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在想要的时候叫馨娘上门,其余时间裘县令仿佛没有馨娘这个人一般,养外室还时不时送银子送首饰的呢,馨娘连外室都不是,浑然就是抵债的物件儿。
    没了陈老爷,没了货物,陈家的商铺尽数关闭,虽说不用还欠裘县令的一万两,但陈母素来就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加上陈业的双腿需要延请神医治疗,买药材和给神医的诊费都是一大笔银子,坐吃山空,又哪里来得这许多银子?
    陈母发愁,和薛海说了,薛海犹豫半天,道:“我倒有个主意,就是怕你不乐意还怪我。”
    “什么主意,能赚钱就行,你快说啊!”一听到有办法可以赚钱,陈母的眼睛都亮了。
    薛海道:“你不是还有个儿媳妇,长的不比醉香楼的头牌差,胸大腰细的,哪个男人不爱?干脆说服她,就在家里挂牌子接客,名声打出去能赚不少银子呢,醉香楼的头牌一晚上就得花百两银子,一个月就是几千两,一年就是几万两银子啊。”
    听到让儿媳妇卖身为妓陈母还不乐意,但听到最后,一年几万两银子,陈母就动摇了,薛海接着道:“侄儿媳妇那容貌身段,怎么的也值几十两银子吧。”
    任何地方都有穷人和富人,几十两银子是镇上人一年多的花费,是村里人两三年的花费,但对于县里甚至府城里的有钱人来说,就是一顿饭,或者一件衣服的费用。
    薛海这么热情的出主意,自然是想要从中捞钱,他以前巴结义兄陈玉章,现在陈玉章死了,他要是去巴结县里的富商就显得太过无情无义,还难以挤到富商身边讨好,干脆让馨娘卖身,又能拿钱又能找到路子和大户们交好,一举两得。
    馨娘的命运在两人的三言两语中定下来,陈母找馨娘说和的时候,馨娘趴在床上哀哀切切的哭泣。
    她嫁到陈家就是为了避免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命运,怎么到头来没有被亲爹卖了,却是被婆婆卖了?
    陈母又是苦求又是劝慰又是威逼,“业儿的腿那样,娘又是个没能耐的,家里不靠你还能靠谁呢,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看着业儿的腿因为没银子医治一直好不起来?再说你都和裘县令好过一场了,还怕和其他人不成,闭上眼谁都一样的,你要是不答应,咱们一大家子只能一起饿死了。”
    陈母说到最后,又是哭又是跪在馨娘跟前,把馨娘吓到了,她一向是孝顺的孩子,在婆婆的下跪逼迫下,点头答应了。对于卖身接客的命运馨娘只觉得悲哀,在母亲逝世后她就日夜害怕着这样的命运,到底还是逃不过,至于别的感觉倒是没有,馨娘苦笑,可能和初夜被叔叔逼奸,接着又被知县大人淫玩了身子有关吧,反正早就不是清白身子了。
    陈母花了些银子把宅子装扮一新,处处都瞒着陈业,陈家多余的下人都被发卖了,只余下几个长相只能说是端正的伺候,被陈母下令封口,陈业竟对此事一点儿不知的。
    陈母原本还想着逼迫家里几个年轻秀美的丫鬟卖身,俨然要把陈宅改作娼院,那几个丫鬟抵死不愿,拿了银子叫家里人来赎身,没有家人的也认了干亲让干亲出头,赎身离开陈家。
    淫靡艳事<艳妻>下人的鸡巴入了主子的穴
    <艳妻>下人的鸡巴入了主子的穴
    馨娘挂牌子卖身的消息余铁牛是第一个知道的,余铁牛的卖身契早就赎回来了,只是依旧在陈家做事。
    陈老爷没了,他就顺理成章的脱离陈家,依靠着积攒的巨款转身成为曲阳县的绸缎商人,将曲阳县周围棉布绸缎低价收了,运到北方高价卖出。
    得知馨娘沦为私娼卖身,他找上薛海,出了一百两银子,就为了一尝馨娘的美穴。
    薛海知道余铁牛一跃成为绸缎商,不必多想就知道他的银子哪里来的,但他如今比不上余铁牛,看到白花花的银子,脸上堆满笑,道:“余兄弟放心,保证你是我们馨娘的第一个客人,今晚就能抱得美人睡。”陈母虽然也生气一介下人竟然觊觎主子,但看到银子就什么气都消了。
    只有馨娘,在被余铁牛抱住揉捏臀肉的时候才知道她的客人就是曾经背着婆婆摸她的屁股的下人。
    “是,是你,怎么会是你?”馨娘睁大眼睛,不可置信道。
    余铁牛隔着薄薄的衣物,两只大掌覆在她浑圆挺翘的臀肉上,五指合拢又松开,百般的玩弄揉搓她的骚屁股,“怎么不能是我?那天第一次见到你,光着屁股,又长又白的两条腿,腿心的骚穴说不定还是湿湿的,看着就勾人,那时候我就想,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揉你的肥屁股,肏你的骚屄,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落到我手里了,只要有钱就能肏屄摸屁股揉奶陪睡的陈少夫人。”
    馨娘的身子都是僵住的,如果是个陌不相识的客人,她可能不会觉得这么的羞耻,和下贱。
    但偏偏是余铁牛!
