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谁在渴求 > 尾随未遂,被你反手压制的公司同期(1)

尾随未遂,被你反手压制的公司同期(1)

推荐阅读:她的猫猫男Omega反派的猫主子又在作妖小说he结局后女配开始反抗香樟少年新婚札记穿进男频文里当万人迷[快穿]失落银河春山黛穿到三国,丞相大人请用膳我也不想拿师尊证道的

    每天下班之后,你都会去居酒屋喝个痛快,毕竟人在职场总是受气,你也不喜欢把每天的怨气累积起来,全都放在同一天发泄。
    所以你选择当天的不爽当天发泄掉。
    喝酒便是其中的一个发泄渠道。
    也许有很多人都不理解,但你并不需要理解,就像你独自一人跑来陌生的大城市。偏偏不按照母父的安排,继承家里的武馆。
    凭借着你的刻苦努力,终于在这里读完大学,又找到一份薪资不错的工作。时不时收到母父的消息,你也偶尔的放平心态,减少和她们的争吵。
    这样的日子在你看来十分平稳,而且很让你满意。这是你选择的生活,你成功按照自己的计划走着生命的每一步。这种满足感是什么都无法代替的。
    但是最近有些奇怪,你总感觉有人尾随你。虽然你并不认为自己对上歹徒或者穷凶恶极的人必然落于下乘,但多少还是会担心的。
    今天周五,你下班后先回家一趟,确定这段路没有人尾随。
    但在你去居酒屋的路上,很明显的,那位不合格的尾随者出现了。你假装没有注意到被人尾随,但当你到达居酒屋开始今晚的牛饮的时候,他也没敢出现。只是跟在你身后。
    你很奇怪,于是今天刻意在居酒屋多待了半个钟。和你的习惯不符。
    实际上你自己也十分不习惯打破习惯,你很喜欢十点钟回到家的感觉,这个时间点,你可以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不过,只要能揪出偷偷跟踪你的人,一时的打破习惯也不是不能接受。
    跟你想的一样,你很明显的感觉到那个偷偷尾随你的人开始沉不住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演出来的醉意太逼真,总之,他主动拉近了和你的距离。
    那并不是一个很适合尾随的距离。
    在到达公寓楼的最后一段街道拐角,你假装醉过头,停下摇摇晃晃的脚步,扶住了墙壁。
    听着身后急切起来的脚步声,你埋头勾了勾嘴角。
    在来人靠近的时候,立马反手将他掀翻在地,单膝跪在他的脊柱,单手将他双手反剪。另一只手则掀开他的连帽衫的帽子,探寻出被他隐藏的脸。
    在扒下口罩的那一刻,你心中的怀疑成了真。
    “真的是你。星野新,你为什么跟着我?”
    之前只是隐约怀疑,没想到尾随男真的是你公司的同期。
    你的部门和他所在的部门的确有所交集,但你和他可是丝毫的交集都没有的。
    至于你这个重度脸盲为什么会认得他。自然是因为,他和你心水的偶像长得很像,像到你都怀疑他是你偶像的弟弟。
    实际上你的怀疑也不无道理,你曾经有看到相关的报道,偶像在采访中提及过一次他的弟弟。虽然没有人知道他的弟弟长什么样,以及他的名字,但确实是存在的,这么一个人。
    他自然不知道这一点,只是觉得被你压制的动作很丢人。
    可他感受着被你触摸的感觉,身体却突然起了反应。毕竟,那是他长久渴求而不可得的。
    和你的距离能被拉近到这种程度,是他无法想象到的。
    “我没有跟着你。”
    这个时候肯定要否认,毕竟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太对的。
    “哈?”
    你还以为他长得乖乖,性格也软软,结果谎话张口就来。果然和你的偶像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啊。
    “我说,有些屁话可以不用说了吧。我又不是傻子,你跟着我有段时间了吧?老实回答,为什么要跟着我?”
    他还在想着如何回答你,一时不察,被你双手拎着领口站起来。之后你将他往墙上一推,一条腿叉进他的双腿之间,将他围在两只手之间。
    “看着我!”
