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他痴迷的在她身体里穿梭
    自家小叔和舅舅一脑门子的官司,小叔看不上舅舅花心,舅舅恨小叔不当人,深仇大恨谈不上,相互不顺眼由来已久……
    白蘅懊恼自己性起时失言暴露了与舅舅的欢情,心虚之下越发热情迎合。
    花心被他操得软烂,淋淋的水液顺着腿心流在桌上,晕染成不规则的水渍。
    男人莽撞又迅猛的肏干着胯下的嫩穴,回回都往花心处冲撞,很快将穴儿深处肏得软烂。
    花穴里含着他粗大的肉棒,酸软又满足,白蘅享受着快感的侵袭,早把刚才的顾虑丢到了一旁。
    耳边是她幼猫呜咽般的媚音,洛都抓着她的两条腿默不作声的操干,察觉到她全心投入后,他稍稍放缓了速度。
    “洛都……不够……”白蘅不满的喃呢。
    洛都直起身来后退,性器只留了个头在她穴中,听她索欢的娇吟,嘴角露出些笑意来,性器在穴口处快速的浅入浅出。
    这又是另一番酥痒的滋味,看似轻缓却让最为敏感的阴核部位得到了十足的抚慰,白蘅很快适应下来,眯着眼享受。
    舒缓替代激烈,她勾住他的肩头,粉红的唇瓣溢出低低的呻吟。
    “洛都……啊……洛都啊……嗯哼……”
    男人凝视着在自己身下迷离的少女,整个人眉眼都温柔下来,然而肉体上的欲望却越发的深浓了。
    蘅儿……洛都轻声唤着她的名字,忍不住又渐渐加快了速度,然后在数次浅插后骤然抵入深处,龟头直接挤进了花心里。
    “哎呀……疼……洛都……小叔……疼……”
    洛都的性器与舅舅有得一拼,偏她花穴已经旷了半月之久,他这一闯入花心难免带来疼痛,让白蘅身子都僵了僵。
    宫颈处比甬道更加紧致数倍不止,肉棒闯入后立即被肉壁紧紧包裹,洛都一瞬间爽得头皮发麻,几乎就要立即泄了出来。
    疼归疼,可她早被男人肏入宫口无数回了。
    若换了韩伯信,此时定会一鼓作气,直接就能将她送上高潮,让彼此都登上更加刺激的云端极乐。
    但洛都到底是头一回经历性事,看过再多的书,行事起来也难免更加谨慎。
    听她喊疼,他也知道自己的尺寸让她接受不易,硬生生忍住了动弹的欲望,俯身去抚摸亲吻着安抚佳人。
    花穴里又涨又疼,白蘅不安的扭动起来,有些害怕他不管不顾的肆意,又有些隐隐的期待。
    洛都将她的脸儿捧起来,细细碎碎的去亲吻她的唇,哪怕自己已经涨得快要爆炸了,却还是生怕会伤了她。
    白蘅在他的安抚下很快放软了身子,娇娇软软的在他身下,媚眼如丝任君采颉。
    哪有男人能抵得住这个!洛都呼吸都重了,一时间甚至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埋头含住她乳儿舔吸的同时,肉棒缓慢的抽送起来。
    狭窄的花径挤进粗大的肉棒,他虽温柔白蘅扔能感觉到不可忽略的痛,但她咬牙忍住了。
    她喜欢他,喜欢他痴迷的在她身体里穿梭。
    也享受那疼痛中泛起的滔天快感,相比之下那疼痛反而容易忍受。
    被他射了一肚子的精液(洛都,高H,男配慎入)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淋漓的水液被他进出的肉棒带到肉壁每一处,被滋润后的花穴越发的柔软,连疼痛也散去了,只剩下接连不断的快感。
    白蘅抓着洛都的胳膊娇吟喘息,雪白的乳随着他的抽送荡起波澜,张开的双腿在桌边晃荡。
    “洛都……要……要到了……”
    他搂着她做起来,一面不停歇的继续开凿她的身体。
    “蘅儿再等等……等我一起……”
    他低声喃呢着,将她上半身紧紧扣在怀中,待她身子发颤、花穴死死咬住肉棒喷出水液时,他也放松精关射了出来。
    可白蘅怎么也没想到,洛都一次的精液会那么多……她已经感觉到小腹发涨了,他还没有停止的意思!