    余铁牛一把撕开她的衣服,按着馨娘坐在他腿上,又是捏屁股又是摸穴,宽厚粗糙的手掌捂住阴毛遍布的阴阜,食指在穴口轻轻戳刺。
    “啊……别啊……”馨娘突然被手指碰了花穴,长吸一口气,小穴绷紧,僵硬的身子顿时软化成了一滩水,无力的靠在余铁牛怀里。
    余铁牛抬起她的屁股,用力不住的抓揉,馨娘吃痛叫出声,“咿啊……轻,轻点,疼……”
    “疼就听话,放松点,手指给你捅捅穴,不然一会儿大鸡巴进去,小屄被入烂了可怪不得我。”
    馨娘胸前两团手感十足的乳肉,身后雪白圆翘的屁股,身段儿丰腴肥美,骨架却是纤纤细细的,坐在余铁牛怀里,显得小鸟依人。余铁牛的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在她耳边道:“看啊少夫人,奴才的手指就插在你的小屄里头呢,怎么样,被手指肏穴爽不爽?”
    馨娘低头看,她的穴里被塞了两根手指,此时正一抽一插的在小洞里进出,小穴里头不断的流出黏腻的汁水,肥嫩绯红的花唇被他的另一手掰开,隐藏在杂乱毛发中的娇嫩阴蒂被大拇指按揉着,股缝还有一团火热坚硬的东西戳着,想到一会儿就要被臀缝间的这根肉棍插到穴里来回进出摩擦,无论是心里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快感越来越烈,馨娘几乎要撑不住呻吟出来。
    “想不到夫人千挑万选,选了你这么个骚娃娃,这要吸多少男精才能长出这么一大片的阴毛,怪不得要挂灯笼当私娼卖身。骚水流得真多,弄的我满手都是。”余铁牛带着几分嫌弃,拔出手指在馨娘干净温软的臀肉上擦拭手掌的黏腻淫液,解开自己的裤头,掏出一杆凶器,粗大的头部就着湿滑黏腻的淫水挤入窄小高热的肉道,余铁牛握着馨娘的腰,挥着鸡巴一上一下的顶撞嫩穴。
    在粗大的阴茎插入小穴的那一刻,馨娘终于忍不住叫出来,“唔嗯……进来了啊……”
    余铁牛插着穴道:“下人的鸡巴插到少夫人的骚穴里了,少夫人觉得怎么样,骚屄被鸡巴肏得舒服吗?”说罢自言自语带着几分得意道:“要是陈老爷没有死,我还肏不得您的屄呢。”
    馨娘哭叫着,“不要插了……鸡巴入得好深咿咿呀……插到子宫里了呜呜呜……”
    坐着挨肏鸡巴插入得比别的姿势还要深些,被龟头干到宫口,戳到子宫里面,淫水就和山泉一样涓涓流淌,馨娘被他肏得仿佛要晕死一般。幸好余铁牛入了一刻钟,觉得这样的姿势不能大开大合的肏穴,抱着她的大腿站起来,一边抽插一边走到矮桌边,将她放在桌上揉着她的屁股入她的穴,白嫩坚挺的两团软肉被压在冰凉的桌上,随着男人鸡巴的抽插被摩擦发红。
