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的伤口很快被清洗干净了,祁蓝钰看向苏青。
    “你的伤口得帮你进行一个缝合。”
    苏青却看向萧季冰。
    萧季冰握住了苏青的另一只手“我陪着你。”
    看着这两个人在自己的面前撒狗粮,祁蓝钰是真的觉得有点扎眼睛。
    他抿了抿唇,心头腾起了一抹郁气。
    但是他却只能侧过头去。
    手心上的伤再怎么严重,他就算处理得再如何细致,再如何慢,也终于还是处理完了。
    祁蓝钰拿起绷带想要为苏青包扎好手上的伤,不过这个时候萧季冰却伸手过来,他的声音很淡,很好听,很有礼貌,可是祁蓝钰却还是从中听到了一抹拒绝。
    “我来吧!”
    祁蓝钰皱了皱眉“我是医生!”
    萧季冰坚持“我也是医生!”
    祁蓝钰的一句你是法医,还没有说出来,便听到了苏青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是让小冰冰来吧!”
    小冰冰……
    祁蓝钰的心头一痛,终于还是没有再挣扎一下,而是任由着萧季冰将自己手上的绷带拿过去,由他来为苏青包扎手上的伤口。
    祁蓝钰垂下头,纤长的睫毛在他的眼睑下打下了一层阴影,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指尖上。
    再抬头看到的,却是萧季冰认真地看着苏青的手,动作轻微而仔细。
    但同样的苏青也在看着萧季冰,目光温暖而专注。
    祁蓝钰现在竟然有一种想要放声大笑的感觉,他,他,他为什么要难过。
    这个人的眼里从来就没有过自己。
    他想,如果这个人也能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一次,哪怕只有一眼,自己便可以去做那扑火飞蛾。
    只是没有,她每每看向自己的目光是清澈的,是明亮的,但是其中却从来不曾有什么情谊。
    祁蓝钰在心底里讪笑了一下。
    心里有些酸,嘴巴里有些苦,嗓子里有些紧,眼睛里有些涩。
    他从初中的时候,就一直霸榜校草的宝座,几乎每一天都能收到几份情书。
    可是,从初中到现在,他一直都是洁身自好,一直都没有对谁动过心,遇到女生向自己表白,也都被他一一礼貌地拒绝了。
    他其实也一直很期待,自己可以遇到一个真的可以让自己动心的女人,甚至不只一次地在心底里描绘着可以让自己动心的女孩子的模样,想像着自己如果表白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应该用什么样的形式。
    只是他却从来也没有想到,当他终于遇到了那么一个可以令他心动的女生,却发现人家也已经为另一个人心动了。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站在你面前,却只能看到你和别人在撒狗粮。
    萧季冰将苏青的手包扎好了。
    祁蓝钰再次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最近不可以让她的手沾水,不可以提重物,不可以吃鱼,海鲜等物,不可以吃辣,不可以……”
    祁蓝钰直接说了一堆的不可以这,不可以那。
    苏青笑眯眯的,眉眼弯弯,眼珠亮晶晶的“祁大夫,谢谢你了!”
    祁蓝钰看着这人那灿如云霞般的笑脸,他的心中却又是一阵钝痛,这笑容里虽然有温度,但是却只是朋友间的温暖,却没有着当她看向另一个人时的温情脉脉。
    不过祁蓝钰还是努力地勾起了唇角“不客气!”
    萧季冰也同样非常礼貌地对祁蓝钰一点头“祁大夫,那我们就先走了,谢谢你了。”
    祁蓝钰点了点头,但是有一句话到底还是没有忍住“苏青,我姐姐想要请你吃饭,不知道你哪天有空?”
    没有问,可不可以,而是直接问你哪天有空。
    萧季冰不禁又看了祁蓝钰一眼,然后握着苏青左手的手,便紧了几分。
    苏青想了想,然后摆了摆手“后天吧,我后天应该有空!”
    祁蓝钰笑了“好,那我们后天见!”
    苏青点头“行,那就后天见吧!”
    然后人便已经被萧季冰拉出了门。
    祁蓝钰看着那关上的门,突然间人直接抬腿向着门的方向走去,不过只是走了两步,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脚步竟然停了下来,想了想,他一转身,便走到了窗前,透过窗子看向外面,果然不多时便看到了苏青,萧季冰,欧阳倩倩,苏小白四个人的身影。
    外面的路灯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苏青和萧季冰两个人那十指紧扣着的手。
    萧季冰,你还真是一个好运的男人。
    好运得让人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萧季冰,为什么苏青最先遇到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呢?
