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儿,我知你悟性极高,这道理不消多时定能想通,但是想通与落实,却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以后还需踏实谨慎。”

    “……多谢师父教诲。”

    月清和谨恩都站在一旁,对师父与我说的话都云里雾里,不甚理解。

    “好,常锦,跪在这。今日为师有重要的事与你们说。”

    我依言跪在师父的垫子前,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师父今天不太一样。师父拿出他随身佩戴的指尘,横在面前;

    “言无大弟子常锦,修为高深,心思细腻,时有过错,不失善良,今日特将指尘赠与,望今后能与师弟师妹共耀师门。指尘者,为我徒儿斩尽荆棘也。”

    说完,顿了顿,唤道:“常锦。”

    “弟子在。”师父这是打算交剑。

    “伸出右手。”

    我伸出右手,师父抽出指尘,在我掌心划了一道,引血入指尘。

    “此后,当清心无欲,一心向道,以护天下苍生为己任,明白?”

    我听见我的声音一字一句答道:“弟子将,一心向道,清心,无欲,以护天下苍生为己任。”

    不敢抬头,害怕被看出我眼神里的不安。

    真的能做到么?我问自己。这又是一个难题。

    “你是我见过天赋最高的修道者,每一日的修行便抵得上他人几日的修行,这样的天赋绝非坏事。以后你的师弟师妹就要倚靠你了。”

    月清很快听出问题:“师父你这是……”

    师父整了整道袍:“我老了,照顾不了你们几年,你们现在也长大了,去见见世面也好。”

    我,月清,谨恩懂了师父的意思,相觑一眼,一齐跪下;“弟子拜谢师父多年教养之恩。”

    “好啦,明天你们出了镇子,尽管说是我言无的徒弟,那五名道盟自会护着你们,而我这位老人家,确实该好好歇歇了。”说着,师父一拂袖,出了门再也不见踪影。

    那之后,我们到了更广阔的世上。

    那之后,人们说我是道盟中最强的道士。

    那之后,人与妖水火不容大战在即。

    那之后,决裂如期而至。

    那之后,月清拿命护住了误闯战场的小女孩,那些道士却以这为借口大肆屠杀妖类。

    那之后,那之后,故事很多。

    但是现在,都不重要了。

    等我有了知觉,清醒过来,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还是有回忆杀啊

    第14章 尾声

    醒来就见双那张满是蔑视的脸。

    “醒了?子奇葬了,那呢。谨恩按你说的,消了记忆。”

    血色幽遥,修道者,妖类梦寐以求的世上唯一一朵的仙品,就埋在那土堆下。

    “嗯……你还不走?”我问双。

    “连句谢都不说?”

    “多谢。”

    谨恩与我一战,拿血色幽遥助我转世,她所谓的了结……都是双的一场幻境罢了。事实是,双悄悄拿回了我的指尘,我才能破开谨恩的符箓。于是她葬了子奇,消了谨恩所有的记忆。

    这才是该有的结局。

    “你居然没有出手帮子奇,我记得你们关系还不错。”

    双立在子奇的墓前:“她这样这样活着,还不如死掉。你,我,子奇,我们现在的光景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了?”

    想不到。

    一个问题。

    问。

    临死前为什么对谨恩说那样的话?

    你从谨恩的梦里知道的吧。哈,你知道心魔吗?

    不知道。

    ……心魔会在你的信念最脆弱时占据你的理智,把你的情感不断放大,放大恨,嗔,痴,怨。说出那样的话既是我的本意也不是我的本意……

    听不懂。

    ……就是一不小心说了过分的话能懂了吧?!

    懂,那你为何不与她说明?

    我说了,你看她气成什么样子。一开始那一百多年我什么也不记得,漫无目的地游荡,直到有天遇到良,我才想起以前的事,那时我开始很后悔说了那句话。

    那你不早对谨恩说。

    我没办法克服心魔,每天挣扎在以前的泥潭里,痛不欲生,后来索性锁了自己的记忆……想不到,谨恩居然按照我整理的古籍中的方法找到我还要用什么往生之法。要不是谨恩跟良有交易,我怕是真的想不起来以前的事。

    你说的往生之法,需要十世的修为,谨恩怎么弄到的?抢来么?

    这就是谨恩执念最好的体现,她把每一世自己的修为凝成金丹交给良,甚至夺了他人的内丹。

    夺他人的内丹?她能夺多少?以她的修为……

    她炼化我的尸体,得到了我的内丹。

    ……原来这才是你不能转世的原因。

    这是我不会被其他伥鬼代替的原因。子奇死了,七天之后我也将魂飞魄散。

    双突然沉默。

    过了一会她才闷闷地来一句:“良不在,子奇死了,连道士也要散了……以后真的就剩我一个人。也不知道良把我救醒做什么。”

    “据我所知,良在这世上很多的角落里藏了东西,等你醒了去找。”

    “藏了再多,也有全部找到的一天,等到那一天,我就自行了结。”

    我对她的这一番言论不置可否。

    “老狐狸……”该是告别的时候了。

    “我去找东西,后会无期了道士。”不等我说完,她似乎感觉到我将说出道别的话,自己先抢去说了,说完,背对着走远。

    很快就看不见了。

    我也该找个地方,任自己慢慢消散。

    “你们知不知道,最近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道士,叫什么谨恩,她的修为好像比几百年前那个人类最强还要高呢。”

    “你不知道别乱说!她的修为怎么可能会高过常锦,人常锦那是妖父人母的半妖,修行的速度能比吗?”

    “哎哟哎哟,说到这常锦还真是,听说她背叛了五名道盟,被道盟追杀到死呢。”

    “你懂个屁,要不是常锦,三百年前那场大战都停不了!你们听我说啊……”

    在喧闹的酒桌边,有个安静的角落,一袭青衣的女子饮尽最后一点酒,提了剑,举步离开酒楼。

    那把剑剑柄上带着拂尘。

    她原来是个道士啊。

    end

    作者有话要说:

    正剧完了

    番外随缘

章节目录

伥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九十八和四三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八和四三零并收藏伥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