    馨娘光洁的背和脊椎骨被粗粝掌心抚摸,余铁牛插穴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狠插几下,在射精前夕拔出鸡巴,将腥浓的白浆射在馨娘的臀肉上。
    余铁牛半软的鸡巴在腿间摇晃,他将雪白臀肉上的白精一点点的摊平,让每一寸臀肉都沾上他的精液,心情极好。
    馨娘感受着带着茧子的粗糙掌心在自己的臀肉上轻抚,羞怒屈辱,却毫无办法。
    在余铁牛的鸡巴再一次硬起来时,馨娘躺在他身下,一条雪白玉腿被男人抬起,敞露着遍布黑色毛发的私处,肥厚的阴唇上还带着精液的黏腻,就这么被余铁牛粗大的硬物插入小穴。馨娘心里的抗拒比和知县睡觉时更甚,身体却不顾主人的意愿迎合着大鸡巴的肏弄,骚穴挟裹着粗硬炙热的物事,淫水一波波的溢出,被大龟头又插回甬道内,媚肉服服帖帖的缠在肉棍上,在余铁牛的鸡巴退出小穴时还不舍的跟着。
    余铁牛又快又狠的插了几百下,渐渐放慢动作,将鸡巴抽出半截,只用半截鸡巴捅干小屄,硕大龟头就在小穴口附近肆虐插干,一抽一插,再一抽一插,如此反复。
    花穴深处没有得到半点抚慰,馨娘全身的淫欲都被他挑起来了,饥渴寂寞一齐涌上来,抗拒变成了哀求,哭泣着让余铁牛用鸡巴肏她的骚心,“呜呜呜……骚心痒,呜……大鸡巴插深一点,插到子宫里呀……骚心痒死了嗯嗯……”
    余铁牛忍耐着将尽根插入的心思,粗喘着道:“少夫人叫谁插你的屄呢?”
    “铁牛,铁牛哥哥,快用你的大鸡巴捅我的穴,呜呜啊啊……骚屄难受,大鸡巴救我咿啊啊……”馨娘顾不得礼教阶级,一心只有填塞在她穴里的大鸡巴。
    余铁牛满意了,腰身一挺,鸡巴次次深插入穴,碾压着骚穴嫩肉,馨娘被干得快感连连,乳儿乱晃,双眼无神,只知道感受着骚穴里的那根带给她快乐的大棒子。
    夜不休,欲不止,最终停止的时候,骚穴被肏得红肿不堪,污浊遍布,流淌着白浆的小洞还塞着一锭五十两的银子。
    淫靡艳事<艳妻>为取出缅铃跪舔鸡巴
    <艳妻>为取出缅铃跪舔鸡巴
    在馨娘被逼迫为私娼替婆婆赚钱的名声传出去后,裘县令派人来给馨娘传话,说晚上要她伺候,陈母就为馨娘推了说好今晚过来的余铁牛。
    戌时,打扮妥当的馨娘坐上小轿去县衙后院,县衙后门到裘县令房中的路,馨娘走过两三次了,这是第四次,她已经不需要老嬷嬷道路了。
    走入后门的时候,馨娘走得羞耻又小心,脸颊泛着情欲的红晕,亏得天黑才没被人看出端倪。
    馨娘卖身做私娼的名声极大,就连看门的两个仆人都知道了,当初还以为馨娘是被县老爷看上不得不献身或是看上县老爷的权势自愿贴到老爷身上的,没想到竟是个深闺怨妇,寂寞难耐甘愿卖身,夜夜做新娘啊!
