紧急, 下面人动作自然也快, 不消多时就已是将金银细软连着一些重要物件收拾好, 马车也很快备下,只是去往清水院的人却脸色苍白的前来禀告,说是清水院的人不见了。
    周景文原本就等得心神不宁,如今听到底下人这样禀告,脸色顿时更是难看,“好端端的人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了?快去找啊!”
    “已经寻遍了整个王府,可还是不见……”底下人见他发怒,只得战战兢兢的解释。
    “王府找不着人,那就去外头找,还要本王教你们该怎么做吗?”周景文眼里已经有了杀意。
    底下人慌忙跪倒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劝道:“可是殿下,咱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若是等到那周景和回来恐怕就走不了了,不如咱们先走,至于清芜姑娘,咱们留些人暗中查探,等找着了人,再带来见您便是。”
    这其实算是不错的法子,可周景文却拒绝得果断,“不行,清芜背叛了周景和,若是将她留下万一让她落入到周景和手中,周景和定然是不会放过她。”
    说到这儿,周景文又如同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口道:“是了,她最喜欢的便是望江楼的五味杏酥鹅,今早醒来时还与本王说想吃,现下说不定在望江楼,你们快些带人去一趟望江楼!”
    底下人只得应下,可却还来不及退下便见有皇城守卫闯入康王府中,更是将周景文团团围住。
    见此景象,周景文虽说明白到底是何缘故,可还是尽可能冷静质问道:“尔等擅闯本王王府,不知是何人的命令?”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086/182125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