    “再说一句谎话,就宰了你哦。”
    虽然你没有随身携带菜刀的习惯,但你的包里长时间放着一把匕首。
    于是你将匕首放在他面前晃了几下,让你的话不像是开玩笑。
    说实话,看到你们现在的姿势,谁还能分辨出你才是受害者啊?
    “上杉小姐,我喜欢你。”
    “哈?”
    虽然你并不是很在意自己是否真的有性吸引力这件事,但是没可能的吧。
    像你这种,和他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人,怎么会被对方喜欢上。
    你也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毕竟你偶尔也会打扮一下。只是在公司的话,你都尽可能低调,并且让自己普通无趣来逃避联谊之类的聚会。
    他好像也明白你的疑虑,不过没有急着向你解释。
    “上杉小姐,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
    嗯?他说话的跨度是不是有点大,这是已经默认你接受他的告白了吗?
    “我说,你……”
    话没说完,就被身体恢复自由的他笑着亲上来。
    动作看起来很迅速,但吻技倒是生疏。
    黑暗的地方看不清脸,但你恶趣味地回应他,就看见他的动作立马僵住,显然是害羞了。
    “律不讨厌我吧?你都给我回应了,肯定是不讨厌我的吧?”
    “我就知道,律这么温柔,怎么会真的讨厌我。那律准备什么时候喜欢我呢?”
    他的语调太明快,笑起来又是没有烦恼的小孩样。很奇怪。
    不是?
    这人,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哪怕他顶着一张和你偶像九分相似的脸,也不能做出这么……奇怪的事情吧!
    “等等,你……再怎么说,你这么自来熟也太奇怪了点吧!你说你喜欢我?可是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吧?”
    而且,你也没有同意他喊你的名字吧。
    “律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明明认识很久了哦。而且你不也一直留着我的照片吗?就在你的手机里面。”
    你一头雾水,他说出的每个字你都明白,放一起怎么就不理解了呢?
    说起照片,你从来没给任何人看过手机,他怎么会这么说?难道是指你设置的屏保吗?那张让你一眼入坑的偶像的照片,是你一个人珍藏的秘密。
    “你说什么啊?”
    他自然地拿过你的手机,点了两下屏幕,被点亮的屏幕露出几乎和他完全吻合的脸。他将手机放在脸旁边,将两张脸对着你,让你分辨。
    “这就是我的照片啊!”
    啊?
    这怎么会是他的照片呢?
    明明是你花了一个汉堡的钱在你的摄影师朋友那里买来的独家照片,她向你保证过不留底片,这是只专属于你的照片。
    这张照片正是朋友在给你的偶像拍照片时偶然拍下的,当时让你帮她挑照片,你才看上了他。
    怎么说,这张照片也不可能是他吧?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这是你的照片?”
    你当然要问清楚了,毕竟刚刚他的脸和照片的对比,让你不得不相信他说的话。虽然你心里还是存疑。
    “这个嘛,你请我去你家坐坐,我就老老实实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怎么样?”
    得寸进尺!
    你从没见过这么得寸进尺的人,而且真的是步步紧逼,你都怀疑他是不是早就想好要这么做了。
    除了同意,你还能怎么做呢?
    你对自己的武力值很是自信,自然不怕引狼入室,只怕他还是不愿意说出实话。不过,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对付他。
    “你的家看起来好整洁啊!虽然有点小,但是布置让人感觉很整齐,特别干净。和你的外表不太像呢。”
    真是抱歉啊,我长相这么阴湿,家里却有强迫症似的搞得这么干净。你这么想着,如果不是强忍着,你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坐下来,好好解释吧。”
    你指着沙发,示意他坐下来谈话。
    可他却对你家的两个单人沙发有些疑问。
    “我比较喜欢单人沙发的舒适性不行么?而且,这里一个单人沙发的价格也足够买一个比较好的长沙发了。我是一个很看重舒适性的人好吧。”
    他显然接受了你的这个理由,听起来并不像是胡乱说的。
    “那我可以先告诉你,这张照片的事情。”
    “我们是同一个高中的,虽然你完全不记得也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始终都注视着你。也一直都留意着你的动向。自然也知道你的朋友。”
    “是我让哥哥请她帮忙拍照的。而且,又正好选在你休息的那天,让你也跟着她一起去。虽然事情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顺利,我没能跟你见上面。但是那张照片,你朋友特意给我看过,因为她觉得那张照片拍得十分完美。”
    “当时我没有同意她留下这张照片,但我偷偷让她把原本想要删除的底片发给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总觉得这张照片很重要。所以我留下了这张照片。”
    “没想到,你会这么喜欢这张照片,在不小心看到你的屏保的时候,我还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正是因为知道了你的心意,所以我才开始偷偷跟着你。”
    “在了解了你的生活之后,总觉得你一个女生每晚独自去居酒屋很危险,所以想跟着你,以防你真的遇到什么危险。至少我会是第一个出现帮助你的。也或许能够帮你规避一些危险呢。”
    “我是这么想的。”
    你看着他的表情,确实不像是在撒谎,毕竟你能明确辨析他眼中的关心和他真切的担心。这一切在他眼中都有迹可循。
    “所以,你相信我了吗?”