    看着貌美秀雅,谁知道是个夜夜骚屄发大水的淫娃,也不知道此刻她腿心的骚屄是不是湿漉漉的,两个仆人看着馨娘的背影,有些不怀好意。
    他们对于馨娘为娼的内里详情知道的不甚清楚,都是在别人那里听说的,别人怎么说他们就怎么信了。
    其实两个看门仆人的猜测没错,馨娘的小穴确实是湿哒哒的,里头含着一个缅铃,在敏感的小穴里震颤不休,馨娘一路被抬着来到县衙,腰肢都被震酥,泄了两次身,丰沛的淫水喷出花穴,被亵裤兜住了,不说骚屄,就连臀肉和大腿都是濡湿的,还能感觉到多余的骚汁从亵裤边沿溢出来,顺着大腿流到小巧的绣鞋。
    馨娘几乎是走一步路就夹一下穴,不自觉的扭着屁股,生怕穴里的淫物被湿滑的淫水带得掉落脱离小穴。
    因为心里想着不能被人发现,越发的觉得背后的目光透过黑暗黏在她的小穴上,羞臊情动的要哭出来。
    好不容易来到裘县令房里,反手关上门馨娘就腿软腰软的站立不住,瘫坐在地上,小穴里的缅铃因为坐在地上的动作又狠狠的震动一下,刚巧撞到花心,馨娘颤抖着缩着穴儿喷出一股淫水。
    裘县令坐在桌边朝她勾勾手指头,馨娘就迫不及待的脱下浅紫色斗篷和薄纱衣裳,裸着身子屁股一扭一扭的向他爬过去,跪在男人腿间,拉下裤头,手握着半硬的鸡巴,红唇微启,柔嫩的小舌头在肉冠凹槽处舔来舔去,一边舔一边道:“嗯嗯,老爷,啊呀小屄好酸……奴家把您送来的东西放到小屄里头了,嗯……那东西在奴家的穴里一直动,啊嗯嗯……小屄被震得一直流水……”
    裘县令抚摸她细白的后颈,馨娘光洁的额头贴在他肚皮的两层肥肉上,“小淫娃,把老爷的鸡巴都含进去,老爷满意了就帮你把拿东西取出来,用大鸡巴重重地捅你的骚穴。”
    “唔唔……”馨娘眨眼点头,小嘴张开,将龟头和一大截肉柱纳入嘴里,牙齿都缩着,小舌头不停的舔弄,直到嘴里肉柱的每一寸都被舌头舔过。
    前端的肉冠顶到喉咙口了,馨娘嗓子忽然痒得很,雅致清丽的小脸深深的往裘县令的肉囊处埋下去,将一大根鸡巴全部含到嘴里,喉头的嫩肉宛如紧嫩的蚌肉一般吸着龟头。
    淫靡艳事<艳妻>缅铃被鸡巴顶到子宫
    <艳妻>缅铃被鸡巴顶到子宫
    裘县令爽的打了一个激灵,好多年没有女人伺候得他这样舒服了,他打定主意要让馨娘一直这样上门送屄挨肏,当他的精盆,直到他玩腻为止。
    馨娘的嘴一吞一吐的套弄着肉棒,舌头和口腔相互配合,裘县令差点被她吸的射出来,赶紧拍拍她的脸颊,示意她吐出自己的鸡巴。
    “老爷,您可以帮奴家把小屄里的东西取出来吗?小屄想要被您的大鸡巴插了。”馨娘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坐在地上双腿屈起分开,手指掰开两瓣肥嫩滑溜的花唇,露出中间鲜红的小孔,那里被黏湿的淫水覆盖侵染,仔细看还能看到小孔附近的嫩肉被缅铃震动得微微发颤,真是淫荡勾人。
    裘县令怎么会如此简单的放过她?他拉着馨娘的手臂将她抱在怀里,面对面的坐在他的腿上,毫无遮掩的私处磨蹭纠缠在一起。
    裘县令的手掌从后背脊椎一路往下抚摸,短胖的手指在股沟的凹陷滑到泥泞潮湿的肥嫩淫屄,两根手指并拢在一起,突然插入湿滑的蜜洞里勾弄起来。
    “嗯嗯啊……老爷不要抠小穴啊嗯……帮帮奴家……小穴被震麻了呜呜……”馨娘的小穴紧缩夹着入侵的手指,淫水一滴一滴汇聚到穴口,滴到蹭着她私处的粗硬鸡巴上。
    裘县令一手压着她的腰把她按在自己胸口,另一手在馨娘的小骚穴里抽插,指尖往里伸进去也摸不到缅铃的边,仅仅能感受缅铃的震动,和湿软异常的媚肉,看着馨娘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满意道:“这缅铃是南边传来的好东西,一个要价十两银子,本老爷还没给家里的姨娘用过,就先给你送去了,你说老爷疼不疼你?”
    “嗯嗯……老爷疼奴家,奴家的小屄给老爷的大鸡巴肏,嗯啊啊啊……求老爷帮奴家,把东西取出来吧呜呜啊啊……”馨娘被这淫物折磨得腰肢发颤,双腿无力垂在裘县令腰侧,花穴大开,偷偷的放松骚穴试图将在淫穴里作乱多时的缅铃挤出来。
    裘县令的两根手指就插在穴里,哪里能不知道馨娘的小动作,指尖一推,就把缅铃又推到骚穴深处了。
    馨娘蜷缩着脚趾尖叫出声,“啊啊啊……老爷不要……嗯骚屄好美咿啊啊啊……”
    “老爷疼你,你也要疼疼老爷,让老爷的鸡巴入到你的洞里,插几下就你这骚穴就好了。”裘县令抽出手指,扶着自己的被淫水弄得湿透粘滑的大鸡巴,就这么插入到含着震动缅铃的花径里,一颠一颠的抖动抽插,“大鸡巴和缅铃都在你的屄里头干你,骚屄爽不爽?瞧着骚水流得,老爷的精囊都是湿的,小骚货一定爽透了,看老爷的鸡巴插烂你的小屄,干死你个骚娃娃!”
