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深渊注视 > 深渊注视 第64节

深渊注视 第64节

推荐阅读:她的猫猫男Omega反派的猫主子又在作妖小说he结局后女配开始反抗香樟少年新婚札记穿进男频文里当万人迷[快穿]失落银河春山黛穿到三国,丞相大人请用膳我也不想拿师尊证道的

    徐乔身上还有点存款。
    她拿出积蓄买了一套小洋楼,等徐衍安顿下后,又开了一家小诊所,不怎么忙,赚来的钱可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
    徐乔要每周定时去医院治疗失忆症。
    她的情况时好时坏,有时候记得很多事,有时候又什么都不记得,偶尔还会叫出傅瑾舟的名字,接着恍然惊醒,那个被她深爱着的男人早已死在了她的刀口下。
    每每这个时候,崔美贤都会为徐乔心痛,也会为傅瑾舟惋惜,想到那个尚未出世就夭折的孩子,则是一声叹息:“乔乔,你会后悔吗?”
    徐乔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崔美贤指的是什么。
    在世俗的观念里,孩子始终是无辜的。
    若那孩子没被她杀死,现在也该会爬会坐,会叫人了。
    可是不管傅瑾舟是生是死,她的决定依旧不会有任何变化。
    生命应该是带祝福而降生的。
    而不是生下来就戴了枷锁,冠上一顶从出生到死都摘不下来的“杀人犯的孩子”的帽子。
    何其可悲,又何其可恨。
    “妈,虽然我做不了母亲,但我永远可以做你的女儿。”她去抱了抱她,母亲不如记忆里年轻了,她矮了很多,头上有白发,徐乔看着那几缕夹在黑色当中的银丝,一瞬间心中酸楚。
    想一想,她嫁过来好像没过上什么好日子。
    “以后,我们一家人都不分开。”
    崔美贤点了点头,忍住了眼里的酸涩。
    “我回来了!”
    门口风铃响了两声,身量高大的青年带着一身潮湿开门而入。
    海城现在正是多雨的季节,他没带伞,黑色风衣沾着潮湿的雨气。徐衍放下手上装满食材的超市购物袋,低头换鞋,眉眼深沉,过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落浓墨重彩的一笔。
    青年的模样忽然与记忆中的人形混合。
    徐乔思绪一恍,笑着过去扑进到他怀里,“傅瑾舟,你回来啦。”
    忽如其来的拥抱让徐衍呼吸一窒,等她脱口而出那个名字时,悸动又渐渐冷却。
    “姐,我是阿衍。”
    他的语气有几分无奈,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徐乔仰头对着他多看了好几眼,视线触及男人脖颈上的伤痕时,笑意一点点收敛,归为不可言说的黯淡。
    她松开了手,“哦。”
    徐衍见不得她失落,顺势拉住她,转移开话题,“今天天冷,我们晚上吃火锅,我买了很多肥牛和羊肉。”
    “行,我和妈去洗菜,你先换个衣服。”
    “好嘞。”
    他转身进了厨房,徐乔仍一瞬不瞬地对着他离去的背影出神。
    徐乔始终在想,那天被她杀死的,是恶魔,还是她真正的爱人。
    没有答案。
    她这辈子都等不到答案。
    春去秋来,眨眼两年已过。
    徐衍要回江城参加一场医学讲座,巧的是,徐乔和傅瑾舟的那套别墅也卖了出去。
    当时傅瑾舟名下的不动产写的基本都是徐乔的名字,在他的财产被大量收缴时,这套别墅还有几套公寓得以保留。
    徐乔要去办理过户手续,顺道把房子里的杂物收拾一下。
    徐衍要忙,不能陪同,在他不放心的目光下,徐乔独自回到旧地。
    别墅和她离开那天没有太大的区别。
    只不过院子长久无人打理,长出不少杂草。
    她正要掏出钥匙开门,一辆面包车忽然在门口停下,一个戴着帽子的年轻小伙从里面探出头,“请问你是徐乔徐小姐吗。”
    徐乔拿包的手顿时收紧,看向他的眼神带有几分警惕。
    小伙笑容友善,表明来意:“我是艾威鲜花店的,有人给你订了一束鲜花,按理说送达的时间是昨天,不过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跑了两趟说人也搬走了。”