    ……
    雪亮的车灯光芒穿透了夜色,黑色的悍马车向前疾行着,车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苏青,却是时不时地挑眉看一眼萧季冰,直觉上,这个男人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在车里苏青已经尝试着开口几次了,可是萧季冰却只是专注地开着他的车,竟然连个眼神也没有给她。
    苏青……
    居然生气了,真是莫名其妙,话说她今天有办错什么事儿吗?
    反正苏青自己很认真地反思了一下,却是一厢情愿地得,自己没有错,今天自己一点点儿的错处也没有。
    黑色的悍马车驶进了悦秀小区,后面紧紧跟着的黑色别克也驶进了悦秀小区,再后面就是欧阳倩倩的奔驰也同样跟进了悦秀小区。
    车停稳了,苏青下车,在看到欧阳倩倩的时候,却是一怔“咦,你怎么也跟来了?”
    这妞,晚上是不准备回家了吗?
    很明显人家欧阳倩倩就是这么想的。
    “你现在是伤员,我今天晚上陪你了!”不用征求苏青的意见,欧阳倩倩自己一个人便已经非常愉快的决定了。
    苏小白挺不给面子的翻了一个白眼,欧阳倩倩却去看苏青“有意见吗?”
    苏青的嘴角一抽“没有意见!”
    萧季冰对此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于是四个人便上了电梯。
    电梯里两个男人都是沉默着的,不过两个女人倒是聊得挺开心,只是苏小白却看到,自家老姐的一双眼睛却是直往自家姐夫的身上瞄。
    出了电梯,萧季冰也终于开口了“欧阳小姐就住青青那边吧。”
    欧阳倩倩理所当然地点头“嗯,我当然要住青青那边了!”
    难道她不住青青那边,还要住萧季冰这边不成?
    苏小白……
    不要啊!
    结果等到萧季冰开了门,看着苏青走了进去,欧阳倩倩刚想要跟着一起,却被萧季冰伸手拦住了。
    萧季冰的眼神依就是温润的,声音也同样是十分温润的。
    特别有礼貌“欧阳小姐,你今天晚上住对面。”
    欧阳倩倩……
    事情的发展好像和她想是不一样啊!
    心里想着,欧阳倩倩扭头,便看到苏小白正开对面的门。
    在感觉到欧阳倩倩的目光时,苏小白也打开了门,然后这小子向着她嘿嘿一笑,笑容有点坏,牙齿很白,眼神里跳动着的是幸灾乐祸“倩倩姐,欢迎你今天睡沙发。”
    欧阳倩倩……
    谁能来给她解释这是什么情况?
    等她想要问问苏青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萧季冰已经关上了门。
    欧阳倩倩p!
    苏青有些无奈地看着萧季冰把欧阳倩倩倩关在了门外。
    “小冰冰,这样好吗?”
    萧季冰挑眉,反问“不好吗?”
    苏青黑线。
    好吧,以她和欧阳倩倩的关系来说,关那货在门外,也不是什么事儿。
    只是,今天晚上这个猫一般的男人,莫名地给她有种危险的感觉。
    所以才会觉得如果欧阳倩倩也在的话,那么应该会更好一点点吧!
    所以,想了想,苏青决定还是要为自己争取一下“那个,其实可以让她住次卧……”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苏青的话便已经被萧季冰打断了“不方便。”
    苏青……
    不方便,哪里不方便了?
    萧季冰说着人便已经进了卫生间,很快的便在浴缸里放满了水,调试好水温“过来洗澡!”
    苏青一步一步地挪到了门口,看着还没有打算出去的男人,提醒道“那个,那个,我速度很快的,你,你可以在外面等我!”
    萧季冰的目光淡淡地落在了她那只包得很严实的爪子上“你的手不能碰水!”
    苏青举了举自己的左手“还有一只手好着呢!”
    萧季冰靠近了她“青青,我今天晚上吃醋了。”
    苏青……
    萧季冰继续提醒她“还记得你之前吃醋的时候是怎么对我的吗?”
    苏青……
    这个,这个,话说她这么大度的人,有吃醋过吗?
    没有吧,没有吧,没有吧……
    呵呵……
    而且萧季冰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而且今天晚上你也吓到我了,所以难道你不觉得你应该补偿我吗?”
    苏青……
    “我吓到你的时候,我都补偿你了,所以青青,这一次轮到你来补偿我了。”
    苏青的唇动了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那个,那个,你想要什么补偿?”