    “啊啊啊……不,不要插了,大鸡巴不要肏奴家的屄嗯哦哦……缅铃被大鸡巴插到子宫了,呜呜呜……子宫被缅铃肏了嗯啊啊……”馨娘攀着裘县令,奶子被顶弄得晃来晃去。
    淫靡艳事<艳妻>缅铃磨子宫潮吹
    <艳妻>缅铃磨子宫潮吹
    “骚屄夹得这么紧,还说不要,口是心非的小骚货。”裘县令一巴掌扇在白腻的乳肉上,掐着馨娘的小腰抖动,鸡巴在骚穴里进进出出。被鸡巴入穴肏弄了约莫一刻钟,馨娘就抽搐的穴肉,就要达到高潮,谁知裘县令却在这时故意拔出鸡巴,“小骚货,现在如你的愿了,要不要老爷的大鸡巴肏你的骚屄?”
    即将达到极乐的高潮,小穴里的鸡巴却没了,馨娘不上不下的憋着,骚穴媚肉绞动,空虚难受得落泪,扭着屁股让骚屄接近裘县令的大龟头。
    裘县令不让她如意,道:“怎么样,小淫娃,要不要老爷的大鸡巴肏你的骚屄?想要就好好求本老爷,老爷我一定满足你,把你的寂寞骚屄灌满烫烫的精水。你要是不想被鸡巴肏穴,我这就放你离开,放过你,以后也不会逼你上门了。”
    馨娘嘴唇动了动,只要说不愿意、不想要被大鸡巴肏屄,就可以脱离县老爷的魔爪。
    说啊,说啊!
    馨娘在心里催促自己。
    但是骚穴的空虚和瘙痒让她无法忽视忍受,缅铃还在颤动着,得不到满足的骚穴只能徒劳的分泌出滑腻的骚水。
    馨娘闭上眼,她的屄早就被男人的大鸡巴入惯了,说了要县老爷的鸡巴肏穴,立时就会有一根热气腾腾的棒子填满自己空虚的骚屄,就算承认自己是个欠肏的淫娃骚货又怎样,她早就是个娼妓了,她的余生就应该张开腿挨肏,她的骚屄就应该容纳不同男人,不同形状的鸡巴,当个鸡巴套子。
    馨娘哀哀哭泣道:“奴家,奴家想要被老爷的大鸡巴肏穴,呜呜……骚屄痒死了,老爷,大鸡巴快插进来……”
    裘县令满意一笑,将鸡巴插到湿热的穴里,托着馨娘的屁股把她放到桌子上,抬着她的两条修长匀称的美腿,大开大合噗嗤噗嗤的肏干起来。馨娘被鸡巴填满阴道,粗大的鸡巴在骚穴里进出摩擦,带来的快感击垮了她当初想要嫁个汉子过普通妇人相夫教子的日子的愿望。
    她一手揉着晃动的雪白大奶,指尖刮过樱红的奶头,放荡的呻吟:“嗯呀……老爷的大鸡巴肏死奴家了嗯啊啊……骚屄好美……坏铃铛不要肏奴家的子宫了呜呜呜……爽死了,骚屄爽飞了咿啊啊……”
    “骚货,天天被鸡巴入穴这小屄还这么嫩这么紧,天生就是挨肏的料子,你婆婆也算是慧眼识珠了。”裘县令吭哧吭哧的干出了一头的汗水,鸡巴在骚穴里变换角度的撞击,十下有三五下是对着骚心肏的。
    馨娘沉浸在挨肏的快感中,毫不在意裘县令的侮辱,还弓起腰身,捏着奶儿送到裘县令嘴边,“嗯哼啊……老爷,吃吃奴家的奶子……嗯骚奶头痒得很嗯啊啊……不行了,骚屄好爽……”裘县令张嘴把奶头吸到嘴里,一边吸奶一边啪啪的插着穴儿。
    “啊啊啊……铃铛在磨子宫嗯哦……骚屄要喷了,喷了嗯哦哦……”馨娘抽搐着身子,被缅铃连同不断抽插的鸡巴弄的潮喷了,透明水液从子宫里喷出来,浇在银质的缅铃上,惹得缅铃疯狂震动,延长了潮吹的时间。
    裘县令只觉得龟头被大量温热液体冲刷,骚穴嫩肉夹缩着裹着他的肉根,爽得他头皮发麻,忍不住在骚穴里射出一波精液。
    许是馨娘的潮吹让裘县令性致大发,取出两粒壮阳的药物和茶水服下,阳根立即直挺挺硬邦邦的竖起来,将馨娘翻来覆去的奸了个遍,连续五六次的浓浊精液都射在骚洞里,结束时用白玉葫芦塞入穴里堵住,才肯放馨娘离开。
    靡艳事<艳妻>下人淫辱
