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历史军事 > 宫女出逃以后 > 宫女出逃以后 第60节

宫女出逃以后 第60节

推荐阅读:一号战尊冬天里小圆满(1v2 h)韩娱之黄暴社不爱不行(BL)穿成死对头的性爱处理器今天也请杀掉我?【纯G无肉】6334逢冬候雪来(兄妹 1v1 )恶女自有恶人收[穿书1v1]辛夷

    他们从前也曾听说过一些传闻,说什么陛下对敏美人痴心一片,许下一生一生一双人的诺言,所以为她空悬后宫之类。
    这些话他们初时或许不信,可后边看陛下对待敏美人确实很好,不管是宫女爬床还是朝臣提议选秀都被他一一拒绝。
    敏美人怀孕三月,后宫中却不曾添过一位新人。
    所以他们对这传闻也不觉信了几分,却是到了今日方才知晓,原来这陛下与敏美人之间还有另一名男子的身影。
    那人便是魏清嘉。
    而那魏清嘉又早便死于陛下之手。
    在宫里呆的时日久一些的,譬如谢太医为首的几位在宫中呆了十几年之久的老太医自然知晓魏清嘉是哪位人物,稍稍思忖,便也能想起当初先帝将一名宫女赐婚给那会儿还是尚书嫡子的魏清嘉之事,毕竟当初那一桩事也轰动一时。
    这满屋子的宫人虽然借此机会知晓了不少皇室密辛,可此刻他们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们心里都很是清楚,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而那小太监受了元尧的叮嘱,便面色严肃的低头看向依旧跪在那儿的宫人与太医道:“诸位方才应当也都听见了些不当听见的东西,这宫中的规矩,许多事知道了反而比不知道要更糟,所以还请诸位管住自个的这张嘴,不管方才听到什么都当作不曾听见。”
    “否则,这后果会是如何,想来诸位的心里也是有数的。”
    听了这小太监的话,那些个跪在地上的宫人太医不敢迟疑,一个个的都连声应下。
    见此,小太监才放心的让他们离开了。
    话已经同他们说个明白,若是日后真的出了什么岔子,在场那些,怕是一个都躲不过去。
    这其中轻重,他们自个也能掂量个明白。
    等那些人尽数退了下去,小太监才向着长星恭敬行了礼,而后道了声告退,见长星点头,方才退了下去。
    长秋殿便像往常一样只剩下长星与一贯贴身伺候着的绿玉。
    到了这会儿,绿玉便也不曾再掩饰什么了,她有几分随意的起身冷笑道:“若是你以为今日你帮我扛下了这一桩罪名,我便会因此对你感恩戴德,那你便想错了!”
    长星有些疲惫的看向她,缓缓道:“绿玉,咱们从前在小姐身边伺候时关系一向不错,你如今这般做,可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你也配提小姐?”绿玉听她这话却更是满面怒容,“若不是你,小姐怎会就这般去了?你若是真逃出宫,便再不回来也就罢了,可你偏偏回来了,还成了陛下的宠妃,如此种种,你就不觉得愧对小姐吗?”
    第64章
    ◎他恰好瞧见那张与长星像极了的面容。◎
    长星一直以为绿玉性子大变是因为她这段时日经历了许多, 她与孟娉瑶之间的感情并不只是如同寻常主子与奴仆一般。
    所以孟娉瑶出了事,她便也变得沉默寡言。
    而到了今日,她方才知晓绿玉心头对她竟有这样许多的怨言。
    她看着眼前人, 轻叹道:“可你与我说,小姐是病逝的,又为何……”
    “小姐是病逝的。”绿玉倒也不曾否认,只是恨恨的看着长星继续道:“可观羽殿起火的前几日, 小姐的病情明明已经有所好转,若不是那日的大火让小姐受了惊吓, 小姐又怎么会病情加重,后面苦苦熬着,可依旧不到半月便去了!”
    “你要逃出宫去便逃出宫去,可偏偏在观羽殿折腾那么一回,从前你也不曾承认过你与陛下有什么过往, 很多事儿你说没有,小姐心地良善便也都相信了你,谁曾想却被你害得生生丢了命?”