    男人轻轻地抚上她的脸,在她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然后在她的耳边低低了说了几个字。
    苏青……
    要答应吗?
    不过对上男人那双期待的眼,她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只是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萧季冰宠溺地将人小心地抱进怀里,眼底里却是有些无奈,明明说好的,他在上面的,结果最后他还是下面的那个。
    想要翻身农奴把歌唱,要不要这么难?
    ……
    而苏城市市局重案组那边,已经联系了包局和高厅,沈立,张放,还有他们缉捕的那个嫌疑人,以及五个放火的家伙,请龙城市市局协助他们将人送过来。
    至于这个到底是关于什么案子,对方就没有说了。
    不过包局和高厅两个人自然也明白了,这想必是秘密案子,既然不可说,他们自然也没有问。
    只是按说这种送人过去的事儿,特案组自然是最好的人选,只是第一特案组的大家,可是为了灭门案,已经熬了好几天了,全组上下说白了都已经精疲力竭了。
    而第二点,特案组的组长苏青也受了伤,不管是轻伤还是重伤,他们两个人都不好再让苏青带着去做护送这事儿。
    于是包局和高厅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当下便决定让刑警队,执行这次任务。
    等到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苏青这才发现,沈立和张放两个人已经走了。
    而那五个放火的家伙也被一并送走了。
    不过内部的纪律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就算是孙晨和包小黑两个人各种好奇也没有去问一声这是怎么回事儿。
    特案组的太平日子一向都很短暂。
    三天后的夜晚。
    夜已经很深了,一对夫妻正共骑着一辆自行车在路边向着家的方向而行。
    只是妻子在前面骑车,丈夫却是坐在后座上。
    这条路的路灯,坏得太多了,所以极暗,于是女子的车速也不是很快。
    后面两束雪亮的灯光远远地射了过来。
    将路面映照得极是清楚,当下妻子便加快了几分速度,很明显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多骑出一段距离。
    后面过来的车,是一辆砖红色的大货车,后车斗里拉着满满的货物,用绿色的雨布罩在上面,让人根本看不出来那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货物。
    只是在货车驶过来,与这对夫妻错位而过的时候,自行车却突然间倒地了。
    ……
    此时此刻,苏青正手里拎着一个靠枕,砸向苏小白和包小黑两个人。
    赶苍蝇一样“行了,行了,都马上十二点了,赶紧滚回对面去。”
    丫的,这两个小混蛋,天天晚上都呆在自己和萧季冰这里,每天晚上自己不赶,就不知道主动滚蛋。
    苏小白抬了抬下巴“姐,我还不困呢!”
    话刚说完,苏青手里的靠枕便直接呼到了苏小白的脸上。
    每天晚上的这种大战,萧季冰从来都不会参与,他就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戏就好了。
    不过“青青,小心手,可不要碰着了!”
    苏小白,抓着靠枕,抗议“姐夫,现在被欺负的人是我好不!”
    你居然只知道担心我家老姐的手,而且她用的也不是右手,是左手好不。
    包小黑迅速地移动着身子,将自己移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
    “姐,我今天睡这边的次卧可好?”
    苏青从苏小白的手里直接夺过靠枕,然后一甩手,直接砸在了包小黑的脑袋上“滚,麻溜给姐滚!”
    不过还不待苏小白和包小黑两个人真的滚回对面去呢,苏青,萧季冰,包小黑三个人的手机差不多同时响了起来。
    苏小白刚刚抬起来的屁股又重新落回去了,他抬了抬爪子“看来我不用滚了。”
    反正要滚的人不会是他了。
    苏青,萧季冰,包小黑三个人接完了电话,便立刻换了衣服。
    “小白白,有案子,我们现在得去现场。”
    苏青在走过自家小弟身边的时候,抬手在自家小弟的脑袋瓜上直接拍了一巴掌。
    苏小白点头“收到,所以今天晚上我想睡哪里就睡哪里了!”
    话没有说完,脑袋上又多了一只手,与自家老姐的嚣张霸道不一样,这只手自带着温润感。
    苏小白一抬头,果然正对上自家姐夫那双温温润润的眸子。
    萧季冰笑着,笑容暖暖的,声音也是暖暖的“不要睡我和你姐的床哟!”
    苏小白……
    哼!
