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饭后,许彦卿匆匆去了书房,窗外乌云翻滚,正蓄势酝酿一场暴雨,一丝风都无,树枝间的夏蝉也成了烟嗓。
    房间如蒸笼,桂喜又有孕更是体热,解开元宝扣,帕子伸进乳间皆是汗珠子,起身掀帘出门,过道总算还通些风,赵妈搬
    来椅子伺候她坐。
    小翠蹲在桂喜脚边点一盘绿蚊香,现大户人家开始时兴用打火机,她不太会用,按了几次出点火星又瞬间灭了。
    “笨丫头,甚麽都学不会。”赵妈发急,要过打火机“呯”的一声,火苗打燃,再递给小翠:“用力,一定要用力。”
    蚊香终于袅袅升起烟来,桂喜胳膊上盯了几个蚊子块,赵妈嘟囔的进房去拿花露,小婵也搬了绣凳靠墙摆着,稍顷冯氏
    摇着团扇从门内走出,看到桂喜在乘凉,坐下笑道:“你怎一个人在这儿?今二爷才回来,怎就没了影?”
    桂喜抚着挺肚儿,抿唇道:“他忙得很呢,东三省那边闹乱才平息,这边又是一堆待处理的事儿。我总在这儿,他心底
    安定。”
    “也不全然。”冯氏接过一片西瓜,让小婵拿给桂喜吃,桂喜摇头谢绝:“吃这个容易小解,现在蹲下不方便。”
    冯氏接着道:“大老爷腿好的时候,也是忙得脚不沾尘,鲜少归家,有时十天半月见不着人,我也权当他辛苦,这家大
    业大的,那时皆靠他撑着,想来都觉不易。后首才发现呢,其实皆我们妇人之仁,自以为是,他只是对你没时间,对别的女人
    呀,时间像绵里水,挤挤都是。”
    桂喜语气平静:“大老爷温和敦厚,应不是那样的人,只怕大嫂误解他了罢。”
    冯氏笑了笑:“你是不知,那会报纸全是他和各种女人私会的照片,有模糊的有清楚的,远景的近景的,房里的房外的,
    老太太总骂我呆板不风流,不讨男人喜,又怨我怀不上子嗣,整日里张罗要给大老爷纳妾。”顿了顿:“你得二爷宠,如今又
    有身子,自然不会懂我煎熬度日的心情。”
    桂喜默然不语,冯氏问小婵:“谢芳呢?平日里她和二姨奶奶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今怎人影也不见。”
    小婵嚅嚅道不知,还是秦妈接话过去:“晚饭也没吃呢,就躲回房里不出来。”
    冯氏望着桂喜笑道:“老太太又发急,要给大老爷再挑个妾传承子嗣哩。”
    桂喜没搭腔,稍顷唤赵妈过来:“那一砂锅鸡汤没怎麽动过,热一热端到谢芳屋里去。”
    交待完让小翠搀扶着站起,自回房歇息。
    窗外一阵凉风呼过,郁集多时的雨拍打着屋檐,房里的热气也嘶嘶地散了,桂喜倚着枕看了会书,便困倦的不行。
    待察觉有人在吻她方惊醒过来,是许二爷,不知何时风停雨住,听纺织娘在窗外铮铮弹琴。
    桂喜嘤咛,张了小嘴任他劫掠,一来二去不觉情动,主动抬起胳臂揽住他的颈子,不曾穿衣,赤着上身肩背微凉,还有未
    拭净的水渍,及清爽的皂角味儿,显见才沐洗过,手儿顺着脊骨往下滑,来至腰腹间,触及柔滑的缎袴,她轻轻拉抽松系带,
    指尖从袴沿挑逗地探了进去。
    第壹陆陆章欢情浓(高H)
    手指包裹住他胯间龙柱,竟比往昔更粗壮饱实,桂喜撇撇嘴:“怎这麽大?”