    孟娉瑶情况最为糟糕的时候,绿玉不眠不休的在她床前伺候了几天几夜,可到了最后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人没了生息。
    周景和依着孟娉瑶的意思安排人要将她送出宫去, 可她却反而给自己求了恩典,说外头已经没了牵挂的人, 不如留在宫中,在观羽殿也好,常庆殿也罢, 能做个洒扫宫女都是好的。
    周景和见她忠心一片, 所求亦不过是一桩小事, 便应下了。
    原本她是真不知晓长星还活着的。
    孟娉瑶一直不曾将当初的安排告知于她, 她便一门心思以为长星死在了观羽殿的那场大火中。
    直至几个月后,敏美人回宫,她洒扫宫室时意外听宫人说起那位敏美人的模样,听着总觉得有些熟悉,后边偶然在宫道遇过长星的轿辇一回,才真正确定了长星根本没死在观羽殿的那场大火中,反而是接着那场大火离开了皇宫,如今再度回宫,却又成了陛下的宠妃。
    想通其中来龙去脉的绿玉自然满腹怨恨,她一遍遍回忆着当初孟娉瑶所受的苦楚,发誓不能让长星好过。
    于是方才有了后边亲自去求周景和,希望能调来长秋殿做事。
    她从前与长星关系还算不错,这种请求自是理所应当,所以一切便水到渠成。
    听绿玉说到这份上,长星才算是明白她这心头的恨到底是从何而来了。
    长星忍着腹中坠痛缓缓起身看向她道:“当初观羽殿的事,并非如何你所想。”
    “并非我所想?”绿玉嘲讽道:“那我便听一听你又是想要如何编造谎话来解释,就像当初欺骗小姐一样!”
    长星叹了口气道:“绿玉,我与陛下之事我确实有所隐瞒,可离开皇宫的事,却是小姐主动说要帮我的,况且那时,我也并不曾想过再回来……”
    绿玉抬了抬下巴,有些不屑道:“你说的这些我一个字也不会信。”
    长星张了张嘴,还想要再解释些别的,却因为腹中坠痛而脸色惨白的蜷曲在床榻上。
    “落胎都是这样疼的。”绿玉面上瞧不出来有分毫同情,她一边往外头走去一边道:“你不是原本就不想要这腹中孩子吗?你若是凭着自己想弄到这两味药材还真有些难办,如今我帮你将这事了了,哪里算是报复,这不是帮了你的忙吗?”
    “至于你所受的这些痛楚,又如何有小姐当初所承受的万中之一?也该你受着的!”
    话音落下,她便要踏出殿门,长星见她的身影渐渐模糊,才强忍剧痛断断续续道:“当初帮我离开皇宫之人,我曾……曾听小姐提过,那人是宫中侍卫副统领,曾受过……受过孟家恩惠……”
    长星的话还不曾说完,绿玉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殿门处,那几句话也不知她到底是否听到。
    周景和在长秋殿所言,或许是无人敢随意传闻出去,可周景和在长秋殿发了一通脾气,最终拂袖离开之事,却是瞒不住的。
    不过半日,这样的消息便已经传得满宫皆是。
    有不少人都揣测着,说这位敏美人将陛下得罪了个彻底,大约是要失了孩子又失了圣宠,这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但也有人觉得这不过是一时之事,过几日等陛下心头的火气消了,那敏美人再主动认个错,这事儿便能翻篇了。
    毕竟前些日子陛下对这位敏美人是何等宠爱也是他们这些人都看在眼里的。
    而此时,周景和已是连着三日不曾踏足过长秋殿了。
    白日里,他依旧与平常无异,将国事处理得井井有条,除了脾气比从前差了几分,也找不出区别来了。
    只是入夜之后却多了饮酒的爱好。
    连着几日都是饮了两坛子烈酒方才睡下。
    他原来并非是爱酒的性子,酒量也并不算好,就算在朝臣宴席上也只浅饮几杯,可这几日夜里却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的喝着。
    元尧在旁边瞧着,也看不出来他这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
    一国君主为了一个女子买醉的事若是传出去显然也并不是什么好名声,所以这事儿即便周景和不特意吩咐,元尧也一早便提醒了在文庆殿做事的宫人,让他们最好将眼睛和耳朵都闭上,文庆殿里边的事,一个字也不许往外面透露。
    在文庆殿里做事的宫人自然也都明白这道理,就算元尧不提醒,他们为了自个与家人的脑袋,都会管住那张嘴。
    只是这文庆殿里伺候笔墨的,每日洒扫的,端茶倒水的宫人算起来并不少,这其中有个生了别的心思的宫女也是正常。
    其中负责殿前洒扫的宫女乐容便算是一个。
    乐容原本并不是承文殿的宫人,而是绣房做事的绣娘,她的针线活做得虽不算多好,可却是个嘴甜会来事的,原本绣房的沈嬷嬷见她生得过于貌美,心中还有几分不喜。
    毕竟在宫中不比他处,生了这种样貌不仅没什么好处,反而还容易招来祸事,可这乐容偏偏日日缠在沈嬷嬷身边,哄得沈嬷嬷眉开眼笑的,久而久之虽不至于多喜欢这个宫女,至少对她也生不出什么讨厌的心思来了。
    而这乐容液不仅仅讨好着绣房的沈嬷嬷,来往的其他宫人也与她相处得极好,后来她起了往上攀的心思,便求了人帮忙要调到承文殿去。
    周景和一向没有让宫女身边伺候的习惯,所以这乐容即便调到承文殿来,能干的也不过是一些粗活。
    而这乐容虽刺绣的本事不怎么样,可凭着她讨好人的本事,也早就在绣房站稳了脚跟,绣房的沈嬷嬷已经差不多到了该出宫养老的年纪,见乐容左右逢源,很是聪敏,甚至有让乐容接下她手中差事的念头。
    听闻她动了去承文殿做事的心思,沈嬷嬷在宫中呆了那么多年,怎么会看不出她这小丫头的心思,便将她拉到一旁劝道:“我知道你心里的盘算,可想爬到主子的位置哪里有这么容易?不如好生在绣房里呆着,再过两年等我出了宫,就举荐你做我如今的位置岂不安稳?”
