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谁在渴求 > 逼着假装是发小的死对头向你告白(3)【h】

逼着假装是发小的死对头向你告白(3)【h】

推荐阅读:她的猫猫男Omega反派的猫主子又在作妖小说he结局后女配开始反抗香樟少年新婚札记穿进男频文里当万人迷[快穿]失落银河春山黛穿到三国,丞相大人请用膳我也不想拿师尊证道的

    真有意思。
    池枫,这个常年因为“天才”之名,像颗一直压在你心头的石头,竟然这么轻易向你屈服,这么容易就受你掌控。
    哪怕你并不喜欢他,甚至还有些讨厌他。这个时候,也能说出“喜欢他”这类的谎话了。
    “表现得真好。”
    说着,你将口球固定在他的嘴上。
    金属口球和他的肤色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因为是银质,在浴室的灯光下,反射着冰冷的银白色的光。
    你没有时间欣赏太久,因为你也有些想看看他的其他表现。
    “灌肠时间结束,接下来,我们换个地方。”
    毕竟,到现在为止,只是前菜。
    大多数的道具你都放在房间。
    实际上,你在计划换新房子,最好在里面安排一个专门的道具房。这样能避免很多,后期清洗的麻烦。
    但好在目前有个客房,能让你在那里和他玩乐。
    这个时候要是有项圈就好了,你大概率会扯着链子,像牵一条狗,牵着他走进客房。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ni hongg e .c om
    “真乖啊池枫。很难让人,相信你是新手呢。”
    你将他推在床上,示意他仰躺着。
    其实你从来不欣赏男人的私密部位,不论什么人,什么时候,你都认为男性身体的美感远不及女性。自始至终,让你感兴趣的,从来都是他们的臣服的姿态和求饶的态度。
    而在池枫的身上,你感觉到了更加,更加让你着迷的东西。相较于其他人,从小到大从他那里积攒的压力或是其他,而你一朝翻身,让他成为听话的狗。这些全都是能让你,内心满足感加倍的,存在。
    你挑选道具的时候,他就这么一直躺着,等待你的下一步指令,乖顺的像是个天生的Sub。
    因为很满意他的顺从,你特意挑出了平时用不上的强度稍高的道具。几乎都是全新的新玩意儿。
    当你抱着一个盒子走进房间的时候,他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动作,就连那根笔直上翘的阴茎都纹丝不动。
    真让人意外。不过,这样才有值得玩下去的价值,不是吗?
    虽然此前你乐于看他们在你身下有点反骨的反应,但目前看来,实际上你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讨厌这种没骨气的讨好。
    手铐皮鞭项圈,你难得没有按照同色系套装来搭配。
    这是你收藏中唯一的一对白色手铐,造型很浮夸,但莫名的,你看到他的身体后,就是决定要给他戴着这对手铐。至于皮鞭和项圈,你选择了收藏中最亮的粉色。
    明明是很奇怪的搭配,在他的身体上,偏偏就十分合适。但你左看右看都觉得不太满意,出于另外的考量,你帮他摘下了口球。
    说起来,他的体型也稍微超出了你的预料。是那种处于精壮和壮硕之间,恰到好处的雕像般的身材。
    很适合作为人体写生的裸体模特。
    可惜的是,落在了你手里。
    之前说到的,你是一个合格的调教者,其根本原因在于,你在这种关系中表现出来的一切,从来都不是简单的施虐方。
    更多的是关于心理层面的作用,你所有的手段都不只是为了他们在身体上表现出臣服,还有更多的是关于,内心的臣服。
    你承认你从来都是一个十分恶趣味的人,但在这方面,你的所有手段,还都不算是真的恶趣味,因为他们会喜欢,会依赖。
    “真没想到,你这么适合这些道具。而且,接受度也很高,你之前真的没有和谁玩过嘛?”
    言语上从不饶人,这也是你的特质之一。
    别的不说,池枫也算是句句有回应的强迫症。
    “没有,我从来没有和谁做过。”
    在这个当口,说这种话,要是没别的用心,你可不相信。更何况,说这话的是池枫,哪怕你不想承认,也不得不钦佩他的老谋深算的存在。
    “我相信你没做过了。毕竟,在床上一句好听的话也不会说,肯定是没经验的。”
    “像刚刚我问的话,要更转个弯表达,才能让人更兴奋。”
    “比如,‘我只想和你做’,或者是‘我从来不让除你之外的人碰我’这种话。听起来就自带一层深情滤镜,比你干巴巴的解释好多了。”
    你这么说,不是为了教他,只是莫名的,想让他在你面前自惭形秽。证明他并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不败神话总有被打破的一天。而你,就是那个打败他的人。
    他沉吟片刻,缓缓点了点头。
    你看得好笑,扯出了你准备的另外的道具,眼罩喉结罩束精环。
    介于他是初次,你还贴心的准备了两三种不同形状的束精环,让他自己选择。
    这次你没有进行解说,全看他靠外形进行选择。
    没想到他胆子蛮大,选择了最紧的那一款。
    “既然是你自己选的,那就自己戴上去吧。虽然,双手拷在一起,但实际上并不是很影响行动,对吧?这点事情,我相信你肯定是能够做到的。”
    你很乐于看见他吃瘪惊讶的表情,总感觉有种精神胜利的爽感。
    “是这样吗?”
    看着他生涩笨拙的动作,以及怯怯抬眼的动作,全都让你有种不可言说的,痒意。
    你紧咬着后槽牙,恶狠狠磨了磨牙,双手压在束缚在他脖子上的喉结罩上,隔着睡衣,跨坐在他的腰上。
    “勾引我?”
    冷哼一声,满眼都是恨意地盯着他的眼睛。
    “你别太看得起你自己。”
