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内光线暗淡,但是那血迹彪出的痕迹还是清晰可见。骆驼的脑门上被打出了一个窟窿,子弹射穿他的脑袋,让他连惊叫的时间都没有。
    在他的正前方,吉龙天一手举着火把,一手冷酷的抬着枪,他将心中按捺的不爽彻底发泄。在击毙骆驼后,他又连开两枪,将所有的不忿都反击到这具已经开始冰冷的尸体上。他是吉祥街的大佬,他怎可会受这种屈辱。
    砰,又是一枪,那是小野反击的声响。但是吉龙天早就料到了后方的偷袭,这个胖子竟然无比灵活的闪开,且又一次将火把扔在地上,依然不见了踪影。
    这种在黑暗中闪现的本领,就连卓乐峰都称赞不已。他还没从骆驼被爆头的情形中走出来,就忽然意识到光线再次一亮,而这一回,就在他的身旁,小野举枪对着自己。但是小野并没有开枪,只是愣了一下后道了句:“怎么是你。”
    这一出声,小野就意识到情况不对,而卓乐峰也想道一声小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又一声枪响之后,小野痛苦的倒在地上。手上的枪也掉落在地,肩头汩汩涌出的鲜血让其浑身颤抖。
    火把又一次支了起来,而这一次又是吉龙天举着火把走了出来。他冷峻的举着那把枪,枪口直直的对准小野。在吉龙天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怜悯,反而多处的是愤怒和仇恨。
    “不要,不要杀他!”卓乐峰赶紧起身,他想要冲上去阻拦,可这一次吉龙天的枪口也瞬间调转对准了卓乐峰。
    “卓乐峰,你刚才放了我。所以我也不想杀你。但是这个人必须死!得罪我吉龙天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卓乐峰哀求道:“吉老大,罪魁祸首是骆驼,他已经死了。小野这个人从头到尾没拿枪指过你。你何必要杀他!”
    “蠢货,我不杀他,他就得杀我。这个时候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卓乐峰,你第一天出来混吗?给我滚一边去。”
    吉龙天态度强硬,他的目光狠毒。除了注视卓乐峰,他也早就意识到小野真要捡起地上的枪。这个动作彻底让吉龙天失去理智。砰的一枪,子弹从卓乐峰的身边划过直接射中小野的心脏。
    那声枪响让卓乐峰整个人浑身冰凉,猛然回头时,他已经见不到小野的目光。小野中枪后直直的趴在地上,鲜血从身上流出,依然没了任何呼吸。
    就在几分钟前,该死的人还是吉龙天。如果卓乐峰那一枪打下去,吉龙天死了,骆驼和小野都不会死。可现在,吉龙天活了下来,可骆驼和小野没了性命。在来的路上,小野还在念叨自己的妻子女儿,如今,他的妻子女儿又该如何接受这一切。
    “我让你别开枪,你没听见吗?”卓乐峰暴怒的冲上前去,一把揪住吉龙天的衣领吼道,“你非要赶尽杀绝吗?”
    “是他们要对我赶尽杀绝!”吉龙天一点都不紧张,他是老江湖,他很清楚此刻他彻底安全了。威胁他的人只有骆驼和小野,至于卓乐峰?在早前的情况下都没开枪,现在就更加不会枪口相见,“卓乐峰!我说过,你救我,你不会后悔。如今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你可以对我提出任何要求。”
    “我现在后悔了,我恨不得杀了你。”
    “哼,别说气话!他们该死,是因为他们找错了对手。”慢慢的拨开卓乐峰的双手,吉龙天将枪放进自己的口袋。又在光线的照射下,他将地上的另一把枪捡了起来,那在手上道,“你我都是吉祥街出来的人,吉祥街出来的兄弟都讲义气,都知道抱团。现在宋成虎不仅抢我的货还想要我的命,这笔账我必须要算。这两人已经死了,想必你也已经回不去了,不如跟着我,我们一起去找宋成虎算账。我向你保证,我会给你一个更好的前程。”
    这绝对不是卓乐峰设想的剧情,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卓乐峰的预期。他太低估安京市的这些老江湖。这些犯罪分子,哪一个不是浸淫多年,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卓乐峰想要算计他们,可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互相算计互相生存。
    如今小野和骆驼已经死了,卓乐峰不清楚如何回去和宋成虎交代,这也同样意味着他无法接触到宋成虎背后的那个人。不管那个人是不是乐家成,总之现在,卓乐峰需要改变策略。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又为什么要杀你。”冷静下来的卓乐峰知道他需要认清形势,作进一步谋划。
    吉龙天指了指外面:“出去说,老子可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那两句尸体就静静的躺在那里,如果卓乐峰不通知警方,或许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在他和吉龙天退出山洞后,吉龙天同样用树枝树叶遮挡住洞口。
    已然是深夜,四周黑的让人瘆得慌。在这个荒山之上,时不时还能出现一些奇怪的叫声,那些叫声带着哭腔,仿佛是有人在诉说山中的血腥。
    “宋成虎在石青县有一处药材加工厂,这个加工厂专门处理过期和违禁药物,同时合成部分毒品。早些时候他提出跟我合作,想要在石青县扩大生产。但是这家伙太黑心,不仅狮子大开口,提出诸多无理要求,更是在我帮他联系到国外供货商后,想要一下子将我撇开自己跟对方单独接洽。这自然惹怒了我。我带人跟他干了一仗,再后来,宋成虎找了人从中斡旋,想要找我和谈。结果没想到,这个混蛋把我骗到石青县来,竟然暗算我,把我关押在山洞中,还打算让你杀了我!”
