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谁在渴求 > 尾随未遂,被你反手压制的公司同期(2)【h

尾随未遂,被你反手压制的公司同期(2)【h

推荐阅读:她的猫猫男Omega反派的猫主子又在作妖小说he结局后女配开始反抗香樟少年新婚札记穿进男频文里当万人迷[快穿]失落银河春山黛穿到三国,丞相大人请用膳我也不想拿师尊证道的

    你这么想,也这么问出来了。
    “这么说是没错啦。大学时期我也有些自卑,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好更优秀,才敢去找你。结果去国外做了两年交换生,又被推荐在那边上了研究生,毕业了才回来。直到找到工资不错的工作,才敢找你。”
    “我的身体,也是这几年训练的结果。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但我觉得只有这样的体格才有资格站在你身边,并且保护你。”
    某种意义上,他这番解释你是能够接受的。毕竟听起来确实算是个暖心的理由。
    为了证实绝无虚言,他还特意脱下上衣,光裸着上半身,向你展示他训练的成果。
    你上下仔细将他打量了个遍,发现他的身体练得确实称得上能够保护你。但是,问题在于,他怎么会觉得你需要保护啊?
    别的不说,你对自己的武力值可是相当自信。
    相较于这一点,你终于意识到另一点,他这个行为,是不是有向你自荐枕席的嫌疑?
    “你想和我做爱吗?”
    你突然直白地问他。
    看着明显慌乱起来的他,莫名让你觉得愉悦。很难辨明这份愉悦关于什么,也许是兴趣,也许是喜欢,也许只是性癖。
    但毫无疑问,你是喜爱的这样的他的。那是一种对家养宠物的反应的喜爱,就像你对老家母亲养的那只金毛的喜爱一样。
    “你来这里,没想过吗?和我做爱这件事。”
    你没有什么情结,今晚的酒喝得也不算多。至少在你的酒量看来,并不算多。所以突然而来的欲望倒是让你有些惊讶,也许是因为他的身体吧。
    “不是。我……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我想告诉你我的心意。不是为了这种事才这么做的。”
    他的表现很局促,像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一样。
    不过,在你眼里也没有什么差别,毕竟你对他,除了这张脸的喜欢,也没有其他的了。
    你从不期待男人,也不渴望爱。你只想要按照自己计划过自己的生活。
    不过,按照现在的生活来看,多一个人不算什么,更何况,这么多年你都没对这张脸感觉到腻。也许,多让他这张脸来满足你,这种事,应该是能忍受的吧。
    “那你现在想这么做吗?在我的邀请下。”
    你循循善诱,搭在他沙发上的脚沿着他结实的大腿,逐渐向他的胯部移动。
    实际上你也不是很懂调情,压力大的时候才会找男人泄欲,从来都是直接上阵,跳过调情前戏。
    可现在,看着纯情害羞的他,就想要逗逗他。
    “你别……你别这样……”
    身体的反应让你很满意,但还是嘴硬。
    “你在躲什么?你情我愿,有什么不可以?你说喜欢我对吧?还喜欢这么多年,会不想要和我做爱吗?”
    简直和之前被你抓到尾随时的表现判若两人。
    所以?
    “之前在街上你可是强吻了我哎?现在来装纯情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他被你这么一问,脑袋都要宕机。谁让他哥只教了他前面的步骤啊!
    本来他也没想过真的能进你家门的。向你表衷肠还算是正常发挥,事实上,只要他在你面前,心跳就快得不像话。克制他的脸红就已经很费劲了,更何况你这么直白的话语呢。
    “而且,你脱了衣服哦。在我面前裸着半身,不是在勾引……我吗?”
    你更近一步,伸手勾住他的脖颈,双腿叉开坐在他的大腿,低头看着他,一只手从他的唇角向下摩挲。
    “我……我没有。”
    还在嘴硬呢。
    反倒让你更有兴致,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越是拒绝,你越是想得到。
    你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事情。
    “你真的,不想和我做爱吗?”
    听起来很没有耐心的样子,实际上你还是很期望能够达成所愿的。
    感觉他更害怕拒绝你会被你讨厌,于是他不安地摇了摇头,活像是个被“逼良为娼”的鸭,
    “我想的。只是不希望,不希望律只喜欢我的身体。”
    追求还挺高。
    你没理会他天真的想法,扒下他的裤子,将他的阴茎暴露出来。又顺手在茶几底下摸出一个避孕套来,往他的阴茎上套。
    虽然他的身材明摆着练得不错,但你对他的阴茎没有太多的想象,只是觉得足够用就行。结果很意外的发现,他的阴茎不只是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用手丈量其形状和硬度,都算是优质。
    最重要的一点是,干净。
    你喜欢干净。
    毕竟男人的身体更容易藏污纳垢。使用过和从未使用过的男人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他显然是后者。
    看着他生涩的反应,你有些担忧他无法让你达到高潮,毕竟初哥在这方面再怎么无师自通都有些不够带劲。
    这让你想起之前遇到的一个处男,他的表现称不上一塌糊涂,但也很难让你达到高潮。
    “我喜不喜欢你的身体还另说呢。我要检验一下你的能力到底行不行,才能……跟你谈下一步。”
    你这一通话全然是面试官的语气,听在他的耳朵,莫名的,让他紧张起来。
    他有些害怕,如果目前最有胜算的身体都没办法让你满意,那你喜欢他这件事,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你不怎么需要前戏,有感觉就湿得很快,只希望对方能干净利落往你身体里钻,钻到最深处,安慰你身体的瘙痒。