    这种情趣眼罩什么也遮不住,只是让脸部多了一点若隐若现的诱惑感,没有实际的遮挡视线的功能。
    “我想要,你就这么看着我。”
    进步很快嘛,不愧是池枫。
    被他这么一句话,瞬间浇灭了你的火气。
    冷静下来的你,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明明你才是那个控制他的人,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由他牵着你的情绪在前面走了?
    你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
    隐约的怒气还没消,你将准备的另外的道具也一齐用在他身上。
    乳夹肛塞牵引绳。
    本来你计划把震动棒也拿出来用用,想起来他是初次,只好放弃了。想着反正以后还有机会,没必要急着第一次就上高强度。
    不过,你看着他的反应,目前这些也足够让他爽了。
    “我说,你那张嘴最好记得说些好听的话,还有求饶的话。虽然不至于玩得过火,但你应该要牢记的是,这是惩罚。下次,再用提要求的语气跟我说话,动作可不会像现在这么轻了。”
    轻轻扯了扯乳夹的链条,惹得他变脸,才慢悠悠提醒他。
    你知道光靠言语警告是没有太大作用的,你直接用行动证明你并不是在开玩笑。
    粉色狐狸尾巴形状的肛塞和市面上的不同,你要求产商帮忙做了一个特制的,肛塞的长度比之一般的要更长,却又处于无法顶到前列腺位置的长度。
    塞着肛塞,并不像插着假阴茎或者震动棒,不用动都直顶前列腺,很容易戳到敏感位置,轻易到达高潮。
    你希望这个肛塞达到的效果就是让人处于想高潮而不可得的地步,不然怎么称得上是惩罚呢?
    前列腺高潮于池枫来说,十分陌生,但,没有人能完全摆脱这种低级的身体欲望。你相信他会需要的。
    “温扶云,温温……给我……”
    这个时候,你终于想起调教一个没有自主性的Sub有多麻烦。
    什么都要说清楚,也怪他,之前表现得太乖顺,潜意识就默认了他知道怎么称呼你。结果,还是听到了不想听到的。
    “我把口球拿下来,不是为了听你直呼我的名字的。这种时候了,你该叫我‘主人’,自称‘小狗’。来,说一次。”
    你拽着狐狸尾巴,两个乳夹的链条被你绑在一起,顺便放在同一只手里,感受着阻力,把握好力度用力拽着,处于快被扯下却又维持原状的程度。
    见他满脸痛色,腰身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强烈的痛感牵扯出情欲,让他的阴茎更加精神地挺立颤动。
    “主人,主人,小狗想,想要被主人摸摸。”
    “说话连贯一点,主人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呢?”
    池枫顶着脑袋朝你的方向蹭,声音因为痛意和哀求的语气,显得格外可怜起来。忽略他本人的奸诈,这样的低头态度怎么看都十分惹人怜爱。
    可惜,你并不十分吃这一套。
    “主人,主人,小狗想要被您摸摸。”
    拿着皮鞭的那只手将鞭子轻轻拍在他的大腿内侧,哪怕力度不大,多几下之后,两边的腿肉都被抽红,几乎变得和阴茎一样红。
    “主人,主人,摸摸这里。”
    他意指阴茎。
    锁精环将本就高高挺立的阴茎显得更高更挺,那姿态简直就像是想把天空操出一个洞。
    你坐在他的阴茎上,没有插入的动作,只是利用他的阴茎摩挲你的阴蒂,大阴唇覆在阴茎上,阴蒂与阴茎上的棱沟相互摩擦。竟然很快让你达到高潮。
    这个时候,你才有心思观察起他。他浑身每个地方都不算有很多布料,现在将所有位置的加在一起,看起来竟然不像是个赤裸的人。
    还是装饰太多了。
    这么想着,你用力一扯,伴随着清脆的“咔哒”声,两只乳夹一同被你从他的乳头上扯下来。
    你看见他脸上清晰的痛色,和着低沉的闷哼声。
    啊,真让人享受。
    “怎么样?”
    你很乐意见到他因着痛意而流下的眼泪。
    “下次,我会注意的。”
    你这人还有一个毛病,就是自己感觉爽了,就没有兴致继续做下去。
    很多床伴都是因为渴望让你继续,而十分会调教自己,为了让你花更多时间在自己身上,他们多少都会让自己更符合你的爱好。毕竟,你经常觉得足够了,之后的结尾就不用心进行。
    拔掉乳夹,你顺便帮他解开手铐,剩下的善后就留给他自己做。
    他愣愣地看着你将手铐随意往旁边一扔,就干干脆脆离开,动作流畅没有一丝冗余。
    “主人?”
    你都走到门口了,听见他愣着神看过来,带着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懵懂,神态像一只误入的小鹿。
    这种形容一出现,你没忍住闷笑了一下。再怎么说,这和他也太不搭了吧!
    “结束了,你就不要喊得这么亲近了。”
    不过,你还是没忘记提醒他。已经不是床上的关系,别乱喊。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哪怕之前笃定你在意他,现在也都不确定起来。
    为什么呢?
    你也不知道。
    就像,你也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心思,送了你一套附赠了一间道具房的别墅。
    还经常来别墅玩一些cosplay,主动将自己绑起来这种都算普遍,有时候还自己玩自己给你看。
    人都主动送上门,你也没有一定要将他赶走的想法,只好好好享用。
    ps:sm果然难写。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69200/184159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