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节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裴戍不动:“有没有误诊的?可能?”
    太医神?色一凛, 连忙道:“绝无可能!”
    话音一落, 一直绷着脸的?男人微松,偏头一动不动看着宋初姀, 眼睛亮得吓人。
    宋初姀被?他看得别?扭,下意?识护住自己腹部,低声问太医:“那...有孕了,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没有?”
    “自然?是有的?!”
    太医连忙道:“娘娘这么早害喜是因?为身?子弱,这段时间定要注意?调养,前三个月与后三个月不可行房事!臣这就为娘娘开些安胎药,娘娘要每日按时喝。”
    闻言宋初姀点?了点?头,又看向裴戍,就见他还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唇边的?笑压不住,却?跟个木头人一样。
    宋初姀收回目光:“还有其他需要注意?的?吗?”
    太医思索了一会儿,道:“其余要看娘娘孕期症状,娘娘是头胎,反应强烈些也正常,不必过于担忧。”
    得到宽慰,宋初姀松了口气,却?听发愣的?木头人终于开口:“头胎?”
    “不是头胎。”他哑声道:“皇后之前曾有过一个小郎君,如今害喜反应这么强烈,是不是另有原因??”
    太医一怔,下意?识看向皇后。
    宋初姀也傻了,她何时有过一个小郎君?
    她蹙眉看向裴戍,却?对上男人担忧的?视线。
    宋初姀心尖一跳,久远的?记忆涌上心头。
    ——这是你的?孩子?
    ——我是阿母的?孩子!
    原来,他竟误会了这么久!
    “谁说?不是头胎?”宋初姀脸色涨红,瞪了裴戍一眼,磕磕绊绊道:“是...是头胎。”
    “翘翘?”裴戍上前按住她的?手,不赞同道:“你实说?才能对症下药,不是头胎又如何,若是有人嚼舌根,就命人拔了舌头!”
    宋初姀拍开他的?手,恼怒道:“谁告诉你我有过一个小郎君?”
    裴戍一怔,一个念头突然?冒出来,按在她手上的?力道不由得一松。
    宋初姀不看他,眸子闪了闪,对太医道:“是头胎,之后的?事情,有劳大人费心。”
    太医不敢多问,连忙作揖:“娘娘抬爱。”
    宋初姀又看向同样一脸喜悦的?小太监,低声道:“小公?公?,你先?带大人去领赏。”
    “奴才这就去,这就去!”小太监欢欢喜喜将太医带出殿外。
    殿内只剩下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人,宋初姀懒得理他,忽略他灼灼目光,垂眸看向自己平坦的?小腹。
    有些太快了......
    她说?要顺其自然?,却?没想到孩子来得那么快,快得她完全没做好准备。
    下意?识想要去找裴戍寻求安慰,可那人还直勾勾地盯着她。
    宋初姀冷哼一声,斜靠在榻上,绯红的?眼角微挑,低声道:“你到底要愣到什么时候?”
    这句话仿佛一个开关,男人大步走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抱进怀中。
    力气大得好像要将她揉进他怀里一般,宋初姀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
    但好在他还有理智,只是抱了一下就将她微微松开,呼吸急促:“宋翘翘,我们?有孩子了!”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侧,宋初姀圈住他的?腰,缓缓嗯了一声。
    两人贴得很近,彼此?的?心跳清晰可闻。
    裴戍将人按在怀里,双眸微红,在她耳边不停喊她小字。
    被?念烦了,宋初姀推他,却?推不动。
    两个好消息就如同从天而降的?馅饼将裴戍砸了个晕头转向,他牢牢握着她的?腰,凑在她耳边,低声道:“宋翘翘,你知道我第?一次见那个崔小郎君,有多嫉妒吗?”
    “那时候,我真恨不得将崔忱挫骨扬灰。”
    那时候的?他,只觉得老天爷对他真是狠心,竟让宋翘翘与崔忱那样的?人有了子嗣。
    他想将崔忱千刀万剐,更想将那个崔小郎君一刀砍了。但是他不敢,他怕她伤心。
    宋初姀摸了摸他脑袋,低声道:“你从未问过,我也忘了这茬。崔厌,是崔忱的?一个侍妾所生。”
    裴戍闭眸,在她耳边低笑出声:“老天有眼。”
    这话说?得!
