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怎么新娘子就换成了乐珊呢?

    陈聪贤十几年来一直是个大孝子,他对祖母十分孝顺,对爹娘十分孝顺,所以他不知道应当如何和祖母和爹娘说,我不想娶董乐珊,我要将这门婚事推掉,我要重新娶了董其然回来。

    他也想不通,为什么祖母和爹娘会背着他做了这样的事情。明明,他们也都知道,自己是那么盼望着能将表姐娶回来。

    一口气憋在心里,憋的陈聪贤眼冒金光,刚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就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陈家瞬间就乱了,陈聪贤连晕三天都没醒过来,嘴里还时不时的念叨一声表姐。他不想正眼看守在床边的祖母和亲娘,他只想知道,事情为什么就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这事儿要瞒着少爷才行,少爷现在都还醒不过来,要是知道了这事儿,怕是……”

    “要我说,董家的二姑娘才是灾星呢,你看她这一来,咱们少爷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可怜了董家的大姑娘,明明和咱们家少爷青梅竹马,婚事也都定下来了,现在却……”

    “哎,红颜薄命啊,但愿董大姑娘下辈子能投个好胎。”

    陈聪贤脑袋猛的嗡了一声,努力让自己的脑袋清明起来,再将之前模模糊糊听见的对话给回想了一遍儿,瞬间,脸色煞白,费尽力气拽了床头的铃铛。

    两个小丫鬟忙冲进来:“少爷您醒了?老太太守了您两天两夜,实在是撑不住了,刚被老爷送回去呢,还有夫人……”

    陈聪贤打断她的话:“你们刚才说董大姑娘怎么了?”

    就这么几个字,他都说的是断断续续,小丫鬟一惊,互相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跪下来,连连冲着陈聪贤磕头,却是半个字不敢多说。

    “说!”陈聪贤喊道,脸色涨的通红,神情也略带了几分狰狞,小丫鬟从未见过他如此模样,吓都要吓死了,哆哆嗦嗦的将脑袋埋在地上,就是不敢说。

    “说什么?”外面董乐珊进来,神色很是不满:“你怎么这么中看不中用啊,才成亲,就病成这样了!早知道你身子不好……”

    撇撇嘴,到底是没说更难听的。陈聪贤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表姐出什么事儿了?”

    董乐珊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就有些不太自然,陈聪贤瞪着她:“你说实话,否则,我立马给你写休书!”

    “为了个死人你要给我写休书?”董乐珊梗着脖子一脸的不敢置信,陈聪贤却是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也都听不见了,死人?怎么就变成了死人呢?

    “哎,红颜薄命啊……”小丫鬟之前的话一字不差的在他脑袋里重新放了一遍儿,连语气都丁点儿变化都没有。

    “大少爷,大少爷你怎么了?”

    怎么就死了呢?他还想着等过段时间就去并州看看,若是表姐愿意,他就和董乐珊和离,然后再娶了表姐进门呢。怎么就死了呢?为了守孝,自己和她已经三年没见了啊。

    怎么就死了呢?

    “大少爷您醒醒啊,大少爷!”

    “快去请大夫!”

    “儿啊,你睁开眼看看,你怎么舍得将娘亲丢下?你要是不喜欢乐珊,娘现在就将人送走好不好?你不能那么狠心,扔下娘一个人,儿啊,醒醒好不好?”

    “乖孙,我的乖孙,祖母错了,你快睁开眼看看祖母,你要是睁开眼 ,以后你做什么祖母都不反对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祖母知道错了,祖母后悔了,你睁睁眼好不好?”

    “你个孽障,为了个女子,就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你是想痛死爹娘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些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陈聪贤听不进耳边的话,他只知道,他想要的娘子,死了。他只知道,他的表姐面黄枯瘦的问他,为什么娶的人不是她呢?他只知道,表姐转身走了,再不愿意回头看他一眼。

    陈聪贤想跟着董其然一起走,可到底是没能走成。

    他是个孝子,他从小就孝敬爹娘,孝敬祖母。

    这场病,拖拖拉拉,将近一年陈聪贤才算是能下床。他亲自去了一趟并州,董其然的坟墓是董华才带着他找过去的,因为是女孩子,又没嫁人,所以,她不能葬在董家祖坟中。

    他将董其然的坟墓给移到了陈家,董乐珊不愿意,可她的话,在陈家并没有人听。陈老太太原先就没有多喜欢她,现在更是厌恶她。董明珠虽然看在董家的份儿上不会对她太差,却也不会太好了。

    和亲孙子亲儿子比起来,一个董乐珊算什么呢?若不是董家……她们也痛恨自己,若不是自己,贤哥儿的身子,怎么会成那样呢?大夫说,思虑过重,伤心伤肺,能活过四十都算是积德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锦绣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悄然花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悄然花开并收藏重生之锦绣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