    “还没到接吻的时候。”
    感觉到他努力仰头向你索取一个吻,你用手遮住他的嘴,警告地看了他一眼。
    他的阴茎太粗长,没办法一下子塞进阴道。
    但就那塞进去的部分都让你感觉到足够舒服了。
    穴道里的所有敏感点都被照顾到,那种满足感你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之前有找过短暂的炮友,结果因为人家有了固定的伴侣,你就主动提出了分手。毕竟你心理上也是有点洁癖的。可以接受对方对你没感情,但不能接受对方有确切关系的伴侣。
    哪怕身体再如何能被他满足,你也不能接受。
    你本来就因为不爱社交的性格,很难和什么人建立起关系,更何况更深层次的感情了。
    所以当下遇到了星野新主动向你告白,哪怕你对他没有多少了解,但在你欲望被勾起的时候,你就没什么太多顾忌了。
    毕竟他才是渴求你的一方。
    你能让他触碰到你的身体,难道这不是一种……奖励吗?
    感情上他渴望你,身体上你需要他,正好互补,有什么不合理吗?
    你做爱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技巧,只是蛮干。你需要十足的刺激,足够时间的抽插,才能触及高潮的边。
    在你主动的时候,往往需要对方的身体给足你足够的刺激,才能让你达到高潮。
    你前后摇摆屁股,十分用力套弄他的阴茎。动作凶狠得几乎要将他完全拆吃入腹。
    阻止他的亲吻,却无法阻止他的身体向你的方向耸动,简直像是他要将自己的身体献给你。
    那宽阔精壮的上身,毫无遗漏地展现着用力时的暴起的线条。
    足够健美,也足够有力量感。
    你喜欢这种美丽的线条,这种喜欢并不及迷恋的程度。
    “律,亲亲我……亲亲我好吗?”
    你满足了他这个要求。
    你的吻从他胸前跳动的殷红的乳头开始,你的动作并不温柔,本来使用舌头舔舐,很快感觉到身体的颤动让你不够满足,于是使用你的牙齿,狠狠地在他的胸上留下牙印。
    同时你的手沿着他锻炼得极显眼的腹部线条,缓慢滑动。
    最后在你的吻触及他的喉结时,那个地方格外敏感。没舔两下,竟然就让他达到了高潮。
    “这就射了?”
    其实对于他的表现你已经感觉到很意外了,毕竟处男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并不多。念在他是处男的份上,你没有太过计较,但也没有表现得很满意。
    想来,你一向认为男人并不太需要这种肯定,他们太容易自得意满,过度的夸奖会让他们无法认清自己。
    而且你的需求本来就只有身体上的满足,其他的,你才不在乎,管男人受不受到打击呢。
    果然,身为处男,他本来就有些担忧不能让你满足,现在真的被你这么否认了。虽然没有直接否认,只是间接表达他射得太快。可他还是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心理上抬不起头是一回事,身体不争气地再度昂扬又是另一回事。
    “不过硬得还蛮快的。”
    听到你这么说,他的眼里又燃起了希望。
    “律没有不满意我吧?”
    他还是有些不安,可他至少长了一张嘴,会主动说出来。
    “这次换你来动,不然我怎么知道你的真正实力,你说对吧?”
    倒也不是因为你没有力气了,你只是单纯想看看让他自己动的话,他会怎么做。
    你完全卸力,将主导权让出。甚至为了方便,你还特意趁他更换避孕套的时候,主动移动了位置。
    俯视你的角度,他看着你全然信任的眼神,不断告诫自己不能掉链子,要在你能承受的范围内,提供能让你快乐的动作。
    阴茎再度进入你湿淋淋的阴道。
    他的力度不算大,他只是在感受,感受他进入你的身体。
    以往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欲望很低,除了晨勃这种普遍生理现象,他的阴茎很少不自觉硬起来。所以长到这么大,他几乎没怎么手淫过。
    说起来可能没有人会相信,毕竟他的外表虽然乖巧,但眼睛是个例外。
    乍一看会觉得他的眼睛圆圆的很可爱,但细看他的眼尾,带着微微的下垂,眯着眼睛看人的时候,能很明显看出他性格里的偏执。
    被你喜欢的那张照片,最为突出的便是这双眼睛,圆圆的狗狗眼,却流露出与外表完全不同的野性难驯。
    你喜欢那双眼睛给你的感觉。
    “律有什么地方比较敏感吗?据说多多刺激敏感的地方,你会更容易高潮哦。”
    在这方面他完全是新手,说起话来也有些天真。
    你笑着脱下了上衣,让他将双手放在你的胸上。
    “帮我舔舔揉揉捏捏。”
    你的乳房形状很漂亮,并不算很大,却也是比一手掌握稍大的尺寸。
    这对乳房曾是你最讨厌的部位,因为它会影响到你武术中的某些动作的完美程度。
    可他显然很喜欢这对宝贝,被你这么要求后,他十分迷恋地亲亲揉揉又蹭蹭。
    用他的头发在你的乳房上蹭,不知道说他无师自通好,还是天赋异禀的好。
    偏偏他的头发不像你的那般细软,随着他求摸头的蹭胸动作,有一部分硬茬十分嚣张地戳在你的乳房。莫名让人更有感觉。
    随后你也到达了高潮。
    “表现不错。不过今天暂时就到这里。我今晚喝得有点多,现在也有些困了。”
    明显的赶人说辞,他低头看着你们性器相连的部位。
    明明,你还有感觉的。为什么要赶他离开?
    他想不明白这一点。
    “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可以留你暂住一晚。”
    听你这么说,他才感觉身体逐渐升温,灵魂不再破碎。
    “我就知道律是最温柔的人!”
    温柔,你从没听人用这个词形容你。有点奇怪,但不坏。
    你看着将喜怒哀乐全然表露出来的他,真难得在这种年纪的男人身上看见少年的纯真率直。
    暂且留他一晚,应该不会是个坏决定吧。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200/182320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