    宋初姀又好气又好笑,最终也只是拍了拍他的?头。
    裴戍扣着怀中人的?腰,悄悄探到她小腹上。
    这个月份,什么都看不出来,但只要一想到他与宋翘翘成婚了,还有了带着两人血脉的?子嗣,便觉得上天或许待他不薄。
    心中那点?不安渐渐淡去。宋初姀靠在他怀中,轻轻蹭了蹭,
    成婚第?二?日就得知自己肚里揣了崽,宋初姀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御膳房送来了调养身?体的?饭食,她只吃了两口就撂下了筷子。
    喜悦过后,裴戍看着她苍白的?脸,担忧涌上心头。
    “什么都不吃身?体会垮。”他指腹在她尖尖的?下巴上蹭了蹭,心几乎被?揪起:“这才刚开始。”
    “还不是怪你?”宋初姀侧躺在贵妃榻上,一只手支着脑袋,抿唇道:“若是不知道还好,知道肚子里揣着种,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一下子就娇气了。”
    “是我的?错。”裴戍叹道:“今日乞巧节,民间很是热闹,翘翘想吃什么,我让人买回来。”
    宋初姀眸子一亮,当即道:“我要吃城门的?红油抄手,城东的?卤煮,还有城南的?山楂糕!”
    “我这就叫人去置办。”
    裴戍起身?,却?被?拉住了袖子。
    “不用,我们?自己去庙会上买。”
    宋初姀从榻上起来,立即来了精神?气,坐到梳妆台上去选今日戴的?玉冠。
    月上柳梢之际,建康长街亮起一排排花灯。
    庙会之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昨日帝后大婚的?红绸挂满树梢,花灯映在红绸之上,喜庆又热闹。
    长街之上,无数提着花灯的?娘子郎君来来往往,各样花灯令人眼花缭乱。
    人太多了,宋初姀缩在商贩之间的?空地上,防止自己被?人撞倒。
    她拨了拨面前的?花灯,问:“就这些吗?就没有更好看的?吗?”
    卖花灯的?商贩打量了她几眼,弯腰掏出一盏虾灯,小声道:“我就是看娘子投缘,换作是旁人,我都不拿出来。”
    宋初姀左看右看,低声道:“这灯,好像还不如美人灯好看,有什么稀奇的??”
    “娘子这就不懂了,您看好。”
    小贩神?神?秘秘,将虾灯展开,点?亮,手持灯上的?两根竹竿晃动。
    只见用线牵动的?虾灯也缓缓动了起来,无论小贩怎么摆弄,那虾灯都好像是在水中游荡一般。
    宋初姀惊奇地睁大眸子,立即问::“多少银子,我买了。”
    “二?两。”
    “二?两?”宋初姀诧异:“一盏灯就要二?两?”
    “娘子您是富贵人,可以打听一下,上哪里还能找到这么精美的?灯?”
    宋初姀瞅了瞅灯,正准备咬牙买下来,却?有人先?一步递上来一锭银子。
    爽朗的?声音在身?侧响起:“老板,你这灯我买了,就送给这位娘子。”
    宋初姀偏头,却?见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陌生郎君。
    陌生郎君模样说?不上俊美,却?也不丑,举手投足之间能看出是个富家子。
    “娘子。”陌生郎君对上她看过来的?视线,拱手道:“乞巧佳节,娘子怎么孤身?一人?我观娘子并非寻常人家的?女郎,可是与家中侍卫走散了?”
    宋初姀不语,明亮的?眸子眨了眨,觉得有些好笑。
    “相逢即是缘,不如我们?同行,到时候小生还能将娘子送回家。”
    “多谢郎君好意?。”宋初姀摸上小腹,腼腆道:“庙会上人太多,我生怕冲撞了肚里的?孩子,有郎君便放心多了。”
    那陌生郎君一脸菜色,尴尬道:“原...原来娘子成婚了......”
    他又看了一眼宋初姀的?少女髻,心中怅然?若失。
    宋初姀余光看到越走越近的?男人,当即冲裴戍扑过去,抽泣道:“裴郎,你怎么才过来,若是被?我夫君抓到了可怎么办啊~”
    此?话一出,陌生郎君心头一跳,对上裴戍冷冰冰的?视线,落荒而逃。
    想不到那小娘子看起来乖乖巧巧,竟然?玩得这么花!
    宋初姀刚想笑,怀中就被?塞了一包热气腾腾的?山楂糕。
    裴戍将人拽到树下,不由分说?摘了她玉冠,将她少女髻散开,换成了建康时下很流行的?妇人髻。
    他手法不好,却?胜在够用。
    宋初姀任由他动作,自己默默吃山楂糕。
    酸甜的?口感在口中散开,宋初姀微微眯眼,却?听男人问:“我是你的?裴郎?那你的?夫君是谁?”
    这人怎么还会较真?
    宋初姀不理他,又听他道:“他还是不够喜欢你。”
    “谁?”
    “刚刚那个人。”裴戍低声道:“如果换作是我,我就先?将你的?裴郎解决,再逼你夫君与你和离。”
    宋初姀好笑:“你以为谁都像你这般不讲理?”
    “所以他不够喜欢你。”裴戍语气淡淡。
    宋初姀不与他争辩,将剩下的?山楂糕塞给他,转身?投进庙会人群。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73683/190461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