    可乐容听了这话却想也不想便摇了头,“嬷嬷,我知你一心为我考虑,可我便是接了您的位置,在这条路上做到头了,也还不过是个奴婢而已,见了主子,依旧要卑躬屈膝,我入宫来,可不是想着做一辈子奴婢的。”
    沈嬷嬷被她的话噎住,好半晌才道:“前边那些个有你这心思的宫女是怎么丢了命的,难道你都不知……”
    沈嬷嬷的话还不曾说完,却被乐容打断,“那不过是她们没脑子,将陛下当作寻常男子来看待,以为只要脱了衣裳往榻上躺,便能如愿以偿,自然是什么也得不到却连命都丢了,可我不同,嬷嬷,你等着瞧便好了,那敏美人也不是什么高贵的出身,她能办成的事儿,我也定能做到!”
    见她将话说到这份上,沈嬷嬷便也不再劝她。
    所谓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沈嬷嬷心里明白,乐容已经是打定主意要谋算这些,若是自己再阻拦,恐怕到头来她还会对自己生出怨恨的心思来,觉得自己不想让她好。
    就这样,乐容托了关系,从绣房调到了文庆殿来。
    她确实与之前那些个自荐枕席的宫女很是不同。
    她很擅长等待时机。
    在还不曾找寻到时机的时候,她只默默在文庆殿做着打扫的事,穿着打扮也都与寻常宫女一样,不曾刻意打扮做过吸引旁人注意的事。
    时间久了,沈嬷嬷不曾再听到过有关于乐容的消息,还以为她已经熄了那种心思,但她不过依旧在等着时机。
    这几日周景和都在文庆殿借酒消愁的事旁人或许不知,可她作为在文庆殿做事的宫人自然知晓。
    她虽不清楚周景和与长星二人之间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也能凭借着如今发生的这些事儿猜到几分。
    这回的机会,便是她一直在等着的时机。
    等入了夜,她便按着长星的模样施了淡淡的脂粉,将原本略微有些上扬的眉眼往下压了压,又将稍厚的嘴唇用脂粉改了改……
    一番折腾之后,她那原本与长星全然没有半分相似的面容,眉眼瞧着竟与长星有了四五分的相似,若是到了夜里,更能像个六七分。
    乐容对着铜镜照了照,显然已经很是满意。
    再等天色稍稍暗些,她才掐着时机借着承文殿洒扫宫人的身份混了进去。
    这会儿周景和方才将一坛子酒饮完,正要打开另一坛子酒,却见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
    他下意识抬头,恰好瞧见那张与长星像极了的面容。
    第65章
    ◎容美人◎
    见周景和在抬眼看见自己的时候愣住, 乐容心中一喜,轻轻贴近他的身体道:“陛下,酒喝多了伤身……”
    周景和的眼睛微微眯起, 在忽明忽暗的灯火下,乐容这张脸真的与长星极为相似。
    可周景和还是在伸手触碰到她的脖颈之后用了力气,便将她掐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乐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周景和这是否是已经发觉她真实面目便已经被他骤然掐住了脖子,只能哀声唤道:“陛下, 陛下……”
    周景和的手却越收越紧,眼里好似隐含着滔天的怒火, 他讽刺道:“哪怕是已经烧焦了的尸身,朕也能一眼辨出到底是不是她,你以为凭着你这张涂脂抹粉的脸,就能骗得了朕?”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086/182125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