    <艳妻>下人淫辱
    馨娘双腿不自然的立着,打开房门慢慢走出去。裘县令饶有兴味的看着美人骚屄被灌满精水,走路艰难如柳枝随风摇曳的虚弱姿态,故意嘱咐道:“骚屄夹着些,别把老爷的子孙液漏出来了。”
    果然,馨娘的双腿反射性的夹住,两瓣红肿的肥厚花唇都合拢在一起,骚穴里塞着个玉葫芦的感觉异常清晰,她紧张的左右看看无人才安下心来,回头含嗔带怨地看了眼站在门口披着一件外袍的裘县令,继续往外走。
    往日只有两个人看守的后门竟然出现了四个人,仔细看这四个人都是看守后门的,就是班次不一样。
    馨娘缓步走到后门,被其中一个人伸长手臂拦在小门中间,盯着馨娘泛着媚态的小脸道:“诶,县衙后门可不是小娘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就是,白白的让你进出这么多回了,总得给点打赏吧。”
    “我们兄弟几个也不贪心,知道小娘子你家里缺钱,就不要你给银子了,不过嘛,总得给点别的吧,毕竟,隔个十天八天的就要给你开门关门的,辛苦的很呐。”
    几个人一人一句,将馨娘逼到墙角。
    “那,你们,你们想要什么?”馨娘磕磕巴巴的,她只想马上出去,回家里把小屄里的玉葫芦取出来,挤出穴里的男精,洗干净一身的污秽。
    解全摸着馨娘的脸蛋,胯部贴在她的大腿,道:“送屄上门挨肏的小骚货,你说我们要什么,当然是要肏你的小嫩屄了。”
    馨娘脸色大变,勉强笑道:“这位哥哥说什么呢,裘老爷若是知道了会生气的。”
    和解全一同值夜的郭旺道:“只要你不说,我们兄弟不说,老爷哪里能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劝你乖乖的脱了衣服,掰开屄让大鸡巴肏吧。”
    另外两个李兴和王猛,一边贪婪看着馨娘胸前露出的大片白嫩一边无惧的笑出声,他们敢在此处拦住她,就能保证县老爷不会发现,再说,就算发现了,也有人保住他们。
    王猛不耐烦的凶恶催促道:“快脱了衣服让我们看看奶子和小屄儿,别说,我都半个多月没碰女人了,真是想得慌。”
    李兴笑道:“兄弟照顾你,等会儿就让你第一个上好了。”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没有把馨娘的抵触放在眼里。馨娘趁着他们说得真欢,悄悄弯下腰朝着解全和郭旺之间的一点空隙猛的冲出去,被一直斜眼注意着的李兴拦住,撞到李兴怀里。
    李兴桎梏住她,握住她挥舞的手腕,王猛帮助拉下馨娘的腰带,瞬间衫裙脱落,只见一对浑圆高耸的奶子托着水绿的肚兜,肚兜上还有干涸的白浊痕迹,下身竟然连个亵裤都没有,就这么敞着骚屄——其实是因为亵裤吸满了淫水,半干后散发着浓烈腥甜的骚水味,馨娘害怕被人闻出什么才不穿的。
    几个人看得眼睛不眨,王猛咽下口水,率先上前粗暴的撕烂脏污的肚兜,两只大掌握着奶子揉搓起来。
    HаιㄒаnɡSHùщù(海棠書楃).CоM
    --

章节目录

淫靡艳事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烟花微微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花微微笑并收藏淫靡艳事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