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让让我”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又是噩梦,梦里很多躲不开的手控制了她的身体,把她扒光,然后把玩、虐打。
    她梦到自己蹲在人群中间,蜷缩着,抱紧了赤裸的身体,抬头能看到的全都是冷漠的眼刀,和听不清内容的嘲讽嗤笑。
    于是她从梦中惊醒,额头上全是冷汗,在剧烈的头痛之中大口大口地呼吸。
    黎倾冉从小到大都在习惯性地被噩梦困扰,只是小时候的梦里更多是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长大之后梦里欺凌她的角色就都变成了面孔清晰的人。
    顾承晗一直睡眠很轻,理所当然地被吵醒,他意识到她的状态很不对,于是伸手打开了床头的灯。
    他坐起身,身边的女孩眼眶通红,看起来惊魂未定。
    “怎么了乖乖?”
    他话音刚落,就被小姑娘抱了满怀。
    “老公...我害怕怎么办...”
    他是不允许她睡觉的时候穿衣服的,所以小姑娘扑过来的时候身上也是光溜溜的,又香又软,手感极好。
    顾承晗的手从她的后背滑到她的小屁股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揉捏着。
    “害怕什么?”
    他有些心猿意马,并不是很在乎她害怕什么,相反,他更在乎能不能再操她一顿。
    女孩亮晶晶的眼睛里全是泪,温顺地趴在他肩上哭:“我不想离开你......怎么办啊老公......”
    顾承晗笑问:“你梦见老公不要你了?”
    黎倾冉用力地摇了摇头:“不是,是我,马上要去苏城录节目了......你陪我一起去行不行......”
    她就是很黏人,就是特别特别依赖他,想到录节目那一个多星期都抱不到他,她就会控制不住地恐惧和焦虑。
    “因为这个做噩梦?”
    “也不是,我很爱做噩梦,没什么原因。”她好委屈,小身子在男人怀里蹭来蹭去,小狗一样摇尾乞怜:“不过,肯定有一部分原因是太想你了~”
    “不可能的宝贝,我没安排那么长的假期。”
    更何况苏城他早就因为公事去过不下十次,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新鲜感。
    黎倾冉还是不肯放弃,小胳膊紧紧地抱着他:“那陪我一两天可不可以?求你了哥哥......”
    她的那双眼睛美得脆弱,整个人像只宠物一样在他怀里臣服地乞求着。
    的确有点心软了,恨不得答应她所有的请求。
    “先睡觉吧,明天再说。”
    他于是推诿一句,把商量的事情留到第二天思考。
    他最终还是没有陪她去苏城,小姑娘临走的前一天哭得特别伤心。
    也不光是因为舍不得,他猜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原本答应了她,答应她只要这几天让他随便操他就同意陪她一起去。
    于是原本就任他摆布的小姑娘变得更乖了,这些天浑身上下都被他又抽又打,连小屁眼都被操了不止一次,每天他放过她的时候都是凌晨三四点钟,黎倾冉累得手指都抬不起来,还是不会忘记在睡去之前问他满不满意。
    可是她忘了他本就是个奸诈的商人,口头的承诺向来容易反悔。
    他只需要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和她说公司突然有事实在走不开,于是善解人意的小姑娘便连半句问询和责怪都没有,声音低低地说那就算了吧,然后转身自己去收拾一个人的行李箱。
    顾承晗大发慈悲地陪她一起收拾行李,没错过小姑娘委屈到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把嘴唇咬得泛白,红彤彤的眼圈蓄满了泪,手里一边迭着衣服,眼泪一边大颗大颗地从眼眶滑落,沿着脸蛋流下,可怜极了。
    “不至于吧,一个星期就回来了。”
    他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黎倾冉本来就委屈难过,他带着责备的语气更是像一把刀一样插进她的心窝,于是她站起身,双手用力想把站在门边的男人推出了衣帽间:“你忙你的去吧,别站着看我,你永远只会让我更伤心,你从来都不哄我......”
    她小猫一样的力气当然推不动比她高壮几圈的顾承晗,反倒是惹恼了本就神色淡淡的男人。
    他皱起眉头,声音低沉:“黎倾冉。”
    全名警告很有用,每次顾承晗一叫她的全名就代表生气了,她懂的。
    于是连脾气也不敢闹了,女孩垂下手,眼睛也心虚地看着脚尖,呼吸急促:“对不起嘛......”
    顾承晗选择忽视她的哭腔,用气场很低的沉默表达着自己的不悦。
    黎倾冉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受委屈的是她,要委身道歉的还是她,可是她甚至连思考原因的资格都没有,她只能顺着男人的心意,让他开心满意。
    “别生气了哥哥,你就当让让我呗......”从来没被人让着过的小姑娘把身段放得很低,可怜兮兮地求他原谅:“我就是今天有点委屈,以后都不会了......”
    男人神色一怔,忽然也意识到自己其实没什么生气的资格。
    暂且不说他作为她的男朋友,让着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这件事是他爽约在先,她再生气再委屈也是应该的。
    他的倾倾已经很懂事很懂事了。他就是被她惯的。
    于是浅浅地叹了口气,他朝她张开手臂,把委屈巴巴的小姑娘抱进怀里。
    顾承晗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女孩的发香很好闻。
    “对不起,老公太凶了是不是?”他的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你做得很对,不开心了要表达,要让我知道,宝贝今天很棒。”
    “嗯。”小猫低低地应着,心里却知道自己下次再也没胆子这样了。
    她这次之所以敢开口只不过是因为上次顾先生真的陪她去了超市,真的给她做了晚饭,让她以为自己生气哭闹是有用的。
    可是并不是,或许上次只是他心情好,其实她在他心里根本没有那么重。
    黎倾冉到底还是自己带着经纪人和助理去了苏城,节目组那边订的机票是一张商务舱和两张经济舱,她于是自己花钱给李墨和林琳都升级成了商务舱。
    到苏城的时候是下午,南方的气候比北方温和很多。北城的四月初温度还很低,早晚都要穿很厚的外套,可到了苏城已经是可以穿薄衫的季节了。
    她这次行程不是保密的,于是机场围了一小批粉丝前来接机。
    黎倾冉是下了飞机才,接到节目组接机人员的电话才知道的这件事,来不及化妆,她只能浅浅涂了口红,又戴上墨镜挡住半张脸。
    粉丝们一如既往的热情,所以即使手机镜头都快怼到脸上,她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给尽可能多的粉丝签了名,上车之前还不忘对着她们挥手,一直到车门关上。
    “天呐倾倾,你脾气真好。”林琳一上车就忍不住吐槽:“手机都怼脸了你还笑得出来。”
    李墨则是早就习以为常:“这算什么,她对代拍都笑脸相迎的。”
    就是因为这样的一次又一次,黎倾冉在娱乐圈是出了名的脾气好,也是众所周知的好欺负。
    女明星本人摘下墨镜,随意地靠在椅背上,扯了扯嘴角:“没办法,我缺爱,我只觉得她们很喜欢我。”
    她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感受过这种热烈的喜欢,粉丝们喜欢她不是因为她为他们做了什么,只是单纯地被她吸引,就愿意千里迢迢地跑来机场接送,愿意给她的剧打榜投票,愿意熬夜为她和黑粉对线,这些都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爱。
    所以她当然会在能力范围之内尽可能地对他们好,虽然有些时候在别人看来完全没必要。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75223/199183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