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典乐哪里知道柳婕妤的心思。
    她也是苦不堪言,只能硬着头皮道:“奴婢也是为了主子考量。曲掌乐虽然像太后娘娘,但她的行为举止太过粗俗不堪,奴才是怕给主子招来祸端。”
    事实却是,她被人威胁了,吃了不少苦头,是迫于对方的淫威才想把曲掌乐讨回去。
    但人已经进了翠微宫,真要把曲掌乐弄回司乐司,就需柳婕妤点头答应,但这绝非易事。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小曲居然大有来头,在后宫竟然有高人给她撑腰。
    这可是皇宫内苑,小曲的人还能自由出入后宫,细思极恐。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这个宫女我暂时留着,观察两日再作决断,你退下吧。”柳婕妤很快就有了决定。
    她愈发觉得张典乐态度转变得太快,非常可疑。
    本来她此前还动了把曲掌乐打发出去的念头,眼下突然觉得小曲一定有过人之处,等皇上看过小曲之后再作决断。
    在外面偷听的慕辞大概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后经过。
    原来是独孤连云在背后帮她,只可惜她人已进了翠微宫,柳婕妤不放人,再折磨张典乐也没有。
    方才听柳婕妤这话的意思,是还不想放她回去,看来她得自己加把劲儿,让柳婕妤厌弃了自己才行。
    这边慕辞在算计,柳婕妤同样也在算计。
    她此后把香巧叫到跟前。
    因为慕辞突然抢了自己的位置,香巧闷闷不乐。这回被主子叫到跟前,她就发现主子最信任的还是自己。
    柳婕妤难得推心置腹一番,香巧听完后,便自告奋勇。
    她的计划很简单,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在柳婕妤身边有一个酷似太后娘娘的宫女。只要这个消息传进延福宫,皇上就有可能来到翠微宫。
    慕辞这回没能偷听到里面的谈话,因为她被支开了,而且还被一个小宫女看得严严实实。
    但柳嫣妤在谋划什么,她多少还是能猜到的。
    柳婕妤无非就是在算计她,欲借她来夺宠。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皇帝真要来了,看到她,指不定会发现她就是慕辞。
    虽然她现在对自己的脸很满意,觉得一般人都不会发现她就是慕辞。毕竟先入为主,大家都以为她还在沉香宫。
    是以也不会有人知道,真正的慕辞早就出来了,而沉香宫里的慕辞是假的。
    再说香巧。她得到柳婕妤的命令后,便立刻着手办好这件事。
    怎知她都还没来得及行动,突然整个后宫都知道柳婕妤身边有一个新晋的宫女长得很像太后娘娘的消息。
    如今的后宫早已不是两年前的后宫。
    若说两年前后宫空虚,如今则是人满为患,各方势均力敌,暗潮汹涌。
    以至于翠微宫里的消息一出来,在后宫便掀起了不少风浪。
    吴昭仪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来了兴趣,打算去翠微宫看看那位新晋的宫女长什么模样,是否真长得像太后娘娘。
    她打算叫上丝竹,丝竹却兴致缺缺:“奴婢没什么兴趣。”
    娘娘还在沉香宫待着呢。一眨眼便是两年了,后宫如今新人辈出,眼下又来一个长得像太后娘娘的宫女,这样的伎俩她看得多了,无非是柳婕妤想借太后娘娘上位罢了,有什么稀奇的。
    “我可是听说小曲长得特别像太后娘娘,据说是有八分像,这太难得了,我定要去看看。”吴昭仪说着又看向迎春:“你同我一起去。”
    迎春其实也没多少兴趣,不过这两年她和丝竹多得吴昭仪的照顾。她们还是奴才,主子的命令,她们不好不从。
    当下她便应允了。
    只是去到翠微宫的时候,有人比吴昭仪还急,那是陈芷琴。
    陈芷琴如今也升为了九嫔之一的充仪,和吴昭仪的位份相差无几。
    另一个赶过来看热闹的人,则是一年前由选秀进宫的陶美人。
    陶美人年方十六,眼睛圆圆的,脸也圆圆的,容貌虽然不算最美,但看着天真烂漫,是宫里头少有的带有纯真气质的妃嫔。
    柳婕妤看着屋子里的几个妃嫔,心中不悦,面上却不显。
    她本想诱皇上来此,谁知正主没来,倒是引来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妃嫔。
    这几位她还没放在眼里。哪怕是吴昭仪居九嫔之首,就连陈充仪的位份也比她高,但这两人她从来就没放在眼中。
    吴昭仪一进来就在找那位酷似太后的宫女,久寻不见,她直言不讳:“都说妹妹这里有一位酷似太后娘娘的美人,怎的不见人影?”
    迎春也不自觉地寻找。
    见不到太后娘娘,或许还可以见一见酷似娘娘的,一解相思之苦。
    “在茶水间,很快就过来了。”柳婕妤微笑回答。
    因为太后娘娘的缘故,皇上这两年对吴昭仪颇多照顾。此次吴昭仪来了,或许是好事,毕竟吴昭仪有机会经常见到皇上。
    若吴昭仪觉得小曲像太后娘娘,又在皇上跟前随口一提,皇上指不定就来了。
    柳婕妤放音刚落,慕辞端了红膝托盘入内。
    她跟众位主子行了礼,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没看向吴昭仪和迎春。
    吴昭仪的视线一直锁定在慕辞的脸上,怎么看都觉得这位宫女像太后娘娘。
    至于迎春,服侍慕辞多年,太熟悉慕辞。
    慕辞一进来,她的视线就不曾从慕辞的脸上移开寸许。
    最后她更是失态地走到慕辞跟前,“你抬头让我瞧瞧。”
    慕辞听到迎春这话哭笑不得。这个丫头怎的还是这么宝气?
    眼前还有几位主子,她是不是忘了自己只是宫女?
    迎春这两年其实稳重了许多,这一回确实是失态了才会有这么一出。
    柳婕妤看到这一幕,不只没有不高兴,反倒好脾气地道:“既然迎春想看,你就抬头看她瞧瞧。”
    迎春和丝竹都是后宫的特例,皆因为她们曾是太后娘娘跟前的红人。太后娘娘住进沉香宫后,迎春和丝竹并没有被处治,反而很受皇上关注。
    正因为如此,哪怕是后宫的妃嫔,看到迎春和丝竹也不敢有一点刁难。

章节目录

冷宫娘娘有喜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一千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千万并收藏冷宫娘娘有喜啦最新章节