    听起来还算自洽,但你仍然有种不真实感。
    “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高中时候,你怎么会注意到我?我应该并不是一个……”
    你突然想起来,你在高中入学时发生的见义勇为的事情,直接让你成为一时风头无两的风云人物来着。
    “好吧,也许我是有点名声在外,但是……你……呃,单就是这张脸看起来,也不会完全是一个小透明吧。我竟然从来没听说过你?”
    被你这么一提醒,他才有些尴尬起来,似乎是不太想提起过去。
    “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啊?我那么中二的事情你肯定也是听说过的吧。你的经历再怎么离谱,也不会比我更尴尬了吧。”
    现在的你确实对提起中二时期的自己有种不可言说的尴尬。
    “不尴尬!我觉得律超……帅气的!比我哥哥帅多了!”
    虽然拿来比较的对象是自己的偶像,可还是让你觉得很羞耻。
    “律当时救那个女生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围观。因为对方很多人很可怕,所以我一直不敢上前。可是律当时带着耳机埋头撞上去的那一下,真的超级,超级帅气。”
    “后来,你立马反击,用的功……武……武术,也超级厉害!我从头到尾看完了,太精彩了。”
    让你尴尬的就是这件事的开头!
    毕竟那时你正处于想耍帅的年纪,你远远的就看见了几个不良欺负女孩子。你当然是想要去帮助她的,欺负男孩子你可能不会帮忙,但是欺负女孩子你完全不能忍。
    之后嘛,你刻意面无表情地低头撞上去,引起不良的注意。他们主动动手之后,你立马反击。虽然这几个不良打架是出了名的厉害,可你从小在武馆中长大,到青春期这个时候,你父亲对付起你都有些吃力,遑论这些野路子。
    不出所料的,你使用了看起来比较华丽的招式打赢了。并且被好事者拍下视频发在网路上传播。时间一久,就被学校的同学知道了,莫名其妙就有了人气。
    更离谱的是,不良们还找来帮手和你约架,你自然没应。结果,他们竟然找到学校来,你不得不在校门口打了一架。负了点伤,但赢了。
    这种事,要是现在的你,是绝对做不出来的。毕竟你已经成功成为了一个阴湿的大人,会合理利用资源,以及出阴招对付主动向你挑衅的人。
    “够了,够了。我知道了。说说你吧。”
    再被他夸下去,你是真的会忍不住把人赶出房间的。
    他仍然用着那双星星眼看着你,看来对你的崇拜很真。
    你把一条腿架在他坐的沙发上,展现你的不耐烦。
    得到你凶狠的眼神,他对你的崇拜更是满溢出来,被你警告后,才尽力收敛,并不见效就是了。
    “那个时候,哥哥作为艺人,特别有人气。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哥哥和我的关系。我独自一人在那边读书。平时就是一个书呆子,没有人注意到我的。”
    “而且我的发型超土的,还戴着大大的框架眼镜,几乎不露脸,也不参加什么活动。等哥哥那边安顿好,我就又转学回去了。”
    “所以我才不知道律去的哪个大学。如果不是工作调动,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律。”
    他说得委屈巴巴的,好像真的全凭缘分才遇到一样。实际上,有心人想要找到你也并不难吧。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200/182320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