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脸色臊红看着该是儿子的,却被一个黑色头颅霸道占据的位置,忍不住推了一把。
    “行了你,再喝宝宝明天又该哭了。”
    男人嘴里嘟嚷道,“有奶粉,饿不死他。”
    沈溪薅了一把他的头发,嗔道,“有你这样当爸的吗?”
    “现在不吸,等会儿涨奶了,还不是要叫我过来?”宋瑥行振振有词,说罢,心安理得又撩起衣服转移到另一只乳房上。
    沈溪拗不过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的口粮被他一点点吃进肚子里。
    所以,宝宝并没有享受多久的母乳喂养,就换成奶粉了。
    ***
    即便生了孩子,宋瑥行还是更喜欢和沈溪二人世界,每到周末,必定会把宝宝丢给保姆,自己带着女孩约会去,长的时候两天一夜,短的也有一天。
    女孩和沈卉不同,她并不是离不开宝宝的妈妈,男人想做什么,她都欣然陪同,俩人的感情反倒越来越好。
    要说唯一遗憾的,那便是不能光明正大在一起,尤其是宋瑥行和那群老友的聚会,如若带家属同行,沈溪说什么也不肯一同前去。
    没办法,他那群朋友的老婆都认识沈卉,不少还见过沈溪,要是被看到,铁定会传出风言风语来。
    久而久之,男人也便很少参加。
    直到一众好友实在看不下去,不忍心让以前露营钓鱼大叔小分队因他就此解散,就专门给他策划了一次活动,约定好除了宋瑥行,其他人一律不带家属。
    于是周五晚,沈溪便挽着男人的手,高高兴兴踏上夜钓的船。
    齐大叔最早知道他们的奸情,经过长时间的心里建设,早就接纳了,但还是有三个只听说过,亲眼见到他们同时出现还是第一次。
    突然间看到依偎在好友身边,梳着齐刘海,年轻又漂亮的女孩,那三个大老爷们还是忍不住为之一颤。
    那女孩儿,有二十了吗?
    看着看着,忍不住在心里“啧”了一声。
    老牛吃嫩草啊这是。
    齐大叔更是见一次,感慨一次。
    他可是看着女孩从十五岁,一点点长成如今二十四五的年纪啊。
    他目光幽幽瞥了好友一眼,心里再次涌出艳羡又惋惜的复杂情绪。
    羡慕好友,拥有年轻漂亮还对他一心一意的小情人,同时又惋惜沈溪年纪轻轻就跟了有夫之妇,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姐夫。
    而且,好友似乎还没离婚,女孩可以说是当了他近十年的情人,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站在男人的角度上想,说实话,他对宋瑥行更多的是羡慕。
    如果有个像沈溪一样的,什么也不图一心一意跟着自己的小情人,他说不定也会把持不住。
    在这一点上,齐大叔倒是能理解宋瑥行。
    男人搭在女孩肩上的手下滑,安抚她紧绷起来的背,无视射来的各种眼神,柔声向她介绍,“那是齐大叔和莫大叔,你见过好几次的,还有……”
    最后,对着那三个第一次见到女孩的老友点了点头,简洁道,“沈溪,我爱人。”
    即便内心惊涛骇浪,面上依旧风平浪静,不管内心多惊讶,他们还是平和地对沈溪释放出友善的信号。
    刚开始见面,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尤其船上还有不少认识的面孔。
    沈溪总害怕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毕竟自己身份并不光彩,不过好在一众大老爷们并没给自己太多关注,围在一起聊起钓鱼趣事来,她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渐渐地也放松下来。
    宋瑥行怕她光听无聊,带她到烧烤架拿教她烤肉。
    嗯,没错,是教。
    咱们溪溪长到二十五岁,烤肉吃了不知多少回,不说烤肉,连串肉也没过几次动手的机会。
    女孩认真观察香肠的颜色,感觉好像可以翻了,就扯扯男人的衣服问一下,俩人腻死人的小动作,看得一众老男人牙酸。
    十来分钟后,沈溪得意捧着那根烤得不干不焦、正正好的烤肠向他邀功,男人乐得摸摸她的脑袋,比哄儿子还用心,对她比了个大拇指,“溪溪真棒。”
    但老父亲般的温馨鼓励没持续多久,很快就转变老流氓模式,凑近耳边低声道,“今晚要不要也吃吃姐夫的‘烤肠’?”
    “你流氓啊!”
    “腾”的一下,从脖子到脸颊,全是红通通一片,乐得宋瑥行搂着她,靠在她肩上笑个不停。
    大家都是男人,齐大叔看到女孩手里的烤肠,不难猜到男人在笑什么,当然,也只搞在心里鄙视了一番而已。
    于是到达夜钓的海域后,不意外没看到男人出来。
    当他们忙着钓鱼的时候,女孩也像鱼儿一样,跪坐在男人两腿间,含着胯间那条“诱饵”吮吸。
    泍書首橃詀:яOùяOひщù。Oяɡ 請菿首橃詀閱讀泍書
    --

章节目录

沈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乐园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园路并收藏沈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