    安京市的江对面就是池城,石青县是池城下属县。石青县大部分地区属于山区,不仅经济发展缓慢,当地也存在诸多问题。这些都成了很多犯罪分子利用的条件。
    整个池城都在安京市的经济辐射范围之内,甚至安京市的犯罪网络也早已经渗透甚至控制了部分池城地区。所以,当吉龙天说宋成虎在石青县有非法工厂后,卓乐峰一点不吃惊。而吉龙天和宋成虎想要在石青县合作,这两人又要黑吃黑,这说明石青县的犯罪利益很大。
    在山上转悠了好一会,因为对环境实在不熟悉,他们竟然一直没有绕出去。累了一晚上,两人都有点疲乏,吉龙天索性决定就在山上露宿,等到天一亮在找路下山。
    对于在这种环境下露宿,卓乐峰还不曾有过体验。倒是吉龙天看上去非常熟悉,一边找到树枝和树叶,一边找个地方就开始生火。
    山上寒气重,加上夜晚说不定会有野兽出没,如果不点火,两人真的会有**烦。在吉龙天的指挥下,卓乐峰也总算将火堆支起。两人围坐在火堆旁,靠在大树上,这一夜,对他们而言确实不会非常舒服。
    这种环境下,想要安然入睡也确实困难。特别是两人稍微有点倦意,莫名的声响就让两人神经紧张瞪大双眼看着四周。
    在树林深处,他们似乎能看见一道道亮光,那是某些动物的双目。它们也在暗中虎视眈眈的盯着人类。
    吉龙天将枪握在手上,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这个胖子不畏惧,但是也不懈怠,他的种种表现证明他确实有实力混出如今的模样。
    “想要出来混,为什么不跟着我和华老大。毕竟你也是吉祥街的人。”这一夜很难熬,既然睡不着,吉龙天也想找些话来说。
    这个问题卓乐峰以前回答过,所以他不想多说:“跟谁有时候只是一种巧合,比如我和泰哥。”
    “哼,余友泰!那家伙确实比宋成虎更好打交道。余友泰是笑面虎,会做人。而宋成虎则是真正的一只老虎,吃人不吐骨头。你这次被宋成虎的人带过来对付我,想必宋成虎是要对你进行考验。”
    既然吉龙天想聊,卓乐峰也想知道更多:“余友泰和宋成虎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说余友泰是黑白生意都做,那宋成虎就是只玩黑道。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其实我也说不好。只是从我和这两人打过交道来看,这两人背后应该有利益网络,甚至不排除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老板!”这话从吉龙天口中说出,则是更加契合卓乐峰的判断。
    “连你也不知道他们背后老板是谁?”
    “哼,小兄弟,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安京市这趟水很深,很多时候都不是表面上你们看到的那般。打个比方来说,世人都知道安京市有一个吉祥街派系,就是说吉祥街出来混江湖的人,都基本上会遵从吉祥街的规矩。他们之间有关系网络连接,或是亲朋,或是邻居同学,总之,这些人会常常联手。正因为有吉祥街这个派系的存在,这些年,没人敢随便动吉祥街的人。甚至警察想要将吉祥街派系一网打尽也是徒劳。就拿前阵子来说,虽然警方趁机打击孙久强和吉祥街派系,但是吉祥街诸人也只是这段时间稍微低调,等风头过了,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同样的道理,宋成虎和余友泰这些人,难道他们背后不存在什么派系吗?只是和吉祥街派系不同,吉祥街派系在明,而这些人的派系联盟或许在暗。吉祥街派系联合众人的关键在于吉祥街,而宋成虎和余友泰这些人联系的关键是什么?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秘密组织?”

章节目录

潜行追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摸底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摸底牌并收藏潜行追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