    大不好麽?竟还嫌弃不成!许彦卿惩罚地咬她乳尖儿,听她啊呀娇叫,有甚麽吸进嘴里,稠浓香甜,不觉一怔,取过一旁油灯来照:“是何淌出来?”
    桂喜脸通红,拿胳臂横掩在胸前,把两团圆肉时隐时现,不许他看:“乔大夫说是会泌些奶水。”
    许彦卿有些不解:“还没生怎会有奶?”
    这让桂喜怎麽解释,她愈发臊了,瞪起眼凶凶地:“不告诉你!”
    “长本事了。”许彦卿眼眸幽黯,看她乌油松亮的发髻挨枕,春眉水目朱唇多情,解了亵衣,露出隆肚儿,下穿条大红纱袴儿,竟是妩媚至极。
    下腹似有把火腾的旺燃,再受不住,将灯搁香几上,把桂喜摆弄成跪趴姿势,又怕她难受,拿过枕头垫在肚下,褪下她的红袴儿,因灯火凑得近,橙红的光芒把她一身嫩肤映成上等温玉,似覆了层甜蜜般,俯下精壮的胸膛伏上她脊背,含吮豆蔻般的耳垂,痒的她吃吃笑起来:“不要!”
    许彦卿便去亲吻柔细颈子,发丝几缕荡垂下来,她喘着气撒娇:“不要!”
    许彦卿顺着脊骨舔啄,愈来愈下,咬住圆润腰间的凹涡时,她嗓音都颤抖了:“不要。”
    “这不要,那不要,那你要甚麽?”许彦卿使劲掰开她的臀瓣,将嫣红牝户展眼前,早已春液潺潺淌得腿间水光淋漓。
    “小浪妇嘴硬,不要这里怎闹洪灾了?”他哑笑着戏谑,不敢用力拍她,只用些力气扭了臀肉一记:“白屁股翘起来。”
    桂喜也不晓得怎回事,被许二爷三两下逗弄,就探制不住泄了身子,怕他发现说她骚浪,想用帕子悄去擦拭,却是来不及,直被他尽收了眼底去。
    “啊呀,娃儿动了。”她忽然惊叫,许彦卿怔了怔,额上滴下汗来,真是个不省心的娃啊。
    双手伸至桂喜肚前捧住慢慢抚摸乖乖睡觉,不然出来打屁股。没觉着动静啊!
    桂喜笑出声来,转首看他,眸光亮闪闪地,一咬红唇儿:“骗你呢,你别吓唬他!”
    许彦卿哭笑不得:“调皮!”一把擒住她的下巴尖儿,大舌伸进她的嘴里搅缠丁香,咂换着彼此口水,湿津津如蜜汁儿般甜,迫不及待地吞咽。
    桂喜又不行了,她现在一点都经不起挑拨,吐出他的舌头,早已气喘咻咻,浑身战栗。
    “好哥哥,快来。”将臀股高高翘起,连带腰肢左右扭摆。
    “来做甚麽?”许彦卿眼底浮起赤红,看着她那儿又汪出一大股清透的黏液,肉沟及腿两侧湿成泥泞一片,扒开滑不溜手的阴瓣儿,那桃源洞口像孩子嘴般张阖,焦灼渴求着他。手持异常暴胀粗硬的龙柱抵在洞口摩擦:“快说,来做甚麽?”
    “来肏桂喜。”她浑身如有千万只蚁儿在噬咬钻扒,那股子酥麻痒痛劲儿、直把她折磨的生也不能、死亦不能。
    “好哥哥。”她嗓音儿浪而含泣:“难受的紧,你再不肏进来我要死了。”
    话音才落下,便听噗嗤一声水响,许彦卿那物瞬间尽根没入,直把她的魂魄撞的飘散开来。
    ΧIáosんùo(小言兑),ひK
    --

章节目录

桂花蒸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大姑娘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姑娘浪并收藏桂花蒸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