    正不知道怎么办呢,今天就正巧撞见了。
    小伙走下车,从车厢后面拿出一大捧保护完好的花束。
    由浅浅的粉色包装纸包裹,里面装着白色的栀子花。
    由于放了一晚上,栀子花已不如一开始那般鲜艳欲滴了。
    徐乔没接,“能问一下谁订的花吗?”
    “等我看看啊。”小伙儿拿手机翻找着资料,瞪大了眼睛,“是……傅先生在三年前给订的。”
    他小声嘀咕:“……第一次接到这么长时间的派订信息。”
    徐乔懵懵地接过话,栀子浓郁的香气一个劲往鼻尖窜。
    等小伙儿走后,她才后知后觉地看向手上的大捧花束。
    还没回神,又有一辆车停在了门口。
    “……”
    这又是谁。
    “请问是徐小姐吗?”
    从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有了之前那事,徐乔已经很从容了,点点头:“我是。”
    “我们是未来定制的。”怕徐乔不知道他们的来历,解释道,“做的是饰品私人定制,这是你先生在三年前为你定制的礼物。”
    等徐乔接过,他道了一句:“祝你们三周年快乐。”
    三周年?
    徐乔又傻了。
    她把花放在一旁,顺势也坐在了地上。
    盒子小巧精致,处处彰显着工匠的巧妙,一看便知造价不菲。
    徐乔小心翼翼打开手工雕刻而成的木质盒子,躺在其中的是一条私人订制的栀子花项链。
    她拿起来看了看,发现后面还刻着她名字的缩写。
    徐乔还没来得及细瞧,就注意到盒子下面还压着一封信。
    她折开。
    看到字迹的那一瞬间便愣住了。
    是……傅瑾舟的字。
    [展信佳:
    徐乔,今天是我们结婚的第三年。
    对我来说,“三”这个数字是特别的,数字“三”是第一个象征真实的数字,同样也代表着多样性。
    与我之言,你既是我的真实,亦是我未来的多样性。
    我庆幸所遇之人是你;所爱之人是你;此生共度之人也是你。
    春日盛大,我依旧爱你。
    你的丈夫:傅瑾舟。]
    她把鼻尖凑近嗅了嗅。
    笔墨的味道已经完全消散了,但她好像还是闻到了他手腕处的味道,是淡淡的冷木香,夹杂着墨水独特醇厚的气息。
    写这封信的时候,他是不是怀揣着幸福?是不是小心翼翼,字字斟酌。
    他是不是还幻想了一个完美的以后,这个以后里他们夫妻和睦,恩爱缠绵,或许还有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或许会走在春日的午后里,手牵着手,如每对平常夫妻那样。
    徐乔唇瓣抖了抖,熟悉的痛厄再一次剜住她的喉咙。
    徐乔收好信。
    缓缓把那条项链戴在脖子上。
    她一个人戴不好,双手绕后尝试了很多次。
    笨手笨脚的,徐乔本来不想哭,可是在这一瞬间,无数委屈难过涌上心头,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坠落。
    她哭得很无助,痛苦在胸膛里挣扎着,那个长久以来纠缠着她的问题在这一刻终于有了清晰的答案。
    却在此时,一阵风从脸颊上掠过,温柔的就像是一双手,轻易抚拭去她脸颊的泪水,无法用科学常理解释的,项链好生生地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徐乔当即怀疑是自己病得重了。
    不然她怎么会荒谬地认为,是她爱的人又一次回到了她的身边。
    远处天空放晴。
    春光盛丽,那是玫瑰也也不曾见到的好时景。
    徐乔不再哭了,抚摸着脖子上冰冰冷冷的项链,旁边栀子花的香气扑散整个院落,风一吹,花瓣掀落,被裹挟着飞往不知何处。
    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爱。
    (完结)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72146/187699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