    那床香啊还是甜啊,请他去睡他也不要去睡……
    他又不是挨揍不够的属性。
    他敢说,如果他敢去霸那张床,那么肯定会被自家老姐一顿胖揍的。
    萧季冰走过去了,苏青一口气还没有喘均呢,脑袋瓜上便又被人“啪”地拍了一下。
    “包小黑,你找揍啊!”苏小白怒了。
    自家老姐就是一个bug,他得忍。
    但是包小黑这个混球他用得着忍吗?
    包小黑却是嘿嘿一笑“我扔洗衣机里的衣服,你记得帮我洗掉啊!”
    苏小白“劳资不是你的保姆!”
    包小黑笑眯眯“等我回来给你一个么么哒!”
    苏小白直接将一抬脚,将脚上的拖鞋向包小黑甩了过去。
    么你一脸啊!
    还么么哒……
    滚滚滚……
    于是很快的,苏小白就心想事成了,苏青,萧季冰,包小黑三个人都已经麻溜滚了。
    ……
    南环路中段。
    一看到特案组的大家到了,交警队的同志便立刻迎了过来。
    “你们好,我是交警队副队长郑均。”
    郑均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面色微黑,一双眼睛又大又亮。
    苏青和郑均握了握手“你好,我是市局特案组的苏青,先说说具体情况吧。”
    郑均道“苏组长,是这样的,我们是在一个小时之前,接到的目击者的报案,他说他看到一辆货车过去的时候,撞倒了一对骑着自行车的夫妻。”
    “目击者在报案时声称,他看到那对夫妻都已经昏倒了,不过在我们到的时候,那个丈夫已经醒了,正抱着他妻子呼救呢。”
    “现在救护车已经将那对夫妻送去医院了,刚才我收到消息,那个丈夫是轻伤,不过那个妻子,伤得很重,现在正在抢救。”
    苏青一边听着,一边和大家跟着郑均往警戒线里走,在郑均的话音停下来的时候,她问道“你们觉得这不是一起交通事故?”
    郑均点头“按着目击者的说法,如果这对夫妻真的是被驶走的大货车撞到的,那么按说我们应该会在路面上发现刹车痕,而且自行车上也应该有撞击的痕迹,可是我们一来到现场就进行了现场堪察,可是却没有找到刹车痕,也没有在自行车上发现撞击的痕迹,所以我们觉得这个,有可能不是一般的交通肇事,所以才报到了你们市局,不过倒是没有想到,来得居然是你们特案组,而且还来得如此快。”
    说着,郑均的目光落在了苏青还包着绷带的右手上,语气很是钦佩地道“三天前的报道我也看过了,你们特案组都是好样的。”
    苏青一笑,语气平常“如果当时在场的是你们,你们也会那么做的!”
    郑均的心头一震,再看看苏青和特案组其他人的面上,大家的脸上都是一派平常,仿佛三天前的那件事儿,于他们来说只是做了一件他们应该做的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一般。
    当下郑均的心里对于市局特案组的这些年纪明显都要比自己小上不少的年轻人们,更多了一重认识。
    特案组的大家,都已经戴上了手套,还有鞋套。
    警戒线内,首先最显眼的就是三处血迹一大两小,旁边是一辆倒的黑色自行车,在自行车旁散落着几块碎裂的砖头。
    萧季冰一手拎着鉴定箱,一手拿着手电便向着最大的那处血迹走去!
    这处血迹靠近马路中心。
    萧季冰在这处血迹上标记上了a。
    而另外两处血迹,他分别标识了b和c。
    b处血迹和c处血迹距离a处血迹较近,而且面积相比起a处血迹来也较小。
    c处血迹从形态来说,与a处血迹大同小异。
    萧季冰很认真地检查了三处血迹,然后拿起镊子从b处血迹里,夹出了一些还粘着血的毛发。
    黑色的自行车被扶了起来,萧季冰拿着手电,在这一点有限的光亮下,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将这辆自行车检查了一遍,终于在自行车上找到了一点血迹。
    他的目光微闪了闪,然后又重新将自行车检查了一遍,这才将注意力落在了旁边几块大小不一的碎砖头上。
    苏青走过来,伸手刚要去拣砖头,却被萧季冰拦住了“你手伤还没有好,我来!”
    苏青……
    她伤的是右手,伸出来的是左手好不。
    几块碎砖头全都被捡了过来,很轻易地这些碎砖头就被萧季冰拼合成了一块完整的砖头。
    而且断裂处也十分吻合,断口新鲜。
    萧季冰一块一块地将这些碎掉的砖块拿起来在手电筒的光下细看。
    竟然在砖上发现了一些血迹,这一发现令得他的一双眉头皱得更紧了。
    “怎么样,说说看吧,你觉得这个案子是什么性质的?”