    “小叔……涨……”
    “乖蘅儿,放松点,这可是小叔的元阳呢。”
    就算不能让她给他怀孩子,他的精元也要一滴不剩的留在她体内,绝不允许浪费了。
    白蘅处在高潮中最娇弱的时候,没空去揣度他的心思,却也无力将他推开,只能任由他的精液源源不绝的灌入她的身体。
    等她从高潮中缓过来,洛都已经停止了射精,却没有将肉棒抽出来的意思。
    她已有三个多月的身孕,小腹本就有些微微鼓起,如今可好了,像是五六个月的孕妇……
    洛都搂着她坐起来,白蘅看着鼓起的小腹,不由得伸手轻轻抚上,低声道:“怎么……怎么会这么多……”
    “蘅儿先前不是看到我的本体了?”洛都轻咬了一下她的唇,眼睛里满满都是她的身影,“非要来招小叔,以后有的是你受的。”
    欲望得了缓解,再想起之前自己是如何急切的勾引他,白蘅到底有些羞赧,有些不敢与他对视,红着脸偏过头去嘴硬的反驳:“分明是小叔先招我
    的,还事到临头就跑掉,丢下我一个人。”
    话虽这么说,但白蘅心里早已没有了不满。洛都曾是她唯一喜欢的人,她知晓他的人品,哪怕是在寻不到他的那些年,她也没有想过他是故意要抛
    弃她。
    只是随着时光的流转、修为的提升,少女时代的情愫渐渐淡了,又与韩意之四人培养起出生入死的情谊,她也就放下了对他的执念。
    那仅剩的不甘心,在得到他的解释后也都放下了。
    洛都知道她只是随口一提,也不想在当年被迫分别的伤心事上多言,搂着她的屁股往床边去,俯身将她放下后才念念不舍的从温暖的穴儿里退出
    来。
    “小叔……”白蘅不满的勾住他的脖颈。
    虽然欲望是得到缓解了,可她还不想放他走。
    不得不承认,自从尝了情事的滋味后,她对个中欢愉到底多了几分眷念。经历过的男人床上各有各的风格,才和洛都做了一次哪里能够。
    洛都不知她所想,只道她是不想他离开,饭搂着她一番细碎的亲吻,这才温声道:“蘅儿,你这些时日接连战斗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我去去就
    回。”
    “小叔,你不陪我?”
    摸着怀里的温软躯体,洛都没消下去的火顿时又嚣张的昂扬了一截,只是到底压抑住了,耐心的同她解释。
    七重法
    “蘅儿你的修为本就到了金丹后期,我到底也是元婴中期的修为,等你吸收了我的元阳,修为多半会到突破的临界点。这神墓中试炼者是不允许
    有元婴修士存在的,必得要早做准备。”
    “小叔有解决的办法?”白蘅问道。
    她从不是被欲望操控便忘乎所以的人,回逍遥山当日被下了灵蛇引尚且能够强压住不让墨喋碰自己,今日自然也不可能顾头不顾腚的为了和洛都
    欢爱忘了修为的事。
    不过洛都这样说了,她也想听听他的法子。
    谁知听她问起,洛都反而有几分不好意思,小声解释道:“咱们在一起那时,你不是才筑基修为么,我做好了娶你的打算,但……但怕圆房时你受
    不住我的力量,所以……”
    娶了媳妇不碰这种事,可不是男人该干的。但那时他是元婴初期而白蘅才筑基后期,三个大境界的力量差距,稍有不慎便会伤到她的身子,为此
    洛都没少花费心思查阅典籍。
    白蘅如今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不至于受不住洛都的力量,但到底忧患的原因还是修为的差距——若是白蘅也有元婴期的修为,吸收了洛都的
    元阳至多相当于一年半载修炼之功,不至于就触及突破的边缘。
    所以解决白蘅境界将要突破的法子虽与此前不同,但也有类似之处。
    “蘅儿可知七重法?”
    白蘅微微凝眉,道:“小叔你说的可是妖族那个可压制修为的秘法?”
    “嗯,七重法施法成功后,受法者的修为会回落一到两个小境界,但这并非是损失了修为,而是将原本的修为压制凝实,如此可祛除因服用丹药
    等各种际遇而修为增长过快所造成的境界虚浮。”洛都道,“而这个法术之所以成为七重法,是因为一名修士一生中最多只能施展七次,也最多只能
    承受七次。”
    “这法术……倒是适合我目前的情况。”白蘅轻声道。
    她知道洛都既然提出来,手里必然有七重法这个秘法。
    “只是……只是如今时间太急了,而施展七重法需要些时间做准备……”洛都轻声道,“所以我得出门一趟,玄露幻枝可压制修士体内外来力量的
    活跃程度,让你有充分的时间慢慢吸收元阳之力,尔后我再做些准备为你施展七重法,你如今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他这样说,白蘅也不由得红了脸低下头去。
    ……以洛都的性子,必然是要什么都提前准备好的。是她不愿忍耐情欲发作的折磨,勾着他逼着他毫无准备就要了她。
    “小叔……我……”
    少女的声音软软的又有几分暗哑,少了平日的清冷疏离,多了些凡尘里的烟火气。
    洛都只觉得有些口干,轻捏着她的下巴抬起来,含住她的唇吻了片刻,才又恋恋不舍的放开。
    “蘅儿你好好休息,我会尽快回来。”他说着施展了个法术清洁了彼此的身体,又抱着白蘅躺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
    挥手间本体的皮毛化作雪白的衣服,洛都朝白蘅点点头转身离开。
    Yúzんαíщχ.coм
    --

章节目录

仙道五人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爱枫林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枫林晚并收藏仙道五人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