    苏青直接问道。
    郑均也在一边正眼巴巴地等着萧季冰给出专业的分析和判断。
    萧季冰放下手里的砖头,从头说了起来“a处的血迹,在它的下面也就是路面上我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痕迹,而且周围也没有点状或喷射状血迹。”
    “所以a处血迹应该是受伤人员长时间停留而留下来的。”
    “c处血迹虽然比a处血迹要小,但是从形态上来看,却与a处血迹相分相信,这处血迹,应该是受伤人员短时间停留的地方。”
    “不过我在b处血迹里却发现了一些问题。”
    萧季冰说着,已经直接拿着手电筒,带着大家走到了b处血迹这里。
    他手指着这处血迹,让大家仔细看。
    “从这处血迹的形态上来看,这是喷溅状血迹。”
    “而一般交通事故的撞击是一次性形成的,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要出现这种喷溅状血迹,往往是需要反复作用才能形成的……”
    “简单来说,也就是这地上先有血迹,然后又有东西再次作用于地面而形成的。”
    “而且我还在这处血迹里发现了一些毛发和人体组织!”
    说着,萧季冰竟然再次拿起镊子,再次从b处血迹里挑起了两根头发,展示给大家看“而且这头发还挺长的,应该是属于女性的。”
    “所以b处血迹就是疑点一。”
    三处血迹说完了,那么接下来便轮到那辆自行车了。
    “这辆自行车上有一点血迹,不过如果真的像是报案人所说的那样,两个人是被一辆大货车撞的,那么自行车上也会有撞击的痕迹,可是我检查了两遍,却并没有在自行车上发现撞击的痕迹。”
    “这辆自行车就可以说是疑点二!”
    “而我要说的第三个疑点就是这块砖了。”
    砖头是红色的,不是那种中间有孔的红砖,而是实心的红砖。
    萧季冰将手里的手电筒递给苏青,让她帮自己拿着,然后萧季冰便在众人的眼里重新将那些碎掉的砖头拼合了起来。
    “大家可以看看,从现在的吻合程度可以看得出来,现场出现的这些碎砖,其是的一块完整的砖头。”
    说着,又指着砖头上的断裂处。
    “断面很新,所以是新断的,这块砖应该是由比较大的外力造成的。”
    “或者我们可以做出如此的推测,有人拿着这块砖,拍过,或者砸过,打过什么东西,才造成了这块砖头的碎裂。”
    说着,萧季冰拿起一块砖头,让大家看清楚,在这块砖头的一面上,可以看到清晰的血迹。
    “大家现在可以看看这砖上的血,这血从形态来说,不是滴落的,而是沾染上的!”
    “沾染血是指有人使用这这个砖,或者是有出血的物体,或者是有血的物体作用过过这个砖。”
    “所以,由这三处疑点,我有理由相信,这起案子不是一般的交通肇事案,而是一起刑事案件。”
    听到了这话,郑均舒了一口气“我们当时也是觉得有点可疑,幸好我们上报了市局,否则的话可是要出大事儿了,萧法医你太牛了。”
    萧季冰微微一笑“这是法医的基本功!”
    所以没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
    苏青抬头向着东方看了看,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所以一夜这是又要过去了。
    萧季冰看向苏青“苏组长,想要确定,我需要去看看两位伤者身上的伤情。”
    苏青点了点头。
    郑均道“刚才我联系了一下医院那边,男性伤者轻伤,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女性伤者伤得很重,现在虽然已经抢救了,可是还处在昏迷中。”
    苏青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一扫特案组的大家“李杰,马维忠你们两个将现场等到天再亮一亮,重新再拍一遍照片,还有将现场的所有证物带回局里去。”
    “雷动,吴凡,我刚才看过了这条路上没有监控,你们两个去调取这条路两处路口的监控,找到那辆货车,还有再看看有没有可能再发现什么目击者。”
    “金铃,雷动,你们两个现在去将昨天晚上的那个报案人找出来,问问他详细的情况,让他把他看到的,全都说出来。还有再查一下伤者夫妻两个人的社会关系。”
    “萧法医,包小黑和我去医院!”
    片刻的功夫里,苏青便已经将每个人应该干什么全都交待了清清楚楚。
    于是大家齐齐地应了一声,便立刻各干个的了。
    ()
    ap.

章节目录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逍遥游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逍遥游游并收藏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